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230、女孩们的暗恋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36:1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宋婆子几个见江蒲进来,忙都上前凑趣讨好。而江蒲却直接越过她们,向涂婆子道:“嬷嬷,你先领了她们家去,着大夫好好看看,等养好了伤再说。”

    涂氏答应着,叫人扶了两个丫头去了。宋婆子几个登时傻了眼,待人出了院门,才反应过来,“奶奶,这不大好吧。老太太还在等着回话呢。“

    “回话?”江蒲冷厉的眸光一转,“你照直回就是……”她话还没说完,文煜带着赵胜一路跑了进来,手上提着两只肥兔子,满头大汗骄傲得意地道:“娘亲快看,我射着兔子了!”

    江蒲换了柔柔的笑脸,揉了揉他汗湿的柔软的头发,赞道:“我的煜儿都长成小男子汉!不过,男人味是不是重了点啊!”

    文煜不好意思地拉长了声音撒娇道:“娘亲……”他这扭捏的样子,看得众人都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徐渐清听到声音,挑帘出来,“瞧瞧,你打甚么了野味回来!”

    “爹,你瞧!”文煜得意洋洋地将两头兔子提到徐渐清面前,“叫厨房卤了,给爹下酒。”

    徐渐清温暖的笑了起来,拍拍儿子的脑袋,“下回啊,你要尽量抓活的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为甚么?”文煜歪着脑袋不大理解。

    “因为活的更难抓啊。”说着,徐渐清转向江蒲道:“素素,你说是不是。”

    不想江蒲嗤了声。丢了句,我怎么知道。就甩着帘子回屋去了。徐渐清怔了会。只当是宋婆子等招她不痛快了,当下沉了脸色。喝道:“你们还在这里做甚么,不是要去回老太太的话么!”

    宋婆子几人嗫嗫地应了声,连忙就退出了院子。

    赵显媳妇把兔子交给了赵胜,让他送去厨里。自己则喊人抬了洗澡水来,打发文煜洗澡去。

    徐渐清笑盈盈地跟在江蒲后边进了屋,桑珠、梅官都识趣地逼了开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徐渐清挨到江蒲身边。轻哄道:“是太太还是老太太说甚么了?你听听说算了,如今你不理她们,她们又能怎样呢!”

    江蒲哼了声,推开他。侧了身子,就是不说话。

    徐渐清微微纳闷,小心地凑过去,柔声问道:“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!”江蒲噌转了身,冰冷着面色,嗤笑道:“我要恭喜大爷,恐怕又要做新郎了!”

    徐渐清惊得站了起身,“你胡说甚么!”

    “我胡说!”江蒲拔高了声音,眸中带泪,哽咽地将刘氏的嘱托。以及圆香的坚持说了出来,最后又酸溜溜地抹着泪道:“我已经问过圆香了,她不是不肯嫁,是心里有人了。还说没这个福气。”

    徐渐清原本还阴沉着脸,越听到后来,脸上的笑越是明显,凑到江蒲面前,嘻笑着道:“所以,你就觉着圆香心那个人是我?”

    江蒲甩着帕子。恼道:“不是谁,又是谁来!”

    徐渐清“呵呵”一笑,江蒲越发恼了,动手往他胳膊上拧去,“你还笑,我告诉你,你再要敢领女人进门,这日子我就不过了!”她越说越委屈,眼泪扑籁籁地往下掉。

    徐渐清制住了她的手,将她死死地箍在怀里,冷肃的眉眼间满是暖暖的笑意,“真没想到,在你心里我还是个人人想争的香饽饽!”

    “不是么!”江蒲仰起小脸瞅着丈夫,眸中泪光点点,全没有当家奶奶的气势,与一般的小女人并无二致,“总之,我就一句,你要再领女人进门,就先写了放妻书给我!”

    她微红着眼吃醋的小模样,看得徐渐清心都化,情不自禁地吻了吻她的额头,“放心,不会再有女人进这道门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圆香……”江蒲将脸埋进丈夫的胸堂,嘟喃着道:“听你的意思好像知道啊!”

    徐渐清抱着她,下巴轻轻顶在她的脑袋上,故意逗她,“圆香打小跟在太太身边,能让她记在心上的,一定是能常见着的。不是我,不是老二。你倒猜猜是谁!”

    “莫不是……”江蒲脑中灵光一闪,猛然抬了头,“涂善?”

    徐渐清笑了,点了点她的鼻子,“还不算太笨!“

    “那涂善呢?”江蒲情急地追问道。

    徐渐清怔了下,故意沉了脸,“你这反应也太过了吧,你就不怕我心里不痛快呀!”

    江蒲睨了他一眼,坐正了身子,“和你说正经的呢?涂善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呀?”

    “我也说不好。看他好似对谁的不在意。怎么你是想给他做媒?”

    江蒲叹了声,张眼瞅了瞅窗外,压低了声音道:“我本是打算把桑珠说给他的,可这一二年看着,好似梅官对他也上心。偷偷地送些针线鞋袜,还打量人不知道呢!”说到这里,江蒲忽地又往徐渐清胸口上一捶,“说来说去,都是你们男人不好,那么若即若离的,算是个甚么意思!”

    “这我可要替他喊冤了,他打小就是根木头。心地又老实,估计着是不知如何推辞。”徐渐清顿了顿,嘻笑着道,“我说实话,你可别恼。”

    江蒲横了他一眼,嗤了声,道:“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论起好三个丫头,抛开别的不说,只论性情倒是圆香合适些。梅官到底孩子气了些,桑珠呢,办事是老成,终究有些个骄傲。跟着你办事也就罢了,给人做媳妇,到底不大妥当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他说完,江蒲就斜眼过去,“你的意思是,我太过傲气了?”

    徐渐清一愣,笑道:“瞧瞧,又多心了不是!你能跟他们比么?再则说了,我也不是涂善啊。”

    江蒲哼了声,娇嗔道:“谅你也不敢这么样!”说着,转回正题,“你瞅空问问涂善,倒不是为他或圆香。我这里还有两个丫头,眼巴巴地瞅着呢。问清楚了,也好大家死心,再这么拖下去,总不是个事。”

    徐渐清蹙眉道:“与其我去问他,倒不如你问问涂嬷嬷,她中意谁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这叫甚么话!”江蒲横眼打断道:“终究是一男一女过日子,总要彼此合意才是呀。涂嬷嬷看得中,又顶甚么用!”

    夫妻俩说着话,不妨梅官微红着眼,走了进来,“三爷来了。”话音未落,她就扭身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江蒲和徐渐清互换了个眼色,皆是抚额苦叹,怎么就叫她听了去了呢!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