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244、貌合神离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37:8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徐渐敏从最初的惊骇中回神,没有任何辩解,扑通跪倒,“臣妾死罪。”

    珍格儿和芮则见了这架式,立时把人带了下去,并掩了殿门。

    明泰帝在小榻上坐了,眸色如霜,声音冷厉,“你把朕当傻子么!或者你认为她会站在石榴树下对着几片落红,黯然神伤?”

    徐渐敏背后冷汗直冒,她本以为是天衣无缝,没想到在陛下中却是如此可笑!

    “若真是如此,你未免也太不留心了。”明泰帝坐正了身子,冷肃的神情渐浮出淡淡的温柔,“前些时候的傍晚,朕路过碧山房,正碰见她带着梅官和小乔,拿了把花帚,嘻嘻哈哈地将飘落在石径上的碎红扫到泥地里去。嘴里还吟着甚么,‘落红不是无情物,化作春泥更护花’”说着,又睨了徐渐敏一眼,轻嗤了声,“画虎不成反类犬,你下次还是多用些心吧!”

    胆颤心惊的徐渐敏听了明泰帝的话,渐收了身上了的冷汗,心底说不上是甚么滋味。上半晌的时候,自己和嫂子说,陛下未必明自己的心意。如今看来,却非如此。

    江蒲住的碧山房,虽离码头近,可皇帝从澄心堂回瑶台岛,怎么也不会拐去那边的呀!傍晚时候,陛下居然特地拐过去,更是难的是,他居然能叫出梅官和小乔的名字。

    不要说别的宫嫔,就是她这个宠妃和皇后。她们身边的人,陛下也不能叫出名字来!

    “臣妾知错了!”徐渐敏磕了头。“只是臣妾看那颜氏有几分书卷气,又有些多愁善感。也是合了臣妾的脾性,才出口提点她一二,至于旁的臣妾真的是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徐渐敏深知陛下对嫂子的那份心,不能喧著于口。圆场的话说得分外的顺溜,毕竟,那个颜念秋的的确确是带着几分书卷气。

    徐渐敏的话哄得明泰帝很是受用。伸手扶她起来,拉在身边坐下,“即是你抬举了她,怎么又住去张嫔那里了?”

    “住谁那不一样么。”徐渐敏一面替明泰帝扇着扇子。一面道:“也不过是暂时挤一挤,皇后娘娘已经着人回宫收拾澄秋馆了,虽说是坤淑殿的配殿,到底独门独户的,即不逾矩看着也体面。”

    明泰帝蹙了蹙两道剑眉,扬声叫道:“冯元一。”

    在外边候着的冯元一,应声而入,“奴婢在。”

    “你往皇后那里去说一声,今晚上就算了,明朝还是让颜氏搬过来。张嫔那里。两个公主一位皇子,也够挤的了。再就是张氏到底是个嫔,断没有她挤在西配殿,倒让个夫人住偌大的殿宇。既然澄秋馆收拾出来了,也别空着,正好让张嫔挪过去。”

    冯元一领命而去,徐渐敏还在猜测明泰帝的用心,皇帝握了她的手,微笑着道:“既然是你提点她。就放在你手上吧。只是往后,这种事还是少做的好。”

    皇帝喜怒难定,徐渐敏也不敢再揣度,只柔顺地笑应,“臣妾再不敢了。”

    皇后刚洗漱过,准备睡下。忽听宫婢报说,“冯常侍传圣命来了。”

    她忙披了葡萄紫的纱绸袍子迎了出来,先向冯元一屈膝一礼,算是给皇帝见过礼。冯元一喧罢圣令,再向皇唱诺道:“陛下今朝就歇在徐娘娘那里了,皇后娘娘且歇了吧,奴婢告退了。”

    “常侍走好。”凌皇后微笑着送他出,在冯元一迈出宫门的那一瞬间,凌皇后脸上的笑容,迅速地僵在嘴角!

    看来只要是和那个女人沾了关系的,陛下都是要护着的。徐渐敏布的这步棋,自己都能看破,陛下决不可能不知道。然即便如此,他还是向着徐渐敏,不仅是向着,甚是明摆着帮她了。

    让颜念秋搬去徐渐敏那边,那就是等于说她,是从延福宫出身的。将来就算她的位份比徐渐敏高了,也要给徐渐敏留几分颜面!

    况且,就如今看来,徐渐敏的位份只会升不会降。如此一来,她岂不是多了个有助力的奴婢!

    凌皇后越想越恼,回到房中,一时控制不住。砰地一声响,将案上的重檐楼台式的小座钟扫落在地。

    其他宫婢都不敢上前,惟有崔尚宫上前,“娘娘,您这是何苦呢!”她一面说,一面使眼色让宫婢们将摔散的座钟收拾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崔嬷嬷,我做的还不够么!”凌皇后一开口,眼泪就止不住地往下掉:“我已经不争不吵,不哭不闹了,可是陛下……”皇后哽声无言,捂着脸呜呜细哭。

    当日初嫁之时,夫妻间是何等亲密。那时陛下连郡王都不是,每日闲着无事,便带着自己在京城四处闲逛,或是上铁网山打猎。或是往城外郊游,不然就是陪着自己四处逛瓦肆。

    到底是从何时起,陛下开始冷落自己的?记不清了,真的记不清了。只是夫妻携手同游的景像,现在想来,恍如隔世。

    “娘娘,”崔嬷嬷叹息着劝道:“依老奴看,陛下到底还是敬重娘娘的,宫里的大事小情,大多都由着娘娘做主。陛下就是有别的意思,也都是私底下让内侍过来和娘娘说过,再由娘娘开口发话的。再譬如晌午的时候,娘娘那般冲陛下嚷,陛下不仅没开口斥责,还过来安慰。总算是给足了娘娘面子。天家夫妻,能到这份上也不错了!”

    凌皇后听了,抖出一串苦涩的笑意,“早知如此,我宁愿他只是个闲散宗室。费了那么多心思,到头来,我却是两手空空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。”崔氏稍稍拔高了嗓音,见左右无人,才又低声恶狠狠地道:“那一位只要生不出儿子来,就甚么都是虚的!”

    凌皇后悚然望向崔氏,“嬷嬷的意思是?”旋即又蹙眉道:“倘或叫陛下知道了,可了不得呢!”她可没有忘记,江蒲所说的制衡之道。

    “娘娘贵为国母怎能做那样下做的事。”崔氏凑近皇后耳边,“老奴听说,这届采女中有个叫甄思宜的,几次想巴结讨好的那一位,偏偏那位不领情。”

    “姓甄的?”凌后瞅着崔氏,“是谁家的孩子?”

    “是甄夷简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凌后虽然不大管朝事,可也甄夷简是先帝宠臣,当下摇头道:“那不成,就陛下的心性,早晚容不下他们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正好么!”崔氏凑到她耳边,细细道出锦囊妙计。

    灯光下,凌后的眸中光华闪动,嘴角勾起淡淡的笑。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