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245、奢侈的行帐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37:13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过完了七月半祭拜过祖先,朝中上下便准备往京城东北数百里外的蓟州围场秋狩。自高祖皇帝后,百余年来每至秋日,皇帝都会带着皇族世家子弟,在京城左近打打猎,早出晚归说是秋狩,倒不如说是秋游。

    旧年明泰帝一登基,就下令整理蓟州围场,要恢复高祖皇帝的规制。经过一年多的整修。蓟州围场虽还达不到高祖皇帝时的辉煌,但也似模似样了。

    江蒲本来是准备带了两个儿子回家的,不想皇帝钦点扈从,皇命难违江蒲尽管有千般不愿,也只能应下了,随着圣驾一路颠簸地往蓟州进发。

    蓟州地处北彊,又离京城较远。因此自高祖皇帝没后,是备受冷落。到如今明泰帝再次驾临,蓟州府上下官员那是整整激动了一年半啊!

    他们在蓟州府外五十里处,就设了皇帐迎接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走了?”

    江蒲坐在朱轮华盖大车里逗文仲,车子却忽然停了下来。梅官挑了车帘,往前探头一张望,缩回来道:“好似有人来接了。”

    江蒲就跟在徐渐敏翠盖八宝车后,她后边是几位宫嫔,一十八位采女紧随其后,然后再是各宫跟着的嬷嬷、宫婢,再往后是小黄门。

    皇室排完了,再是扈从官员照品级排下去。最后才是压队的虎贲卫。

    所以,这么算下来,江蒲绝对绝对算是在队伍的前头!

    “就来接了?”江蒲纳闷着放下儿子。探了半个身子出去,隔着车马。隐隐约约地看到地上跪了人,又有时断时续的激动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她正引颈张望。不妨从前头跑来个小内侍,“陛下,请夫人下轿,到前头皇帐里歇一歇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小大人了。”江蒲微笑着谢过,抱了小儿子下车,又招呼文煜从马背上下来。拿帕子替他抹过汗,轻嗔道:“叫你坐在车又不坐,这倒好一头的汗。”

    文煜拿袖子抹了抹,咧了嘴灿烂地笑道:“不碍的。”

    这一回出来。两个娘奶都留在了家里。就是桑珠,因江蒲不放心,也留她守家了。跟着出门的,除了梅官、二乔,再就胡不归几个人。

    而自打上了路,文煜死活就不肯坐在车,一直都跟着胡不归他们骑马。江蒲也管不了他,只能叫胡不归看牢些。好在文煜也不瞎跑,就骑着马跟在江蒲的车边。

    “姐姐,快来!”她这里正说儿子。秦秋韵从前跑了来,“那些地方官真是有心,巴巴地设了皇帐,备了酒水点心。虽看着粗糙,也算是份心意了。”

    恒王的车驾,紧跟在明泰帝之后,秦秋韵为人本就有些腼腆,而刘文远又在老远的后头,恒王又要陪在皇帝身边。因此车一停下来。她就跑过来江蒲。

    江蒲往前瞅了瞅,掠过一抹笑,秦秋韵心地单纯,只当人家热情。恐怕在皇帝眼中,却是另一番滋味了。只是走了没两步,江蒲怀中的文仲就闹着要下地了。

    这两小子,都像患了多动症似的,一刻都不肯消停。

    “梅官,把带子拿来。”江蒲放下文仲,让大儿子扶着, 她自己则从梅官手里接过一根锦带,其实就是照着前世牵大型犬的牵引带做的,给文仲一套,溜狗似的往前走。

    “我的嫂子,你又溜文仲了呀。”徐渐敏刚下了车,见她走了,忍不住掩嘴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江蒲白眼一翻,“没办法,他喜欢被人溜。”话音才落,文仲那小子,张着双臂调戏皇后,“漂漂,抱……”

    凌皇后一身华服,在日头下一晃,光华夺目,仿若一颗巨大的宝石。也难怪“好美色”的文仲一眼相中了她!

    “仲小子,”凌皇后尽管记恨着江蒲妯娌俩,对文仲这个又可爱,又愿意亲近自己的孩子,还是有几分真心喜欢的,“到这里来。”

    皇后一招呼,文仲更奋力地迈起了他的小短腿,无奈江蒲恶作剧地不撒手,和秦秋韵、徐渐敏两个看他逗乐!

    “没见过你这样的娘!”皇后看不过眼,走过来抱起了文仲,横了江蒲一眼,“你自己看看,可有半点做娘的样子!”

    皇后一句话,招起了先前的怨怼,看江蒲的眸光多少带着着怨恼。可在旁人眼中,却亲近的意思。若非相熟,皇后又怎会在人前轻责于她呢!

    江蒲微笑着,低头不语,随众人往行帐而去。拐过车马,江蒲猛然一震,她本以为所谓的行帐,了不起就是个大点的帐篷,奢侈点也就是多几顶!

    可眼前这是甚么景像,望不到边的空地上,扎满了帐篷!若不说,她还以为回到漠北的草场了呢!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秦秋韵挽着江蒲的手,啧舌道:“这也太过了吧!”

    徐渐敏则微蹙了眉头不做声,陛下的圣意她虽总是拿不准,可这样的铺张,蓟州府的官员倒霉是一定的了。

    “妾身恭请皇后娘娘万福金安,贤妃娘娘玉体安康。”蓟州府的官眷乌压压地跪了一地,虽然没有抬头,可都瞟见了她怀里那个孩子了。

    拒她们所知,陛下最小的皇子也都五六岁了,那么这个牙牙学语,跟皇后极亲近的小家伙,又是谁呢?

    众人正疑惑着,皇后已将文仲交给了崔嬷嬷。满脸堆笑地道:“诸侠夫人快请起吧,咱们出趟门,着实是劳烦诸位了。”

    “皇后哪里话来,妾身们能得见天颜,拜见皇后并诸位娘娘,那是几世修来的福气。”

    众官眷一面奉承,一面簇拥着众人走在红锦上,往行帐而去。

    江蒲和秦秋韵跟着皇后,徐渐敏进了主帐旁边的大帐,其余人等,则引去了别的帐篷。

    一个四十来往,穿着正四品诰命朝服的妇人,走上前行礼道:“正四品诰命,俞卫氏拜见皇后娘娘,贤妃娘娘。”

    这一路走来,江蒲也知道蓟州府府台姓俞,看来这个俞卫氏,就是他的妻子了。

    “俞夫人快快请起。”皇后伸手虚扶,笑容和蔼。

    卫氏谢了恩站了起来,便有小丫头端了茶点进来,卫氏亲自捧了,小心翼翼地奉上,“咱们这个僻陋地方,没甚么好东西,还请皇后和贤妃娘娘千万莫要嫌弃。”

    “夫人快别如此。”皇后客套道,又再三让她坐了,说了两句闲话,便有蓟州府有头面的女眷进来拜见。

    皇后自是有准备的,虽不是甚么厚礼,一人一个内造的荷包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在江蒲晕乎乎想打盹的时候,见面礼总算是行过了。江蒲睁眼一瞅,好么偌大的帐篷,坐了一圈的人,还不算那些站着的姑娘家!

    难得的是,这么些女人竟然悄静一片,只有皇后和贤妃偶尔发出一两阵不高不低的笑声。

    就当帐内笑语晏晏之时,忽有几个装束齐整的虎贲卫,阴沉着脸,大步走进来!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