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242、皇家纨绔子弟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36:58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因为徐渐敏错看了兄长,江蒲迈出映水兰香的步子份外的轻快。丈夫不但没有把自己当棋子来使,甚至几次三番提醒自己,尤其是他临走前,一再说让自己带着两个儿子往金陵去看嫂子。

    见自己倔强固执地不答应,他应该也是很焦急地吧,还硬要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无奈样,也真是为难他了。回忆着丈夫每一个细小的动作、神态,江蒲的嘴角不禁露出甜甜的笑。

    桑珠跟在她身旁,无语的摇头轻叹,自家这位奶奶的脑子跟人家就是不一样!

    主仆俩从船上下来,还不及站稳脚,一个小宫婢就急冲冲地跑了过来,“夫人,快去看看吧,小相公跟几位皇子打了起来!”

    “甚么!”江蒲听了一惊,加快了步子。

    明泰帝与四个庶子,平日里虽不大亲近,可在教育上还是上了心的。即便在南苑避暑,还特别着人收拾出一处书斋让皇子们读书。

    就连年方五岁的四皇子,也是五更即起,至未时方散。文煜跟着母亲住在宫中,本来皇后的意思是让他跟着皇子们一起念书的。

    一则江蒲正给儿子放暑假,二来江蒲可舍不得儿子,跟那些皇子一般强度连轴转的学习。因此宛言谢绝了,皇后虽感奇怪,也没有多说甚么。

    至于服侍他们母子的那些宫婢、内侍,人家母亲摆明了不管。由孩子疯去。他哪里还敢拿规矩劝阻,所以文煜在宫中这些日子。每日领着一班小黄门疯野的不成样子。

    上树摘果子、下河摸藕,采莲蓬。再不然骑着他的小马驹,挽着小弓箭满山地撵兔子,追山獐。才刚养白了些的小脸蛋,又黑得像个庄户家的小子了!

    皇子们老实读书,文煜专职撒疯。按说是碰面都难碰几回,怎么就能打了起来呢!江蒲是怎么也想不通。

    跟着宫婢一路小跑地赶到狮子林。远远地就见乌压压站了一群的人!

    江蒲慢了脚步,问那宫婢道:“皇子们不是在碧桐书斋,怎么跑这边来了?”

    “今朝练悉骑射呢。”

    怪道打了起来,原来是凑到了一处!

    只是文煜总喜欢装个小大人的样子。对皇帝、皇子也有了概念-----看见就跑,跑不掉尽量当自己不存在。

    这架到底是怎么打起来的!

    江蒲心里纳闷着,走了上前,不由得面容一愕,她万没想到,皇帝竟然也在!

    而四位皇子并文煜,一溜地跪在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江蒲睨着眼往小家伙们那里一瞟,除了老四,一个个都是鼻青脸肿,衣袍狼狈的样子。不过就伤势而言,自己儿子显然没有吃大亏。

    所以说啊,学些拳脚,不仅能强身,打起架来也能才挨几个拳头不是!

    这里江蒲还在为自己的教育暗自得意,明泰帝已瞟见了她,“夫人来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圣安。”

    感觉到皇帝投了眸光过来,江蒲飞快的低了头。

    之前听徐渐敏说,江蒲还没甚么感觉。然站在这个英姿雄伟的男子面前。再念及他的心意,江蒲心底不自觉地流露出一丝得意!

    明泰帝敏锐地察觉到她语气时的不同,稍稍错了下神,自然而然地伸手去扶,“夫人请起……”

    不想江蒲却直接避了开来,让皇帝的手僵在了原地。宫婢也好、内侍也罢,都赶低了头错开眸光,冯元一就在皇帝身后,这一幕看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“谢陛下。”江蒲款款站了起身,皇帝也讪讪地收回了手。

    冯元一清了清嗓子,叫小黄门道:“还不赶紧给夫人设个坐,奉茶上来。”

    “快不用了!”江蒲忙止道,有了颜氏的事,自己再这么和皇帝一起坐着,真不知要传出甚么话来了!

    “你的胆子比斗都大!”江蒲走到儿子面前,往他脑门戳了一指甲,“怎么就敢和皇子动手!看我回去怎么罚你!”说着,向明泰帝一福,“犬子莽撞糊涂,还望陛下,宽谅一二。妾身回去定会严加管教!”

    她惟恐儿子吃了亏,所以抢先教训。虽然皇帝未必会怎样,可是后宫嫔妃们,就说不准了!

    早先在皇后那里,她们的眸光和刀子差不多呢!再则说了,那几个皇子不是破了嘴角,就是乌青了眼睛,小脸上五颜六色的。他们娘看了,还不得心疼死啊!

    文煜那臭小子,下手还真够狠的!

    明泰帝也许不大明白自己的心意,可是江蒲刻意的疏远与提防,却让他心底隐隐地生出些不快来。

    当下微冷了脸色,“夫人急甚么,朕的话还没问完呢!”说着,他转向几个小子,厉声问道:“适才老二说,是文煜先动的手?朕再问一遍可是属实?”

    几个皇子讷讷不敢言语,文煜磕头道:“回陛下,的确是小臣动的手!”

    江蒲换了几换脸色,差点冲上去,给他一顿毛栗子!

    明泰帝瞥了眼着急的江蒲,微微露了笑意,“噢?是你先动的手,那可有原故没有?”

    话音才落,皇后领着嫔妃们赶了过来,先向明泰帝行了礼,还没起身其中两个江蒲叫不上名字的媛,抢先红了眼睛。

    张嫔看着自己儿子鼻青脸肿的样子,脸色刹青,只是帝后都在,绝轮不上她开口的。

    皇后端起慈母的样子,微蹙着眉劝道:“陛下,先还宣太医给孩子们看看吧,万一有个好歹怎么办呢?有甚么话过后再问吧。”

    “小孩子打架能有甚么好歹?更何况还是他们三个打人文煜一个!皇后看文煜可有甚么不好么?”皇帝声色俱厉。是真有些恼了。

    适才他刚同几位阁臣商议完漠北的军事,走出来散散心。不想就看见自己的几位皇子和文煜扭打成一团。以多欺少也就罢了,至少说明他兄弟几个还是一条心。可是三个人一起上。却被文煜打得无还手之力,就实在是太难看了!毕竟老大老二比着文煜大着好几岁呢。

    后妃们不知皇帝为何突然动了气,都低了头不敢做声。

    “文煜,你说,为甚么打架?”明泰帝也不搭理她们,径自问道。

    江蒲看着那几位宫嫔的眸光。一颗心差不多都提到了喉咙口,文煜却不卑不亢,条理分明地回道:“小臣从山上下来,见三位皇子追着几个小黄门射箭。小臣本以为是小黄门犯了错事。可问过之后,却不过是皇子们玩笑。小臣上前劝过,皇子们不听,小臣一时急了,才大胆动起了手。”

    明泰帝越听,脸色越是难看,瞪着三个儿子,喝问:“文煜所言可是属实?”

    皇子本来就和父亲不大亲近,这会见父皇动了怒,一个个更是低着头不敢则声。儿子越是怯懦。明泰帝越是作恼。猛地抬了怒眸,喝问负责教皇子们骑射的师傅,“你们说,可有这事?”

    因为骑射危险,所以几位皇子都有专配的师傅。这四人皆是虎贲卫出身,且都是世家子弟。在他们看来,所谓教授骑射,不过是陪皇子们玩耍。毕竟骑射一项,是今上新定的规矩。

    所以当二皇子说射兔子没意思时。他们便想出了那小黄门当活靶子的主意。

    倒不是他们心思有多歹毒,实在是于他们看来,那些做杂役的小黄门和畜牲没甚么两样!

    所以适才皇子和文煜扭打,他们只站在一边冷眼旁观。徐家如今的身份,可不是他们能得罪的,而皇子更不能得罪。本来他们是想着,让文煜吃两记拳头,让皇子们消消气,自己再上前拦劝。

    谁曾想,这个文煜年纪虽小,拳脚倒不弱,几下就占了上风,待他们要上前劝时,偏偏又撞上了陛下。

    听着皇帝的怒声喝问,四人扑通跪了下来,碰头有声,“臣该死!臣该死!臣该死!”

    明泰帝怒极而笑,“好啊,好啊,好啊!朕把皇子交给你们,你们就给朕教出恃强凌弱的纨绔子弟。冯元一!”

    “奴婢在。”

    明泰帝瞪着地上四人,冷声下令,“把他们四个拉出去,杖责四十,贬为庶人!”

    四人一听,吓坏了,“陛下开恩,陛下开恩,陛下开恩啊!”

    冯元一斜眼瞅了瞅皇帝冷怒的脸色,赶紧让随侍的虎贲卫把那四人拖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文煜,你先起来。”明泰帝先放了人,再冷眸扫向自己几位皇子,“说说,是谁的主意?”

    三个年岁大的皇子,都低着头不做声。

    明泰帝看着儿子畏畏缩缩的样子,一股斜火噌噌地蹿上了头顶,手中的盏托往地上一掼,“你们适才打架的气势去哪里了?难道还要朕把那小黄门叫到面前来,跟你们一一对质么!”

    “父皇问你们话倒是说啊!”皇后蹙眉催道,她掌管后宫,自然是不想闹出事来的。

    只是那三个难得见父亲一面的孩子,早被父皇的震怒中破了胆,哪里还说得出话来,一个个都伏在地上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微风掠过,一股臊味钻入众人鼻中,原来是年纪略小的三殿下,被他的父皇吓得溺了。

    儿子这般当众丢人,明泰帝脸上的怒色更添了几分狰狞,“好,好,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陛下,”江蒲在旁边实在是看不过眼了,虽然这几个孩子欠教训。可是身为他们的父亲,把孩子吓是尿裤了,不是更欠教训么,“几位殿下年纪都还小,有甚么话不能好好说么。这会也要晌午了,先让他们吃饭去吧!”

    老三的母亲齐媛,见儿子吓尿了裤子,又是担心又是心疼,只是她和儿子一样,怕明泰帝怕得不行。听了江蒲的话,两眸含泪不住地点头。

    明泰帝瞅着江蒲的怒颜,心里陡然受用了起来,火气顿时消了三分,向四个儿子道:“都给朕去书斋的在太阳地下站着,甚么时候理清楚了,甚么时候来回!”

    言毕,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江蒲还待要说甚么,徐渐敏悄悄地扯了扯衣袖,以眸光劝止。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