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247、烤玉米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37:22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明泰帝拿了根苞米在手上,纳闷地道,“这东西不是饲料么,怎么人也可以吃!”

    江蒲听了直翻白眼,本以为他还算是个明君,没想到居然也会有这么幼稚的问题。尽管她不知道这个时代为甚么会有玉玉,可她记忆里还是有很多漠北百姓拿这个当粮食的!

    “当然能吃啦!”文煜可不懂甚么含蓄,直接地道:“娘亲说,漠北穷一些的百姓多拿这个当粮食吃呢。”

    小乔也撇着嘴,小声地和文煜道:“不要说百姓了,就是咱们将军行军时,也一样啃这个呢,又能喂马,又能吃饭肚子。省了一拨粮草呢。”

    尽管小乔的声音压得很低,可明泰帝还是听了一清二楚。其实这也不能怪他,他自小长在禁宫,虽受冷待衣食是无忧的。及至离宫开府,就更不可能吃那种粗粮了。

    在豫章时候他贵为郡王,这东西他看都看不见!

    这会听了小乔的话,他讪讪地摸了摸鼻子,飞快地转了话题,“不是说烤着吃么,走走走,朕还从没见过呢。”说着拉了文煜的手,又吩咐冯元一再拿些野味来。

    江蒲落在众人后头,看着明泰帝牵着文煜,高兴的样子,忽然笑了起来。摸着戴在手腕上的珍珠链子,自己真是个傻子。还自以为精明。男女之间从来就很难甚么单纯的友谊。

    皇帝如此,赵元胤又何曾不是如此!

    江蒲恋恋不舍地将珍手串褪了下来。戴了那么久,手上空空的还真是不习惯。

    明泰帝不知从哪里拿了根五杆来。坐在湖边上垂钓,那些内侍和虎贲卫尽职地守在他身边。结果他却赶人道:““赶紧捡柴去啊,守着我做甚么!”

    文煜听说,爬起来就要跟着去,却被皇帝拦道:“你做甚么去,仔细等会割伤了手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儿子可没那么娇贵。”江蒲溜着小儿子走过来,横了皇帝一眼。向文煜道:“帮忙去,你不是有小弓箭的么,最好打只小山獐回来。不然……”说着,她瞥了眼明泰帝。语气调侃地道:“可不够吃的。”

    明泰帝叹道:“朕这里不钓着鱼么,怎么就么小气呢。

    江蒲淡淡一笑没有做声,自去逗小儿子玩,顺带帮着一起搭火架子。

    “素素,你这又是甚么新花样啊!”

    微风吹来熟悉地欢笑声,明泰帝微一凝眸,回头看去,皇后带了一串的人走了来。

    冯元一小心翼翼地瞅了眼皇帝,他略微苦涩地挑了挑嘴角,旋即笑道:“徐夫人真真是会沾便宜。朕不过是看文煜玩得有意思,便说钓两条鱼来烤着吃,也就图个新鲜,她自己来蹭光也就算了,还叫上这么些姐姐妹妹。”

    宫嫔们满腔的妒意,被皇帝一句话说得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素素会玩。哪里像咱们,成日里就只守着那点地方,听几出唱烂的戏,吃那些腻死人的糕点。”

    皇后虽然笑厣如花。可心却像落进了冰窟窿一样,冷到发疼。 她与皇帝夫妻十多年,丈夫的性情她多少还是知道的。亲自钓鱼来烤,就是他们亲婚的时候,他也不曾有这样的兴致。更不要说,他的脸上柔暖的神情。

    是的,就算适才她只看到丈夫的背影,依然能感觉到那淡淡的欢喜和温柔,那是他从未在自己面前流露过的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么,我打小长在漠北,规矩是不大知道的。可怎么疯玩那是一清二楚的。不过,还是先叫人冲些蜂蜜水来的不好,不然可受不住这样的火气。”

    江蒲也郁闷,她本来是躲开人,和儿子自在玩一玩。结果,还得自己把人给请了来。这叫甚么事么!

    “素姐姐,那黄黄的是甚么呀?闻着怪香的。”

    因为苞米难烤,所以火一升起来,二乔就拿峨嵋刺穿了,架在火上烤了。只是秦秋韵这个千金小姐,可真是从没见过玉米!

    “那是喂马喂骡子的苞谷,不过穷人家也拿它粮食。”

    江蒲没想到还有人知道玉米,惊诧地抬眸看去,却是面容淡漠的颜念秋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,娘娘也知道苞谷。”江蒲只顾着惊讶,没留意明泰帝也和她一般震惊。

    自己因何得宠,颜念秋心知肚明。因此,她对江蒲有说不出的感觉,说是感谢却带着嫉恨。

    采女们嫉妒她抢先受宠,宫嫔们眼红她得陛下偏爱。可谁又知道那一晚,于她只是酷刑。甚至,陛下起身时,对着赤裸的她丢下一句,以后少做无谓的事,只会让朕觉得恶心!

    那个高高在上的男子,抱着她做了一场梦,醒来后,错的只能她!

    之前,每当自己见到江蒲,只要可以她都视若无睹,好在她身份低微,也实在是难见几回。

    所以,今朝倒算是两人头一回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小时候家里境况不是太好,倒也吃过一段日子的苞谷。”颜念秋低下头,避开江蒲热烈的眸光。

    “畜生吃的,人也能吃么?”适才田围着颜念秋的那几个采女,小声的嘀咕着,话里话外都是冲颜念秋去。

    江蒲一则是看不惯她们,二来也是觉得她们无知。从火架上拿起一根烤得喷香的玉米,递给秦秋韵,“别看这东西烂贱好长,却是好东西,似你这般肠胃弱的,更应该吃一些。”

    秦秋韵对江蒲的话,那是决无疑虑的,接过来不顾形象的咬了一口,眸子放光地道:“真的很香啊,还淡淡的甜。”

    江蒲柔柔地笑了笑,“下回我给你做玉米饼,我包管你吃上一段日子,身子比以前好许多!”说着,自己也拿了一根,两人互相着啃玉米。

    皇后和采女站在一旁没去拿,脸上露着淡淡的鄙夷,心里想着,这位昭睿夫人还真是打漠北来的,这么些年了,还改不了粗鄙的习性。

    就算那东西人能吃,可也是穷苦人家吃的,她怎么竟弄到禁苑中来了。

    徐渐敏走上前,拿了根,先放到鼻子前闻了闻,“倒是怪香的,只你们也不怕脏。吃得也难看啊!”说着,交给珍格儿,“去剥了下来,用碗盛了……”

    江蒲赶紧抢了过来,“你不吃就算了,别糟贱我的东西。这个就是要啃着才香甜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许久没吃过苞谷了,倒是有些怀念。”颜念秋说着,从江蒲手里拿了过来。

    皇后一群人鄙着眼,文煜倒是拧只小小的野兔子跑了过来,见火架上没剩两根了,连礼都不行了,赶紧抢了一根在手上,嘴里还报怨道:“娘亲,你怎么不给我留一留啊!”

    文仲看人吃东西,早急得不行了,依依啊啊的表示不满,江蒲把自己手上递给他啃,小家伙年纪小,力气倒不小,抱着母亲的手,啃得那叫个用力。

    江蒲拿着玉米,手都酸了,又听大儿子报怨,自是没好气地道:“架上不是还有么!”

    她话音未落,明泰帝走了过来,瞅着架上光秃秃地只剩一根了,故意沉下脸道:“你们也太客气了吧!”

    冯元一忍了忍笑,打发身边的小黄门:“赶紧再去拿一些来,没见都吃得香甜么!”

    小黄门应声一溜跑去,后宫们听了皇帝的话,心里不知有多泛酸,因此她们冷着脸,轻嗤着声。

    惟独皇后笑着上前,“陛下这根大,倒分些给臣妾和徐妹妹尝尝吧。”

    一时间,张嫔更是恼了脸色,皇后还真是换了副心肝了!倒是会讨好卖乖。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