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241、利用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36:54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“哎哟,天底下竟有这样巧的事!”近半年来,皇后长近了不少,尽管颜念秋的容貌,令她震愕、妒恨、愤恼,可这些情绪她都一丝不露地深藏在心底。端庄的面容上,保持着和蔼的笑容,“倒与素素有着几分相似。”

    之前或者还有几个低等宫妃没看出来,皇后这么一说,众人的眸光不由在她二人面上来回扫视,当着皇后的面,她们不好议论,眸中对二人的轻鄙,直白到毫无遮掩。

    陛下待江蒲的好,宫中上下都看在眼里,之前还能说是因着徐家、姜家的原故。而现下,再说甚么也都是苍白无力的!

    江蒲也渐从适才的震惊、迷糊中回过神来,嘴角虽噙着笑,眸底却是一片冰冷。

    “皇后娘娘,”徐渐敏无视一众宫嫔刀锋似的眸光,转向凌皇后笑道:“陛下巴巴的差冯内侍过来,想是心里极看重的。咱们就给些脸面吧。”

    “话虽是这么说……”凌皇后一面打量着颜念秋,一面蹙了眉道:“只是也不好坏了宫里规矩。”

    徐渐敏摇着牙柄纱地绣梅花石榴团扇给皇后扇凉,“也不坏甚么规矩,采女们入了先选,都是封夫人的。如今宫里人少,娘娘赏她一座主殿就是了。即体贴了陛下的心意,又不坏规矩。”

    “这法子好!”皇后两手拍了一巴掌,赞道。尔后又吩咐老嬷嬷道:“差人回宫说一声。把澄秋宫赶着收拾出来,好让新夫人入住。”

    “婢妾谢皇后娘娘恩典。”颜念秋跪下磕头。

    坐在右首第一把椅子上的张嫔。拿起手边的青釉小钵,抿了一口茶。顺便挡去嘴角的冷笑。

    采女入南苑,皆安排在接秀山房,除了早晚给皇后请安,轻易的不能出入。照常例陛下在册封之前,是不相看采女的。

    颜念秋能在此时得蒙圣宠,一定是有人帮了她一把。而宫中有这个能力的。也就是皇后和徐妃。然到底是谁,一时间还真是说不清呢!

    “妹妹快起来。”皇后伸手虚扶,“事情来的突然,少不得要妹妹在接秀山房再委屈一二日。”说着。又向内侍道:“赶紧去山房那边叫管事的拾收出几间干净屋子,断没有让妹妹再同人挤一间屋子的道理。再去挑几个干净利索的小黄门和宫婢上来。虽说事情突然,可也不能失了大体统。”

    “不然,”张嫔忽地笑道:“让颜妹妹和我挤两日吧,左右我那里空屋子也多。”

    凌皇后瞅向徐渐敏,问道:“妹妹怎么看?”

    徐渐敏微微而笑,“既然张姐姐这么说,就在招凉榭挤一挤吧。”

    皇后笑着向张嫔道:“那说不得要妹妹操心些了。”

    张嫔自是笑着说,不碍的。

    只是其他宫嫔无一看红了眼,一个个暗自生恼。这么个便宜事,怎么就叫张氏抢了去!颜念秋新近得宠,陛下定是要做兴她两日的。旁的不说,至少自己能多见几回圣颜。

    再往远了说,她们都是些低等宫嫔。这一世,想要封妃是不大可能了。而颜氏却是正经采选入宫的,将来不说封妃,嫔总是要封的。不趁她微时交好,将来她发达了。再巴结又顶甚么用!

    可惜啊,这样的好机会却叫张嫔抢了去!

    从皇后那里出来,徐渐敏邀着江蒲一起,江蒲却说想再逛逛,说完,人就走了。徐渐敏看着她的背影,深叹了声,上凉轿回去了。

    回到映水兰香,徐渐敏换过衣服,先去看了女儿,小家伙刚吃饱了,正呼呼大睡。她便走了出来,到临湖小月台的竹榻上歪着。

    “娘娘,”珍格儿端了一水晶盘的冰镇果子上来,先谴退了宫婢和小黄门,才压着声问道:“适才你怎么不说让颜采女住过来呢?凭白地叫偏殿那位拣了巧宗去!”

    “巧宗?!”徐渐敏微合着眼,手里的团扇有一下没一下地扇着,自嘴角泄出一串的笑,“且看是不是吧。退一步说,她这辈子顶了天也就是个嫔了,难道还能凭着这事搏一个妃位?至于颜氏,能走到哪个位置,就看她自己的造化和本事了。就她那副容貌,运用得当,五妃之一也不是难事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珍格儿不平地道,“娘娘何必卖她这个人情,只怕她得意了未必就放娘娘在眼里。”

    徐渐敏挪了挪身子,“就她的容貌,皇后见了就能放过?与其被动把她让到皇后那边,倒不如咱们先用上。至少能让皇后生些疑心。皇后那边靠不着,她也就只能投到咱们这边来了。至于将来得了势,区区一个剌使的女儿,在朝中无权无势,她还能得意到怎样?”

    珍格儿剥了个荔枝递给徐渐敏,“怕就怕她心里没成算,跟着偏殿那位走到一路去。”

    徐渐敏吐了核,“果真如此,就算我眼拙看错了人,也算她白长了那么一副样子……”她话未说完,身后忽传来“啪”地一声。

    主仆俩回头看去,江蒲面色愀然,双眸中带着点点泪光,手中的团扇跌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大嫂,你听我说。”徐渐敏挥退了珍格儿,待要上前解释。江蒲垂着头苦笑出声,“我还以为是皇后,没想到是你!”话说到一半,她抬了盈盈泪眼,唇边的笑意越发地明显,“想来娘娘是早就知道了陛下的心思了,所以才一次次的唤我进宫。倒是我痴心傻意,还真以为娘娘念着甚么姑嫂之情。”言毕,甩开徐渐敏转身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江蒲于男女之事上本就不是那么精明的,在她的印象里明泰帝压根就是把自己当宠物逗着玩。直到上回皇后送梅花那件事后,她才隐约地察觉出不对来。

    好在之后也没再怎么碰上,江蒲也就把那隐隐约约的感觉丢了开来。而今日……

    那个颜念秋,虽然与自己只三两分的相似,可江蒲却再也无法装糊涂下去了。她一个劲的给徐渐敏找借口,说服自己,那个女人不是她安排的。可是老天偏偏和她过不去。

    徐渐敏也急了,赶上前拦了下来,“嫂子,你且先听我说完了,再恼不迟。”

    江蒲虽站住了脚,泪珠子却啪啪地掉了下来,“还有甚么可说的。我拿娘娘当亲妹子看,娘娘又把我当成甚么了?”说着,她逼上前一步,“娘娘莫是忘了,我是你兄长的嫡妻,你的大嫂!”

    徐渐敏闭眼深吸了口气,忍不住问道:“陛下对嫂子有意,又有哪里不好么?嫂子可知道,当日你用过的那块帕子,陛下一直随身带着。能得他如此挂念,于姜、徐两家是大有益处!”

    江蒲哭到微笑,“想来娘娘是忘了,臣妾已是为人妻,为人母多年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嫂……”徐渐敏无力地拉长了声音,“也就是女人傻呼呼地看重甚么情呀爱的,在男人心中,第一打紧的还是前程霸图。所以陛下也只是在心底想想。我甚至觉着,他未必就明白自己想甚么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拉起完全陷入混乱的江蒲的手,“这般利用嫂子是我不对,可是这话,嫂子要我怎么说?难道说,我估摸着陛下待嫂子有意,所以请嫂子多来我宫里坐坐,帮我争一争皇宠么。”

    江蒲默然无言,的确,这不是能喧著于口的事。怪只能怪自己太过迟钝。

    “如今有了颜氏,娘娘就放臣妾回去吧。”说完,她冷冷地挣开徐渐敏的手,转身而去。理智上能理解,可心里还是有怨怪的。

    徐渐敏追上前,“嫂子你怎地这般糊涂。这么一走,宫里要传甚么样子?如今咱们只好当没事一般,混完这段日子也就完了!”

    “那,”江蒲看着自己的脚尖,淡淡地问道:“静之去漠北,是谁的意思?”事到如今,真由不得她不多想。

    徐渐敏格格地笑了起来,“大嫂子,我真没想到你竟也有这般天真的时候!陛下是谁?且慢说他未必知道自己的心意,就是知道了,你以为他会为了个女人做出这样的荒唐事来么?他能为了拉拢、牵扯徐家娶我,自然也就能为了天下大业把你丢到脑后。所以,你莫要想多了。从头至尾,都只是我想靠着你多搏些圣宠。”

    其实江蒲话一出口,就知道自己闹了笑话,听得徐渐敏说,更是微红了脸。自打知道了这件事,她整个人就处在迷迷糊糊之中。

    徐渐敏的利用,众人的轻鄙,还有明泰帝暧昧不明的态度,令江蒲完全困入情绪泥淖。

    而徐渐敏一翻稍嫌刻薄的话,让她完全清醒了过来,“是妾身糊涂了,只是不知道时也就罢了,既然知道了,妾身还是避一避嫌的好。毕竟静之不在家里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她便越过徐渐敏,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嫂子以为大哥不知道么?”徐渐敏冰冷的声音成功地拦住了江蒲。

    “你甚么意思?”江蒲转过头,刹白着脸色,声音抖的厉害。

    徐渐敏扯了扯嘴角,“凭着大哥的心思,要说他一点端倪都没看出来,我是不信的。可是他临走前,可有特别嘱咐过嫂子么?毕竟在男人眼中,有甚么比得上前程要紧?”

    江蒲的脸色慢慢地缓了回来,冲徐渐敏淡淡一笑,“也不是所有男人都如此的!”

    说完,踩着欢快的步子,丢下满是不可置信的徐渐敏,出了映水兰香。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