名门大妇

227、好男人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35:47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江蒲这里正拟好酒席的单子,涂婆子又从库里翻了几匹新段子,要交去给刘氏看。主仆几人还没走到门口,就见汀兰跌跌撞撞地冲了进来,扑通地跪在江蒲脚下,涕泪齐下,“大奶奶,你救救采萍吧!”

    江蒲被她吓了一掉,桑珠与涂婆子换了个眼神,一边劝一边就去扶,“姐姐这是说甚么话,天大的福气等着采萍妹子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桑珠珠说完,汀兰攥着她的手,一面哭一面将适才的事情说给了江蒲。

    “大奶奶,奴婢求你了,看在往昔的份上,就救救采萍吧!”

    这个变化倒真是出乎江蒲的预料,那李氏下手未免也太狠了吧!为了儿子的面子,就要毁了人家女儿家的一世。人服侍你儿子那么多年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,真是翻脸无情,一点也不念人家的情份。

    “我说汀兰姑娘,”涂婆子半架着她,说着:“这事你该回太太才是。咱们奶奶虽说管着事,可采萍到底是三爷屋里的人。老太太、太太都在,怎么也轮不着大嫂子插手小叔子屋里的事啊!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汀兰还待再说,江蒲却极是不耐地道:“涂嬷嬷这话很是的,你真要有心帮采萍,就赶紧去回太太,莫要在我这里耽误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江蒲眉眼间的冷淡,汀兰咬着刹白的唇,泪珠子顺着脸颊滑了下来,恨声道:“算是奴婢瞎了眼。看错了大奶奶。”言毕,忿忿地瞪了江蒲一眼。提了裙子转身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待汀兰去远了,江蒲方吩咐二乔道:“你们赶紧让胡大哥去把老三找回来。且先赌一赌老三的为人吧。”

    二乔领命去了,梅官疑惑道:“奶奶帮人何必还藏着掖着,咱们还怕得罪了李姨娘么。”

    江蒲转身回屋,一面换衣服,一面往梅官额头上戳了去,“你年纪也不小了。怎么还是这般孩子气。”

    “奶奶还说呢,”桑珠给江蒲换了家常的袍子,笑道:“不都是奶奶惯得她么!”

    梅官嘟了小嘴,不服地辩道:“我哪有!本来么。明明做好事帮人,偏要摆出个恶人的样子,叫人家怨恨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个傻丫头,”江蒲系了衣带,冲她横眼道:“真是半点脑子都不动的!这会李姨娘实打实地从她屋里搜出那些东西。我跑了去说那是有人栽赃,凭甚么?噢,早起封她做姨娘,晌午一过,就往她头上扣屎盆子。说给你,你信么?”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采萍她不愿嫁啊!”

    “就是这句话了!”江蒲一拍巴掌。“采萍是甚么人,徐家的奴才。不愿嫁,就这三个字,打死有余了!”

    梅官猛然捂了自己的小嘴,一脸的后知后觉。

    桑珠斜睨了她一眼,向江蒲:“可是奶奶,三爷……”她话还没说完,意思却明明白白。

    江蒲歪了歪身子,叹道:“赌一把吧。实在不行。等她出了这个门,咱们也就不存在得罪谁了。”

    再说汀兰跑去刘氏院中求救,不想小丫头却说,老太太请了太太过去。汀兰听罢,整个人差点软在了地上。抹了泪,急急就往老太君院里赶去。

    采萍跪在地上,小包裹则摊在她的身边。李太君瞅着包裹里的东西,气得浑身打颤,“你姨娘和我说时,我还不信。贴身使唤的姑娘,原比别人娇气些,还当是那些婆子胡口乱说。没想到啊,我真是没想到啊!亏得我拿你当孙女般待到这么大,你就是这么回报我的!你今朝不把那小子交待出来,你莫要怨我老婆子心狠。”

    李氏一边替李太君顺气,一边不痛不痒地劝道:“老太太小心身子,为着那么个奴婢,犯不着动那么大的气!”

    “亏得你细心,不然……”李太君话说到一半,想起媳妇也坐在这里,转了头训道:“你这家是怎么当的,在你眼皮子底下出这样的事。亏得碧瑶心思细,巴巴地去问过人,不然,老三不知要怎样叫人笑话了去!”

    刘氏适才莫名其妙地被唤得来,坐在堂屋里听了半晌,才大概弄明白了来龙去脉。她倒是纳着闷,早起都还好好的,怎么转了眼,就闹成这样了!

    李氏玩甚么花招,自己倒真有些看不懂了。她还在揣度着李氏的的心思,被老太君一训,站了起身,低头不语。

    老太君看她这副呆样,更是气不大一处来,扬眸一扫,叫道:“老大媳妇呢怎么不见,去,把她给我叫来!”

    李氏可不想把江蒲也拉进来,刘氏还可能是因着心灰意冷不愿管事,可江蒲却不一样。现下她是不理论,可喊了她来,惹的她性起,要彻察可怎么好。

    “老太太,算了吧。大奶奶事情本来就多。再则说了,小叔子屋里的事,哪有问大嫂子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老太君叹了一声,“那也得赶紧去个人,把事情告诉给她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婢妾已经着人去了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拉着她的手,叹息道:“到底是你办事细心。”说着,冲采萍瞪去,“怎么,你还不肯开口么!”

    采萍磕了个头,挺直了腰板,“婢子清清白白的,绝没有做过甚么肮脏事!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李太君指着她身边的包袱,怒道:“那这是甚么?”

    “婢子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采萍回得干脆,李太君越发动了怒气,“好好好,看来不给你点厉害,你是不肯开口了。”李太君一双怒眸好似要把她千刀万剐了,猛然拔高了嗓音,吩咐道:“宋嬷嬷,给我打她的嘴巴子,给我打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几个婆子可就等着这一句话呢,宋婆子更是难掩眉眼间的得色,挽了袖子一步步地逼向采萍。

    明慧在旁看着,只能红了眼圈看宋婆子的大手掌,啪啪地扇在她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老太太,”汀兰冲进屋,跪在李太君面前,哭着磕头。“求你看在采萍这些年尽心服侍三爷的份上,就饶过她这一回吧。”

    李太君一把推开,指着她骂道:“你不用急,等我料理了她,再来问你!”

    堂屋里“啪啪”地巴掌声不绝于耳,采萍被打得满嘴是血,两腮肿得吓人,宋婆子却是一下比一下甩得狠。采萍素日虽不大说话,可待小丫头还是好的.这会见她被打成这样,都悄悄地转过头去抹泪。

    刘氏气定神闲地坐着,若说之前她还有些疑惑,这会但是清楚的很了。看来,采萍是不领李氏的情了。这倒真是出人意料。

    按说老三不论是人才相貌,还是前程都是拔尖的。采萍她一个卖身进徐府的婢子,能被抬举成正经的姨娘,那不得做梦都笑醒啊,谁能想到,她居然不愿意!

    害得李氏要使出这样漏洞百出的招数,来挽救老三的脸面。这戏唱得,还真是跌宕起伏,出人意料啊!

    刘氏心里乐着祸,面上不免透出几分笑来,好在李太君的眸光全在采萍身上,也没留意。

    “宋嬷嬷,”李太君喊停了巴掌,盯着采萍道:“怎么,你还不认么!”

    采萍一张脸已然肿得变了形,胸口的衣襟满是血迹。她艰难地一字字道:“奴婢没做过,打死也不认的!”

    “你!”老太君差点没气跳起来。

    李氏也没料到采萍竟这般的倔,她也怕事情再闹下去,会越发的不可开交,便向李太君道:“老太太算了吧,依婢妾看那小子也没跟着上京。就是问出来了,又怎样呢?难道咱们还巴巴差人回金陵去盘问么。倒不如把她关去二门外,到明朝叫了人牙子来,打发了她也就干净了。”

    李太君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,在她看来采萍不是倔,而是不把她放在眼里。她这一世人,年轻进受婆婆的制,好容易挨到儿子出头了,又娶了个厉害的媳妇,虽说碍着身份,该有的尊重都不少,可这府府,却轮不着自己做主。

    尤其是早些年那些下人,不都是瞧着太太的眼色办事!到了如今,孙子媳妇压在上头也就罢了,连自己宠爱了多年了小丫头都不把自己放在眼里,李太君的怒气是噌噌地往上冒。

    拄着拐,厉声道:“打,给我打,给我照死里打,我就不信她不说!”

    宋婆子应声刚举起巴掌,外头传来道呼喝,“住手!”

    众人寻声看去,却是徐渐止急冲冲地赶了进来,“祖母安好,母亲安好。”徐渐止气喘吁吁地跟二人行过礼,瞥了眼已经血肉模糊的采萍,眸底渐渐积聚起怒气,他深吸一口气,拱手道:“祖母,采萍就是有甚么错,念在她服侍孙儿多年的份上,还请祖母宽谅则个。”

    看到儿子回来,李氏的一颗心是提到了半天高。旁人不知道儿子的心意,她这个做娘的,还能不知道么。自己可不就是见儿子的眼睛总跟着采萍转,才想着要帮他办成了这件事。

    正房奶奶得娶个有用的,侧室偏房还是能让儿顺心如意的!可是谁能想到采萍那贱蹄子,竟然还不愿意!想到这里,李氏怨恨的眸光,不自觉地扫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三儿啊,若是小事我哪里就动这样的气。”李太君拄着拐到孙子身前,“早起我还准备着,抬她做个姨娘。亏得你姨娘心思,听见些消息,着人到她屋里搜捡。你瞧瞧,都搜出甚么来!”

    徐渐止顺着老太君的拐棍看去,眸光落在那条腰巾和棉袜上,道:“这是她给孙儿做的,怎么了?”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