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232、消息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36:11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因着江蒲他们吃饭,不喜欢有人在旁边服侍,因此摆好了桌子,桑珠和赵显媳妇就退了出来,和二乔往倒座里吃饭去。

    “姑娘、嫂子们辛苦了。”厨房那几个候在院里等着收碗碟的婆子,一见着她们都赶紧起身陪笑。

    桑珠横了她们一眼,边走边道:“前些日子我怎么听二奶奶那边的嬷嬷们说,咱们家都吃上陈米了?早起的白粥,也是清汤寡水的。就连林姨娘想吃个虾茸清汤,也推三阻四的?”

    “姑娘听她们报怨,哪里能有这样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桑珠冷笑着打断,“我倒是劝婶子们知足些吧,何至就这般看人下菜碟。那是这些日子事多,大奶奶又图清静,懒得多问。二奶奶心地宽和不计较,不然真到了大奶奶面前,婶子们莫说是脸面了,只怕是差事都保不住了……”

    那几个婆子垂着头默不做声的听训,桑珠也不好多说甚么,叹了声正要进倒坐吃饭,一个小丫头跑来说,“梅姐姐不知怎么,在垂花门外的小巷道里哭得厉害,胡大哥让大桑姐姐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桑珠与赵显媳妇的眸光一碰,两人皆感莫名。

    “你快去瞧瞧吧,奶奶这里有我听候着,饭后要用的果子,也都是备好的。”赵显媳妇知道她姐妹俩亲近,自己过去未顶用。

    “那,这里就劳烦嫂子了。”桑珠一面说。一面就往外赶去。

    胡不归把众人都打发了,就只他自己陪着梅官坐在地上。把嘴皮都说破了,梅官就只一味地哭。因此。他见了桑珠简直是喜出望外。

    “你来就好了,也不知她是怎么了?怎么问都不肯说话。”

    桑珠气喘吁吁地在梅官跟前站定,先向胡不归福了福身,“多谢胡大哥了,这会也不早了,胡大哥赶紧回去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胡不归打量着小姐妹俩要说贴已话。随便应了两句,人就走了。

    “好好的,你这是怎么了?”桑珠硬拉开梅官的手,见她一双眼睛肿得跟桃核似的。不由蹙了眉,“叫奶奶瞧了,你怎么说呀!”

    梅官也不答答,别过头继续抽噎。

    “到底怎样啊!”桑珠也急了,跺着脚道:“有甚么话,你跟我还不能说么?”

    梅官胡乱地抹了泪,苦涩一笑,呢喃着道:“原来,一直以来都是我一厢情愿。”

    桑珠听了先是一怔,旋即便明白了她的意思。梅官不是个会藏心思的人。她对涂善的心意,合府上下都看在眼里。桑珠虽也有意,可她却不好意思表露,头先几年奶奶还问过。可是近来,奶奶也都避而不提了,其中的原故自然是因着梅官。

    因此,这会听得梅官的话,桑珠心里着实说不出是甚么滋味,即有欢喜又有难过。沉默了半晌。才颤声问道:“你……问清楚了么?”

    “我问他愿不愿意讨我做媳妇,他跟我说对不住。还要怎样清楚!”一言未了,梅官通红的眼中又滚下泪来。

    桑珠睁大了眼睛瞅着梅官,怔了半晌,又是羡慕又是震惊,“你当着他的面就这么问的?”

    梅官忿忿地转了头,红肿的眼睛直瞪着桑珠,“就这么问的,怎么了!”

    桑珠咬着牙,往她脑门一戳,“你还真是不怕臊啊!”

    梅官高声道:“我又不是偷又不是抢,也没做甚么见不得人的事,我有甚么可臊的!”

    桑珠说不清自己是甚么心情,横了梅官一眼,“都是奶奶惯的你。既然问清楚,且回去吧。你就是哭死在这里也没用的!”

    “谁要哭死了。”梅官梗着脖子,“我是那起寻死觅活的人么!”

    “是了是了。梅姑娘最有志气的。”桑珠一面说,一面攥了她起来,“你在不回去,不是哭死就要饿死了!”

    江蒲喂小儿子吃过了果子,便丢给了徐渐清,她自己则走去倒座。一盏油灯下,桑珠和梅官两个正吃饭,尽管隔着窗房纸,江蒲还是看到了梅官红肿的眼睛。

    她轻轻地叹了声,悄悄地回屋去了。这事,不是她能帮上忙的。

    而涂善,被梅官那般逼问过,都不敢往院子来了。若要跟徐渐清出门,都只在外边等着。

    四五日后,采萍脸上差不多都消了肿,汀兰虽还下了床,精神却是很好。这日采萍替汀兰换了药后,忍不住又是一叹,“你啊,何苦开那个口。”

    “说甚么傻话。”汀兰握了她的手,“咱俩个打小一起,比亲姐妹还亲的。今朝换做是我,难道你能袖手旁观么?”

    “可是,无端端的连累了你……”采萍话说了一半,就把眼睛给红了。只是她还不及抹泪,就听见屋外有脚步声,只当是涂嬷嬷回来了,赶忙抹了泪往外迎,才挑了帘子,登时整个人都怔住了。

    “明慧,你怎么来!叫姨娘知道了可怎么好!”采萍一面说,一面赶紧拉了她进屋里。

    汀兰也埋怨道:“在这风头上,你跑来做甚么。咱们在这里不是好好的么。”

    明慧放下挽在胳膊上的两个大包袱,向她二人笑道:“你们不用着急,是大奶奶让我把你们的随身衣物送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看着桌案上的两个大包袱,采萍不禁担忧道:“老太太的气还没消么。”

    她本以为老太太不过是当时气头上,过后依旧叫汀兰回去的。毕竟汀兰尽心尽力地服侍了她好些年,断想到竟然连东西都打包送出来了,这未免也太狠心了吧。

    “罢了!”明慧冷了脸色,“你们没听见消息么,连汀兰的缺都补上了。”说着,又是地声冷笑,“你们是知道用的是谁么?是陈婆子的外甥女儿。我看老太太心里恼得不行,偏偏的又说不出口。好么,姨娘闹了这么一场,到头来却便宜太太,这几日也是气的不行。”

    明慧的语气里多少带着些兴灾乐祸,采萍拉了汀兰叹道道:“到底是我拖累你了!”

    汀兰拍了拍她的手,正待说甚么,明慧道:“要我说你们出来了,也好。”说着,她起身外窗外瞅了瞅,再坐回二人身前,压低了声音道:“你们知道三爷为甚么赶回来了么?”

    二人纳闷地睁着眼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明慧道:“是大奶奶着人请回来的!”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