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229、去了头油勿得头光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35:56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“我也不为别的。就是圆香……”刘氏叹声道:“她跟了我这么些年,眼见的年纪也大了,我就是再舍不得也要替她的终身想一想。你替我留心留心,看有合适的来和我说一声。就是头外边的小子,只要品性好,我多陪些妆奁只当是嫁女儿了。”

    刘氏话还没说完,圆香猛地冲进来,跪在婆媳二人跟前,磕头道:“求太太不要赶奴婢走!”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。”刘氏两眸含泪,拉了起来,“这是个甚么道理,哪有女孩子家不嫁人的。我知道你心性高,看不上府里的那些小厮,咱们外聘了去,我多多地陪些妆奁,再改了良籍,有大爷大奶奶在,凭是谁也不也小瞧了你去的!”

    “奴婢说甚么也不去的!”圆香哭着道:“若太太一定逼着,奴婢一根绳子吊死就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莫说刘氏纳闷,就是江蒲也不明白了。采萍那是不愿做妾还能理解。圆香这又是闹那般啊!李氏都说,放她出去外聘,那是多少奴婢求都求不到的。

    又有徐府在后边给她撑着,差不多的人家,谁还敢小瞧了她去。将来子孙若是争气,指不定也能挣个诰命夫人呢!

    “姑娘这是做甚么。”江蒲拉了她起来,一面替她抹泪,一面就在刘氏的眸光的示意下,牵了她回自己屋子。

    回到她的小屋里,江蒲先吩咐梅官打了热水来。给她洗了脸,又细细地抹上了香油膏。才拉她在身边坐了。江蒲也不急着开口,一双淡淡的眸子。只管往她身上打量,细挑身材,鹅蛋脸,上身着一件品月缎暗团花的半臂,下边系了白绫细折裙。

    因在孝中,脸上也无没有上脂粉。乌油光亮的鬓上只簪了朵镶了珍珠的白绒花。颇有几分清水出芙蓉的韵味。

    说起来这么些年了,这还是江蒲头一回细细的看圆香。这前一直就觉着她是个奴性极强的丫头,就是适才江蒲也是这么想的,可这会坐在她身边。那坚定且又带着沉沉悲伤的眉眼,却让江蒲刮目相看!

    “姑娘有甚么委屈,只管告诉我。不敢说一定给姑娘做主,排解排解还是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圆香诧愕地将眸光转到江蒲面上,她真没想到大奶奶会这么说。

    “这么看着我做甚么?”江蒲说笑道:“我不过是个当家奶奶,不要说别的,上边两层公婆压着,自己都难随心所欲,更不要说给人家做主了!”

    “奴婢这几年看起来,大奶奶真真是菩萨心肠。说句不好听的。太太百年后,大奶奶若是不嫌弃,婢子就去听奶奶的使唤。”

    “这都是后话。”江蒲深深叹了声,忽然想起前世的自己,身边不管是相熟的还是不相熟的,都在操心自己的终身大事,都恨不能把自己打包送上门去。

    圆香这个年纪,在这个时代来说,是绝对绝对的大龄了。刘氏逼嫁的心情。江蒲也能理解。然而,圆香不想嫁,江蒲就有些纳闷了。按说她也没接受过现代教育啊!不过,她的心情,江蒲还是能体会的,“老古话说,嫁汉嫁汉,穿衣吃饭。你在太太这里当着差,一个月的月例也就两贯钱,吃穿用度又都是公中的。出不出阁的,真是不打紧。可是我打量着,你也不是为这个原故。不是我多事要问,你总要说出个道理来,我才好替你跟太太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圆香红着一双眼,欲说还休。

    江蒲看着她这个神情,猛然猜到了个理由,将梅官打发了出去,压低了声音,在她耳边问道:“你是不是心里有人?”

    圆香震惊地睁大了眼,江蒲知道自己猜对了,笑了笑,“你只告诉我是谁,你不好意思提,我去说!就你这份人才,管是谁都应承的。”

    圆香听了,先是亮了眸子,可瞬间又黯淡了下去,低垂着头,淡淡的悲伤从周身四溢了出来,“没用的,婢子知道自己是没那福气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叫甚么话!”江蒲不明白素来淡定的圆香,怎么突然就这么不自信了,“你提都没提,怎么就知道人家不答应呢!再则说了,咱们凭甚么在一棵树上吊死?他若真没这意思,换一个也就是了。三条腿的蛤蟆不好,两条腿的男人多了去了!”

    江蒲话是这么说,心却提了半天高,圆香心里那个人,该不是静之吧!她自小长在徐府,男人见的就这几个,若说是老二,可也没见她多伤心。所以,估来估去,也就他有点可能。

    那个该死的家伙,还真是肯招惹桃花呀!江蒲在心下暗自咬牙!

    圆香还是摇头,“大奶奶的好意,婢子心领了。婢子虽是家生的奴才,可不是那起混人。如今婢子真没别的甚么心思,就想好好的服侍太太。”

    江蒲还待劝着套套话,却见桑珠走了来道:“宋嬷嬷在院里等了好时候,奶奶先家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奶奶先忙去吧,等奶奶闲了,婢子再去找奶奶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江蒲也觉得不好逼的她太过,便站了起身,“那我先回了,你有话只管找说去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奶奶了。”圆香微红着眼,实实地行了一礼,直送江蒲主仆三人,出了院门才回去。

    桑珠回头瞅了眼,纳闷道:“这才多会工夫呢,奶奶和她说甚么了,怎么就这么难舍难分的了。”

    江蒲笑笑没说话,说到底,圆香也是个难得的好姑娘。

    “还能为甚么。”梅官得意地道:“但凡有眼睛的都能看到奶奶的好。”

    江蒲“扑哧”一下笑了出来,“这话你私底下说就罢了,叫人听了去,不知要给我扣甚么罪名呢。”

    桑珠也笑,“她这话倒是不错。老话说,去了头油勿得头光,就是说奶奶这样的人!分明心肠是好的,偏要摆出一副狠样来,帮了人也不落好。”

    “啧啧……”江蒲指着她俩个道:“了不得了,你们一个个都欺到我头上来。放心等空了,看我怎么收拾你们!”

    她一言未了,已进了自己的院子,几个婆子押着汀兰、采萍两个在院子中间跪着。而江蒲原本嘻笑的神情,在看到采萍肿得变了形的侧脸后,登时阴沉了下来。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