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233、余老二的女儿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36:16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采萍与汀兰一怔,明慧接着又掏出个小包裹塞给采萍,“要我说,三爷待你真真是好!听说我要出来,巴巴地托了我把这个给你送来。说你在外头,使钱的地方多。别省着,手头紧时,说一声他自替你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采萍抱着包袱,啪嗒啪嗒地掉掉眼泪。

    明慧横眼瞅着她,深叹一声,惋惜道:“你的心气虽是不错,可人在哪份上说哪份上的话。莫说咱们这样的人,就是家境略差些的人家,都说宁为英雄妾,莫作凡夫妻。论人才品性,相貌家世,咱们三爷不说拨尖,也是一顶一的好。难得他待你有心。你又是老太太不屋里的人,进门就是姨娘,往后就是三奶奶进了门,只要依着规矩,她也不好为难着你。偏偏你要闹出这样的事来!如今可又怎样呢?挑个小厮,倒是平头正脸的夫妻,那又怎样呢?孩子一落地就是人家的奴才!”

    采萍默默地听明慧说完,抬了眼道:“姐姐替我给三爷磕头吧。就说,三爷的恩典奴婢领了,只是咱们主仆的缘份从此也就尽了,让三爷不用再挂念着奴婢了!”

    “你!”明慧登时为之气节,咬着牙往她额头上一戳,瞪了她好一会,无奈叹道:“也不知你前世积了甚么德,你就且倔着吧。前几日三爷替你向大奶奶求过情了,说起来,其实也不用三爷说情。大奶奶真要发落你。早叫了人牙子来了,还等到今日。”

    汀兰半欠了身子道:“咱们到底没看错大奶奶。这若是换一个。咱们不知要怎样呢!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明慧也跟着道:“谁能想到呢,素日里也没有甚么交情的。倒是肯帮忙。为了这事,老太太可是恼了大奶奶。”

    说着,三人拉着手,都叹息着不说话。过得一会,明慧才道:“好了,我还要去回姨娘的话。也不好多坐。你们且养着。我得空了再来看你们。”

    明慧辞了她姐妹二人出来,刚进了垂花门,就见一拨拨的婆子领着自家姑娘,从里边出来。她一路纳闷进了院子。正待要回房,李氏房中的一个婆子冲她摆手道:“姨娘这会在太太屋里呢。”

    听说李姨娘在太太屋里,明慧便又折了回去。她刚迈过小门洞的门槛,被乌压压一院子的人,吓了一掉。胡乱拉了个在回廊上看热闹的婆子问道:“这是做甚么呢?”

    那几个婆子见是明慧,赶紧拿帕子在廊凳上垫了请她坐,又捧了茶上来,才瘪嘴道:“三爷屋里空了个缺,可不要找补上。她们还不急赶着来!头一件月例高,二来也得些体面不是。三来么。指着飞上枝做凤凰呢。”

    明慧看了去,果然有好几个十五六的丫头。

    徐府里最是讲资历的,谁都是要从低熬起。十一二的小丫头,赶着来那是挣体面,十五六岁的大姑娘,差不多是配人的年纪了,还来和小丫头争,可不就是为了能搏个姨娘么。

    只是,她们的算盘也打得太精。天底下哪里能有这样的好事!凭你是在仙似的,也没有挑上来就封姨娘的理。就算命好,搏了个通房丫头,可在这内院里,没个依凭。莫说是通房,就是正经奶奶,日子也未必好过了去。

    明慧还在打量院子里的女孩子,正房的帘子打了起来发,一个婆子领了五六个丫头出来,看那神情多半是没戏了。那边厢另一个婆子又领了一串人进去。明慧睁眸细瞅,被一纤细动人的抹侧影闪了眼,惊叹之余,待要细看,人却已进去了。

    江蒲陪在刘氏手边,已经不知看了多少拨人了。懒懒地歪着身子感叹,评委也是个力气活啊!本来还以为,这宅子小没甚么人,可今朝这一瞧,人还真不是一般二般的多啊。

    她叹息未了,猛然眼前一亮,府里居然还有这样的尤物!

    五个女孩并排站着,因还在孝中,一色的月白衫裙。独右首边的那个女孩,最是夺人眼目。十六七岁的年纪,小小一张瓜子脸,低垂着双水杏眼,纤腰细细,再配着月白的衫裙,真真是我见犹怜,把个江蒲都看软了身子。

    “这是谁家的孩子啊?”刘氏一眼就相重了她。

    领丫头进来了婆子欠身回道:“是余老二的妹子。”

    “余老二?”刘氏一时没明白过来。家里人口众多,除了贴身使唤的,她哪里记得住那么些。

    那婆子便道:“就是心漪姑娘的兄弟。”

    当日徐家南迁时,心漪爹娘跟着往主子去,她叔叔家则留了下来看房子。如今,余成海管着买办诸事,虽然心漪不大受重视,可旁人看在余成海的面上,倒也巴结着。

    再说这姑娘打小跟爹娘一处,又没有主子服侍,虽及不上主子姑娘,却也跟寻常人家的女儿一样娇养的。针线活计样样来的。本打算求一求主子恩典,外聘了去。

    可谁曾想,这姑娘心气极高。一般人家都瞧不上眼,可正经的读书相公,人家又嫌弃她的出身。故此,高不成低不就的拖着。

    后来徐家诸人回京,她满心要到几位爷面前露脸,可是心漪自己都不得脸,谁还把她放在眼里,她去碰过几次,被拦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这里正犯愁,却碰上这个机会,她哭闹着要来。父母没有法子,只好依了她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他们家!不曾想倒养出这么个精致的人儿来!”刘氏一边说,一边就打量起那丫头,随口问道:“叫甚么?多大了?”

    “回太太的话,婢子莫涟到九月底就满十八了。”娇滴滴、甜糯糯的声音,听得好不受用!

    只是这个年纪,莫说江蒲了,连刘氏听了都稍稍一愣,旋即又笑问道:“那,你可识字么?”

    莫涟的小脸上怔忡之色一闪而过,从容答道:“婢子不过一介奴婢,怎会识字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糊涂了。”刘氏笑道:“就是你姐姐也是自小跟在老大身边,才学了几个字,想你们一直在京里,又哪里识字呢。”说着,先把那几个丫打发了,且说不用再领人进来了。尔后招手把莫涟招到近前,拉了她的手细看,赞道:“真真是佳人儿!”又转头向李氏道:“妹妹瞧着呢?”

    刘氏虽是这么问,可眸中的淡笑却已是笃定。虽只自是收个房,可在刘氏面前,也轮不到她来言三语四。

    “太太看着好自然是好的!”

    江蒲从莫涟和刘氏之间偷眼瞧去,虽看不清李氏的神色,可心底却微微发笑。这一个回合,李氏的亏可是吃大发了!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