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243、慈母的样子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37:3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七月中的晌午,阳光炽然依然。

    四位皇子怯懦地站在太阳底下,汗珠沿着脑门大滴大滴的滚落。皇帝坐在书斋内批阅奏疏,后妃坐在外边,心里焦急却又不敢做声,只是不时地向处张望。

    “去,”终于皇后发话了,“把跟几位殿下的内侍给本宫传进来。”

    崔尚宫毕恭毕敬地走出去,把四位皇子的贴身内侍唤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奴婢叩见皇后娘娘,并诸位娘娘。”

    凌皇后冷眼一睃,“说吧,是哪一个怂勇殿下胡闹的?”

    这四个人贴身照顾皇子的,可以说是又当爹又当妈,虽只是个七品的衔,可平时在宫中,那也是份外尊荣的。这有起自然就有弱了。

    皇子被罚在太阳底下站在,他们早就做好当替罪养的准备了。只是想着让别人出头,所以才拖到了这会。现下皇后开了口,四人换了记眼神,二殿下的内侍,名唤万俟殷者,膝行上前。

    “奴婢该死,求皇后娘娘责罚。”再怎么说,也是自己小主子出的主意,自己不应,又叫谁应来!

    侍立在旁的张嫔,不等皇后开口,先就一耳瓜子扇了过去,指着万俟殷骂道:“你个下做的阉货奸竖,好好的皇子都叫你们带累坏了。这会皇后娘娘不问,你们还待不说呢!”

    张氏气得浑身发抖,不过她气却是,这万俟殷为何要出来应承。照说。应该是老四那边答应才是啊。一来四殿下年纪下,陛下不会如何责罚。二来。如今四殿下养在皇后宫中,可比着他三位兄长尊荣些。

    如今自己这边应了。陛下就算不怪罪,可心里又会怎么想!

    “好了。”凌皇后不轻不重地道:“妹妹消消气,陛下还在里边呢。”她一面说,一面叫了万俟殷道:“自己去陛下那里认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万俟殷磕了个头,抹了嘴角的血沫子,起身往内殿而去。

    皇后叹了声。先向嫔道:“妹妹们且先回去吧,免得人多招陛下心烦。”说着,便拉了徐渐敏进去。

    其他宫嫔是巴不得这一句,应了声。顿时就散了。只有张、齐、卫三人迟迟不肯离去。张氏思来想去,最后求着延福宫总管-----芮则。

    “芮常侍,你就当可怜皇子,去请昭睿夫人过来说说情。她是客人,陛下总要买她几分薄面的。”

    万俟殷进去认罪,张嫔真担心陛下动起怒来,会动板子。而皇后和贤妃,张嫔可不认为她们能劝得住。

    芮则瞅了张氏一眼,冷冷道:“张嫔娘娘,陛下这里动着怒。奴婢怎么敢自作主张。况且……这只怕不合规矩。”

    因着颜氏的事,宫中上下无不对夫人侧目,这会再把夫人搬过来。劝不住,落了颜面。劝得住,那更是要流言四起了。

    再则说了,自己还真找不到帮她的理由!

    张嫔见芮则不应承,也只有咬牙暗恨的份。

    皇后和徐妃进了内殿,见万俟殷还跪在地上。她二人互换了一记眸光,试探着道:“陛下……皇子们年纪都还小。倘或晒坏了可怎样?就是要罚,也换个法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……”明泰帝冰冷的眸光从奏疏上抬了起来,语声冷厉,“你们就弄了个奴婢来糊弄朕么!”

    “臣妾不敢。”二人忙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皇帝从案上下来,冲她两个嚷道:“你们也瞧瞧人家那孩子,年纪也跟老三差不多年纪,却是样样拔尖。就是人品也端正。小小年纪敢做敢当,可咱们那几个呢?有当时就溺的,还有两个出声都不敢出,一样是长于妇人之手,怎么就差了这么多!”

    凌皇后被皇帝最后一句话伤到了心。自从被江蒲提点过,自己是时时以嫡母正室约束着自己。陛下宠幸了哪一位,自己一早上定要送一盅红枣鸡蛋羹过去。就是四位皇子,他们的吃穿用度,也是自己亲自过问。可到头来,自己还是及不上那个女人!

    或者不论自己怎么做,在陛下眼中都不能与江蒲相比。她抬起冷怒的眸光,正要开口,外边内侍急急禀道:“陛下,三殿下和四殿下晕过去了!”

    老四在皇后身边养了小半年,即便谈不上甚么母子之情,可皇后倒是把希望全寄托在他身上的!

    皇后心里清楚,随着采女入宫,圣宠于自己而言只会是越来越远。再则自己年纪渐大,想要养下嫡亲皇子,估计是不大可能了。

    好在皇四子年纪还小,多少能当亲子似依靠。因此,一听得内侍报禀,她登时的凄厉号啕痛哭,“我的儿啊!你这是在遭甚么罪啊!”

    皇后一面哭,一面就爬起身冲了出去,徐渐敏赶紧扶着跟了出去。明泰帝微蹙了眉头,也踱步跟了出去。

    两位皇子已被抬进了殿,刘媛扑在儿子在身,痛哭不止。见皇帝走了出来,勉强忍了泪,站到一旁抽噎。皇后看到老四刹青着小脸,可顾不得皇帝还在身边,扑了上去,儿一声、肉一声的放声痛哭。

    徐渐敏一面劝,一面叫宫婢们去端井水来给皇子抹身子,又吩咐芮则,“你赶紧去请御医来。”

    明秦帝见两个小儿子蔫蔫地晕着,皇后并几位宫嫔又都抹着泪,心底多少有些悔意。然而不绝于耳的哭声,却让他一阵阵不耐。

    “好了。”他冷冷的喝住殿内的哭声,“不过晒了会日头,就这个样子!你们还有脸嚎丧!”

    齐、卫二人是吓的不敢出声,可皇后却抹了泪,发狠道:“陛下,皇儿们虽有错,可也不能这样罚啊!他们年纪都还小,出了事,咱们悔都悔不来的!”

    众人见皇后这般顶撞皇帝,都傻了眼,徐渐敏扶着皇后劝道:“娘娘,先把两位殿下抬回去,着御医看过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皇后一则是恼,二来也是做给陛下看。毕竟四殿下不是她亲生的。如今她这么闹一场,陛下此时或者恼,可是过后未必不觉得她是个慈母。

    徐渐敏念头未息,明泰帝的脸色就缓了三分,“罢了,把万俟殷那个奴才拉出去,杖责四十,打发到杂役司去。老大、老二也都起来吧。今朝且先不罚,过几日围猎,若成绩不好……”说着,皇帝重重地哼了声,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是夜,徐渐敏从皇后那里回来,刚一进门,就有宫婢上来悄声回禀。

    徐渐敏愣了下,才要伸手去挑水晶帘,明泰帝就从里边走了出来,烛火映在他冷俊的面上,有说不出的迫人气势。

    徐渐敏行过礼,起身笑道:“陛下不用担心,两位殿下不过是受了些暑气,过两日就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明泰帝却用一句,隔了十万八千里的话,打断她:“怎么,颜氏竟不在你这里?”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