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237、你的就是我的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36:35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树荫底下凉风细细,淡淡的清香时断时续。

    太阳升上了正天,阳光也变得炽烈了起来。徐渐清父子几个戴了斗笠遮阳。江蒲坐在儿子身边,瞅着河面上的浮标,焦急地问道:“还没有鱼咬钩么?不然,咱们换个饵吧。”

    “娘,钓鱼要心静才行。你这样走来走去,又不停的说话,把鱼都吓走了!”文煜很是无奈翻了个白眼,他真的是不明白,为甚么只要有爹在,娘亲就会变得比自己更像个孩子!

    自己也真是昏头了,才会答应跟娘一起和爹比试。文煜瞅了瞅脚边空空的水桶,小大人似的叹了一声。今天看来输是输定了。那会娘亲是怎么说来着?噢,赢的人可以让输的人做一件事。现下只但愿亲爹能心疼心疼儿子,手下留情!

    “臭小子……”江蒲才骂了个开头,那边徐渐清又提起了一条尺余长的大鱼。

    赵胜一边帮着收线,一边笑着向文煜道:“你没钓着就没钓着吧,反正今朝鱼是尽有了的!”

    母子俩皆怒目而视,却又无可奈何。恰好赵显媳妇送酸梅汤过来,横了儿子一眼,训道:“你怎么跟奶奶、相公说话的?真是越发的没规矩了!”

    江蒲得意的做冲赵胜着怪脸,心下暗道,叫你挖苦我,挨训了吧!

    文煜看在眼里,无语望天……为么自己会有这么个娘喂!

    “有鱼咬钩了。”

    徐渐清淡淡的一句话让母子俩激动不已。“快快快,收线啊。别让它跑了!”

    “我在收啊!你别抢么。”

    母子俩手忙脚乱的提起了鱼杆,结果……

    赵胜先就“哇哈哈”地放声大笑。徐渐清莞尔一笑,就连赵显媳妇也掩了嘴微笑。

    江蒲和文煜则盯着鱼钩上那条寸把长的小鱼,齐齐睁大了眼。

    “儿子啊,咱们做人要厚道,那还是鱼苗苗呢,不能就祸害了它!”江蒲整理整理了神色。故作清高。

    文煜分明羞到脸红,还假仙地点头道:“不错不错,现下正是鱼苗长大的季节呢。”说着,就把那小鱼当烫手山芋似的丢回了河里。他这翻举动。更是让众人笑个不住。

    而他母子俩全当没听见,没事人似的,又装上鱼饵,再次抛杆。

    时近晌午,文煜的水桶里还空空如也,徐渐清收了钓杆,把桶里的小鱼都放了,走到他们母子身边,“日头毒起来了,别钓了。”

    江蒲咬了咬牙。赖皮道:“那你的鱼分咱们一半!”

    “哪有这样的!”徐渐清还没开口,赵胜就嚷了起来。

    江蒲陡立起身,冲赵胜插腰道:“臭小子你懂甚么,一边凉快去!”尔后换了笑脸,挽了徐渐清,“不是说,你的就是我的么?这会儿不会说话不算数吧!”

    文煜微张着小嘴,万分佩服娘亲的厚脸皮。或者,她老早就打好了算盘?

    徐渐清笑了笑。“是啊,我的就是你的。所以,还分甚么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江蒲赶紧道:“咱们算是打平手了!”

    徐渐清忍不住笑出了声来,调侃道:“何止是平手,娘子可比为夫本事多了!”

    江蒲才不管徐渐清的取笑,得意地向儿子道:“我就说了,咱们断没有输的道理的!”

    文煜小大人似的,一摇三叹,提着空桶往树荫下走去。

    此时,树荫下已摆满了吃食,旁的也就算了,惟独正中间那一大盘五彩凉面,最是让人惊叹。

    胡不归他们从来没见过彩色的面条,不由叹问道:“这是咋做的呢?”

    梅官盛了碗递过去,横了江蒲一眼,“这是咱们奶奶闲着没事,想出来的!”她的语调,重重地落在“闲着没事”四个字上,不满之情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胡不归听着不大对,便没在追问。而坐在他身边的另个军汉却是直肠子,“咱们姑奶奶真真是本事呢?这面条是咋弄的呀?改明咱们自己做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自己做!”梅官又斜了江蒲一眼,“你知道这个多麻烦么?那绿的是荠菜面,青的是苦瓜,黄的是南瓜,红的是苋菜。先把瓜菜榨出了汁,然后用菜汁和面,再擀成头发丝粗细的面条。用清水煮一遍,再用去了油皮的鸡汤慢火小煮。放凉了,再搁盐、醋、蒜茸、芝麻、香油,胡椒面,八角茴香。最后,再把鸡蛋饼、胡瓜切成丝,放进去一齐拌均。为了这一碗面条,是费了多少工夫,去了多少东西。”

    众人听罢,无不啧舌。好么,一碗面条居然也能弄这么多花样来!

    江蒲讪讪地笑了笑,“我这不是闲么。”

    “你啊!”徐渐清无奈地瞅了她一眼,“真真是个孩子,竟是一时都闲不住的。”

    徐家诸人围着笑闹吃饭,全没留意远处有一辆马车停了下来。直待,一个娇柔温雅的女子走到近前,“这不是徐大人么?”

    徐渐清闻声抬头,忙站了起来见礼,“秦姑娘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随徐渐清站了起来,江蒲虽不认得那女子,可她身边倜傥清俊的男子,却是再熟悉不过了!。是已官拜枢密院修撰的刘文远!

    “这位想就是献懿昭睿夫人了吧。”那姓秦的女子走上前,亲热地挽了江蒲的胳膊。

    江蒲陪着笑,求救地看向徐渐清。

    徐渐清笑道:“恒王殿下不在别庄么,姑娘这是回府,还是?”

    “因府中有事,外祖父不在庄里,我是因着今日天气凉爽就出来走走,这会正要回别庄呢,徐大人不如一起。”说着,又转向江蒲,“夫人才名,我是如雷贯耳。就连柳娘子对夫也是赞不绝口的!”

    “柳娘子?”江蒲先是一愣,尔后问道:“难道三娘在恒王府?”

    秦秋韵笑道:“听夫人这么说,显见是相熟的。她这会就在庄子上。正好一会呢!”

    江蒲睁大了眼睛,脑子里一团浆糊。

    柳三娘不是被拘在宫里么?怎么跑到恒王的别庄去了?

    徐渐清笑道:“姑娘盛情相邀,原不该辞,只是咱们这一大家子人,只怕挠了姑娘清静。”

    “徐大人言重了,我独自在别庄里正嫌冷清呢。再则说了,我好容易碰上了夫人,定是不放她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夫妻互视一眼,江蒲道:“不然,让文煜他们先回去吧!左右我也许久没见过三娘了。”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