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234、老爷子去了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36:20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“既然妹妹也这么说。”刘氏笑道:“素素啊,你去挑几匹缎子给她做两身新衣服。”

    江蒲乖巧的应了,目送刘氏牵了莫涟的手往老太太屋里去,李氏跟在后头,背影里有说不出的滋味!

    “奶奶,咱们是照甚么份例做啊?”桑珠跟着出了刘氏的院门,正要叫人去库里,忽然停下来问道。

    江蒲想了想,道:“既然太太没说,就按姨娘的做吧。你赶紧挑去,我正好有事要和老太太、太太说,你们挑好了,正好拿来给老太太过目。”言毕,她便领着二乔往老太太院子去。

    春困难消,李太君歇了午起来,人还是困乏的厉害,便叫了几个有头脸的婆子一起斗牌。看见刘氏领了人进来,忙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老太太心里还不痛快着呢,冷冷地抬了眸,“你们这会走来做甚么?”

    “老太太瞅这孩子怎样?”刘氏一点不受婆母冷脸的影响,把莫涟拉到了前头。

    李太君登进眼眸一亮,惊叹道:“这是谁家的孩子,长得这么招人爱的!”

    “再猜不到的,她竟是心漪的二叔的女儿。心漪也算是好的了,谁曾想她家里还藏了个天仙!”

    李太君拉着莫涟看个不住,心里的不痛快也消了七分,“那你是打算着怎样?是放到老三屋里先服侍些日子,还是……”

    还不等刘氏开口。李氏忍不住抢道:“这事也不急的,还是先放在屋里看看吧。远的不说。就是心漪服侍了大爷多少年,才给了这个体面。哪有一挑就是通房丫头的。也太不合规矩了。旁人看着总是要议论的。”

    江蒲站在屏风前听着,嘴角咧出笑来,这个李氏到底是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这也难怪她,本来是想抢先霸住侧室的位置,顺带着抓住儿子的心,介时正房奶奶再本事。气焰也要低个三分。如今倒好,侧室的位置泡了汤不说,还把儿子给惹恼了。真真是赔得彻底啊!

    刘氏噙着微笑,默不做声。

    李太君听了李氏的话。有些回过味来,余家那兄妹俩即便不向着刘氏,还能不向着大孙媳妇?介时老三还不被老大拿捏在手里!

    “这话倒不错。”李太君道:“只是一时半刻也难寻到合适的人,我屋里倒还有几个丫头。如今且把瓦儿调去老三屋里,这孩子我留下使几日。左右也不着急的。”说完,转向刘氏,又是那句客套话,“你觉的呢?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老太太想到周到,就这么办吧。”

    媳妇服首贴耳的表现,让老太太心里很舒服。把莫涟交给侍立在旁的瓦儿,“你带她去屋里瞧瞧,收拾出来,好让她搬了进来。”

    莫涟料到了开头,却没有猜到结尾。此时,她纵有再多的不甘与忿懑,也只能压在心底,恭敬地随瓦儿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江蒲不愿与她招呼,避到紫檀的束腰高几后。借盆景遮住自己。看她们出了屋子,悄声吩咐小乔去拦桑珠,尔后自己才转过屏风。

    李太君见了她,眉梢处的微笑登时谅僵住了,“你来做甚么!”

    尽管老太太没好脸色,可众人可不敢轻慢了她,都赶紧见了礼,又有丫头奉了茶上来。江蒲赶着叫免,随便屈了屈膝盖,接过茶坐了。

    “文煜也到了该上学的年纪了。虽说能送去外边学堂,可起早贪黑的,媳妇实在舍不得!再则外边那学堂,先生讲书是讲得好,却是只管文不论武的。故此,媳妇想着咱们家大门影壁的东拐首,还空着进小小的院子,正好做个外书房,请个先生来,一个月也不费甚么。就是家中那些个小厮,也能跟着一起学。”

    眼见得文煜一日大过一日,看赵胜他们上学,羡慕得不得了!江蒲一则是不舍得他起那么大早,二来她也听赵胜他们说了,书院里先生只看得背书的,一日下来除了背就是默,再不就是临贴写字。年纪大些,就教做文章。

    莫说旁的了,就是一些诗啊词的,都被先生斥为杂学!这样的老古板,江蒲怎肯把儿子交给他教。所以,才兴起自己请西席的念头。

    只是这些日子事多没顾上,刚才从刘氏院中出来,猛然想了起来,就赶紧过来说了,就怕又叫甚么事给岔了。毕竟老爷子的身子不容乐观。

    然而她这到翻话却出乎所有人的预料,李太君更是跟不上,哽在那里不知说甚么好、李氏心里的算盘也还没拨拉过来。只有刘氏道:“这倒是好,只是有先生不太好找。”

    江蒲掩嘴一笑,“如今恩科才过,京里有多少读书相公,凭咱们徐家开句口,还怕找不来人!”

    刘氏也明白,江蒲不过是诸人留些脸面,过来报备一声,真正的哪里轮得上她们做主。

    “既这么说,那就办起来了吧。过两年还有两个小子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江蒲笑着起身,“媳妇这就吩咐下去了。”说完,不等她们开口,就急不待地起身而去。弄得众人是一头雾水。尤其是李氏,心里还盘算着,江蒲是不是别有用意。

    至于江蒲她可顾不上众人的心思,一出了门就兴冲冲地赶着吩咐人去把小院了收拾出来。又叫胡不归带几个人往举人聚住的客栈去张贴文告。

    自己则回屋里去安排课表,往后几日,除了府里的事,江蒲就忙这个“私人学校”了。从课程安排表到桌椅笔砚,她都一一过问。还要抽出时间挑人,一时间,她是忙得脚不沾地。

    忙过了几日,私人学堂总算是万事就绪了,偏偏赶上了放榜,徐渐止名列二甲第三名。按说这于他而言,谈不上甚么天大的喜讯。况且徐渐明的事也还过去不久。

    然京中的官员眼睛都是贼亮的,老头子病在床上只剩了一口气,徐家老二又是死在流放之地,哪里能和徐渐止相比。要知道,他虽是个二甲第三名,却承蒙圣恩也参加了宫宴!

    因此自放榜后,徐家一时间又是宾客盈门道喜之声不绝于耳。许是看着小儿子高中,徐孜需总算放了心,一口气没上来,喜事变白事,徐家再次办起了丧事了。

    徐孜需在床上拖了这么些时日,江蒲差不多的事都准备齐了,再加上才刚练过手,办起事来江蒲是有条不紊,一丝不乱!

    “今朝是头七,来的人怕比前几日要多。饭菜茶点你要多备些。”

    天还蒙蒙亮着,徐渐清夫妻俩就已起身洗漱了。

    江蒲抹均了脸上的香油膏,端起蜂蜜水喝了两口,“我看未必。报丧那日,我只怕会来的人多,赶着去外边定了饭菜,谁曾想他们礼倒是送来了,人却不来。累得咱们连吃了几日的剩菜。”

    徐渐清披了麻衣,系了麻绳道:“人来不来不干咱们的事,若是短了东西,白招人笑话。”

    江蒲恨道:“那起人也太实在了。见你要丁忧了,就远着咱们了!”

    徐渐清冷笑了两声,“我倒是想丁忧呢,哪里又能够呢!”说着理了理衣服,向妻子道:“你吃过饭再出来吧。不着急的!”言毕,抬脚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江蒲追出去道:“老三等会去换你,我给你备些老鸭香菇五米粥。”

    徐渐清摆了摆手,大踏步地出了院子。

    江蒲这边吃了过饭,又往小后院办了事,才过李太君这边来。

    老太太屋里虽不比徐渐明那会人多,可甄家母女和李氏母女还是陪着的。

    “我十几岁进徐家的门,操劳的一世,临到老了偏还遭这样的罪!老天也是瞎了眼,留我这老婆子在世上白费粮食做甚么!”

    李太君青年丧夫,晚年丧子。虽说母子间多有嫌隙,可到底是亲生母子,哭起来,眼泪是哗啦啦止不住。

    李家太太陪在旁边劝道:“这也是没法子的事,如今老太太到底保重些,不然他父子在地下也不安生了。”

    甄家母女也劝道:“老太太只当是心疼太太奶奶吧,若是哭坏了身子,可不又是给她们添事。就是地下的人担不起呀!”

    两家人围着李氏好话劝个不住,坐在旁边的刘氏则呆呆的出神。他们夫妻间早就谈不上甚么情份了,然而两人终究是相伴着过了一世,伤心未必,可是心酸难过总是少不了的。

    而侍立在太君身后的李氏,则是哭肿了一双眼睛。徐孜需不在了,儿子三年的孝的是跑不了。虽说有心里准备,可是事到临头,总还是有些忧心的。

    毕竟照规矩,徐渐清应当卸去所有职务,在家丁忧三年

    三年啊!能发生多少事。三年前,徐府当家的,好像还是刘氏。而今却已日大奶奶说了算了!

    徐渐敏虽得封贤妃,可毕竟不曾养下皇子,五妃之首的位置未必就稳。再则说了,还有几日就要采选了,新人入宫,她的恩宠又能持续多久?

    李氏满腹的担忧,皆化作眸中的热泪,所以,她哭得份外的伤心。

    听见小丫头报说,“大奶奶来了。”甄、李两家都站了起身。李茉和甄思宜还款款行礼,“大嫂子好。”

    江蒲冲她们淡淡一笑,虚扶道:“两位妹妹快请起来。”说着,便向刘氏回话。事情虽是她做主,可到底要回刘氏一声才是。

    刘氏一面听,一面点头,“你操心就是了,我精神实在是不济。”

    江蒲迟疑了会,正待说甚么,却见个婆子急冲冲地赶进来,禀道:“……”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