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240、人有相似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36:49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端午一过,明泰朝的首次采选终于拉开了帷幕。然而从初次的引阅,到记名、复看,一路折腾到了七夕,终于择定了了十九名闺秀,留宫住宿。

    就在采选之时漠北战事又起,赵元胤连几次上书,要求朝庭选派副使。理由是他要管打战,又要管后勤,实在忙不过来。

    可副使这个位置哪里是那么好做的,说好听些是协从主帅搞好后勤。难听些,那就是朝庭派去的监军,做的好那是理所当然。做的不好,介时甚么屎盆子扣不下来。

    赵元胤,陛下能放心把漠北大军交给他,其恩宠不言而明。到时倘或有一点半点不周全,谁倒霉那就不用说了。因此朝上众臣,是三缄其口,谁也不应这件差事。最后还是一道旨令,着升徐渐清为正四品侍卿,权漠北军副使。

    丈夫出差去了,府里又没有甚么事,再加上又是采选,凌皇后和徐妃便接了江蒲母子入宫,说是让她帮着掌掌眼。

    明泰帝的后宫没有多少人,所以都紧着在湖边住。而帝妃三人,自是住在湖心岛上。本来凌皇后是安排江蒲住徐渐敏的配殿,也算是个抬举亲近的意思。

    不想明泰帝却说,在湖边收拾了个僻静清凉的院子让她住。后妃二人还有甚么说的呢。

    虽已立了秋,早起的阳光依旧刺眼。本来南苑地阔风凉,江蒲能睡个小懒觉。可在皇家禁苑,给皇后请安这桩事。还是免不了的。

    好在这明泰帝安排给江蒲的碧山房,离着码头极近。又是一路的树荫,再坐着一叶扁舟穿行于田田莲叶之间,倒也有趣。

    所以,江蒲才能接受了早起请安这件事,且在南苑一住逾旬。

    小船靠着湖心岛的码头停稳了,早有等候在一边的小黄门上来系了船。扶江蒲上岸。

    “不用凉轿了。”见几个小黄门抬了竹轿上前,江蒲便挥手道:“今朝天凉快,我慢慢走过去就是了。”言毕,摇了缂丝牙柄小团扇。沿着小石径款款行去。

    皇后住的上下天光,在码头的西首边,有一半建筑是在湖中。江蒲沿着湖边小石径,一路走一路欣赏早秋澄清的清晨。反正早也好,晚也罢,皇后也都不会跟自己计较,至少现在不会。

    待她一路晃到上下天光,留宿宫中的那十几个采女,已从正殿退了下来。见了江蒲走来,都垂首站定。让她先过去。

    莫说她们还只是无名无份的采女,就是有了敕封,也不过是个不入流的夫人。而江蒲能得陛下亲选院子,她小姑子又是贤妃,就是同皇后也沾着亲,这些采女虽不向江蒲行礼,却不敢不将她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守在殿门外的内侍,陪着笑道:“夫人怎么走了过来,很该坐乘凉轿才是啊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沿着湖边过来,凉快的很!”江蒲一面笑着,一面已进了殿门。

    皇后坐在正殿偏厅的罗汉榻上,徐渐敏并一众宫嫔都陪着,地上还站着个穿了一水浅蓝纱绸袍的采女,梳着双平髻,鬓边只簪着几朵堆纱宫花,低着脑袋看不清容貌。

    女官正回着话,见江蒲进来了,忙停了口。江蒲掩下眸中的纳闷,给皇后、徐妃行礼。

    不等她屈膝,皇后已是一迭声的叫起,又是让坐,又是叫人端冰镇的枸杞银耳羹上来。

    江蒲走了一段路过来,还真是有些渴了,接过来猛喝了两口,还不及说话,就有宫婢报,“冯内侍来了。”

    听得这一句,在坐的几位宫嫔都拿眼睛去剜那名采女,皇后与徐妃互换了记纳罕的眸光,忙叫快请。

    不大会,冯元一挥着拂尘走了进来,“奴婢见过皇后娘娘,徐娘娘玉安,各位娘娘、昭睿夫人安好。”说着,又向皇后道:“陛下着奴婢来和皇后娘娘说一句,昨日着实是朕喝多了唐突,千万莫要为难了颜采女。”

    江蒲听到这会算是明白了,在心底嗤了声,越发瞧不上明泰帝了。肉都在锅里,何至于急成这样,等肉煮熟了再下筷子不行啊!

    他倒是痛快了,可这个采女往后可怎在宫中过下去!照规矩采女没有正式册封前,可还不算是入宫的,无名无份的就和皇帝有了夫妻之实。

    人家不会说皇帝性急,只会觉得她玩手段!这不,在坐的那几个宫嫔,一个个都恨不能用眸光把那姓颜的采女活剐了。

    “陛下到这会也不改散淡的性子。”皇后叹了声,才向冯元一道:“你也是陛下身边的老人了,陛下有时性子上来,你也该劝一劝才是。这事倒是不大,只是于这位妹妹身上总不大好听的。”

    江蒲只顾着打量那名采女,并赏玩各宫嫔眸中的怨愤,全注意冯元一从她身上一掠而过的眸光。

    “奴婢记下了,其实陛下也悔不来呢,一迭声说饮酒误事。”

    “罢了罢了。”凌皇后挥了挥手,叹道:“你且去吧,这里我自有主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奴婢告退。”冯元一临去前,又瞅了江蒲一眼,才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旁人许没看见,凌皇后却是一丝不拉地瞧在眼中,眸底的嫉恨一闪而过,很快便换上了和蔼端庄的笑容,问颜氏采女道:“妹妹别怕。本宫知道陛下总是有些胡闹的,这事总不怪妹妹的。”说着,让人给她搬了绣墩过来,又问叫甚么名字?是谁家的姑娘?今年多大了?

    那颜氏采女原本以为自己大难临头,断没想到陛下竟还特地差了冯内侍过来说项,再加上皇后又这般可亲近人。她知道自己是时来运转了!

    不卑不亢地回话道:“婢妾小名念秋,父亲是泗州刺史,颜效回。今看一十七岁。”

    清清糯糯的声音,听着像是一股清泉在从心头淌过。

    “难怪咱们陛下犯浑,”徐渐敏掩嘴笑道:“光听声音就是个美人了。”

    皇后也笑了起来,“妹妹抬起头来,让咱们瞧瞧。”

    颜念秋应声抬头,江蒲正好看了过去,眸光落在她的面容上登进震怔住了!

    她,她,她,居然与自己有着三二分的相似。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