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248、漠北大将军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37:27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起更时分,江蒲和文仲母子俩洗漱过后,各自穿着贴身小袄,在填漆小床上聊谁也不懂的天。文煜刚洗漱过,散着鹅黄色的单衣,抱着几件衣服,趿着小拖鞋噼里啪拉的跑进来,将几身胡服抖江蒲面前。

    “娘亲,你说我明朝穿哪一身好呢?”

    明日就是行围狩猎,文煜这小子也淡定不了。

    江蒲瞅了瞅两套胡服,一件是青绸平金镶冰裂纹的圆领袍,另一件则是宝蓝漳绒缂丝暗花左衽袍。她还在思量,梅官拿了件袍子追进来道:“我的小相公,你也把外袍披再走呀,这里可不经京里,外头凉着呢……”

    母子俩直接忽略梅官,江蒲指着左衽袍道:“你穿了这件看看。”

    文煜二话不说,套了起来,系了腰带,转了个圈。

    江蒲横竖看了两眼,又道:“换一件试试。”

    “奶奶!”梅官跺脚道:“你就不怕小相公冻着呀!”

    江蒲无所谓地摆摆手,“不打紧的,他的小身板好着呢!再说了冻冻更健康。”

    梅官撇了瞥嘴,不说话,反正奶奶的教养方式,从来就跟人不一样!

    就拿穿衣这件事来说,基本上只要小相公不说添衣服,奶奶是不会主动给他添的。有时赵嫂子看着心疼,给小相公多穿了两件,奶奶还要把他维给扒下来。

    起先还以为奶奶是往孩子身上撒气。可不得说,两位小相公的身子都结实的很!

    不像后院那孩子。天气一转凉,里里外外又是丝棉袄。又是狐裘氅衣,穿的倒是不少,可总是要病。天冷些就伤风,热些又中了暑气。亏得是在府里,奶奶也不留难她们母子,生了病总在第一时间请大夫。吃药也舍得钱!

    这要搁寻常人家,早把小命给折腾掉了。

    文煜这会已穿好了圆领袍,问着母亲道:“娘亲,哪件更好呢!”

    江蒲摸着下巴。“圆领的更显挺拔,可左衽的颜色更好,衬得人脸色更好看些。”

    文煜的小眉头,忧郁地蹙了起来,“那到底穿哪件啊!”

    “这样好了,”江蒲出主意道:“咱们上半晌穿圆领的,后半晌穿左衽的!”

    梅官扑哧一声笑没忍住,文煜急了脸,“娘亲又拿我取笑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我们文煜又被娘亲欺负了么?”

    屋里几个听到这个声音,都僵住了。最先反应过来的是江蒲,她丢下小儿子,连拖鞋都来不及趿,赤着脚就冲了出去!

    帘外,徐渐清微笑地站着,清朗的面容上有些许的疲惫。冲到丈夫面前的江蒲,猛然收了脚步,眼眸直直地勾着他。心尖因着想念微微泛痛,人近在咫尺。思念却更回泛滥。最终她一步再迈不出去,只微红着脸,淡淡地笑道:“你怎么会来?”

    “陛下行围,漠北军近在咫尺,元胤自然是要来晋见的。顺带着也让朝臣们见识见识,元胤手中的漠北军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江蒲才挪了小半步,文煜那个没眼力介的小灯泡飞快地冲了出来,扑在徐渐清怀里,“爹,文煜想死你了!”

    江蒲站在一旁,冲儿子呲了呲牙。先掉头吩咐梅官去弄出热汤面来。尔后再赶文煜道:“你不明朝不是要早起么,还去睡!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!”文煜一点自觉都没有,拉着父亲就是不撒手,“我好久没见爹了,我要和爹爹说说话!”

    江蒲冲他抡了抡拳头,直恨不能把这个电灯泡给一脚踹出去。

    “好了。”徐渐清一把握住妻子的小拳头,“你这个做娘的,还跟儿子一般见识。”说着,他一手牵了儿子,一手牵着妻子进了内室。

    两个小子缠着父亲叽哩呱拉,文仲话虽说不清楚,可他的行动却比他娘直接多了,直接抱了他爹一阵涂口水。江蒲在旁边看得那叫窝火啊,恨不能一手一个,把这两小子给丢出去!

    “抹把脸吧!”江蒲将拧好的巾子替给徐渐清,酸溜溜地道:“那么满脸的口水,你也不嫌恶心!”

    徐渐清笑了笑,故意气她,“那么久没见儿子,自然连口水都是香的。”

    江蒲接过巾子,拿眼死命一横徐渐清,用酸得让他心里甜甜的语气道:“是啊,你是有子万事足!”

    “奶奶,汤面来了。”

    梅官端了碗热腾腾的羊肉汤面进来,徐渐清只好把伸到一半的手给缩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先吃饭吧。”江蒲嘟着嘴,又吩咐梅官让下边再烧些热水来。

    徐渐清拍拍长子的脑袋,“听说你跟陛下夸了海口,明朝能拿头名?”

    “不是夸口。”小家伙很自信地道:“我肯定能拿头名的!”

    “那还不睡去,”徐渐清不露痕迹地赶人,“明朝我可等着看儿子拿头名呢!”

    “一定不会让父失望的!”得到父亲的肯定,小家伙信心满满地挺了挺胸脯,抱了胡服,一溜小跑地回自己屋去了。

    徐渐清也不知是饿还是别的原故,三下五除二就把羊肉汤面给倒了下去。正好,小乔来抱文促,顺带着就把碗箸收拾了出去,夫妻俩这才有了二人空间。

    “你浑蛋,”江蒲一开口,先就把眼睛红了,“离开这么久,连封信都不写,要回来也不先告诉我一声!”

    徐渐清从后边圈住妻子,在她耳边柔柔微笑,“我不是想给你个惊喜么。至于说写信,实在是不方便。“

    “甚么不方便。”江蒲不依道:“离着京城也不是很远,我看你就是心里没我……”她越说越委屈。眼泪哗哗地往下掉。

    “说甚么傻话呢。”徐渐清扳过江蒲的肩膀,心疼地替她拭去泪珠。“我是真的不好写。”说着又逗她道:“明朝行围,人可多了。你把眼睛哭肿了,可怎么见人!”

    江蒲只是太久没见到丈夫,才会流露出小女儿的情态,撒个小娇,听徐渐清再三这么说,也就不多追问了。靠在他的肩膀上。“那你是和咱们一起回京么?”

    徐渐清与她十指交握,过了许久才道:“不,漠北的事还没完,等行围结束我还要回去。差不多要年底才能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甚么!”江蒲一双泪眸里,有说不出的委屈。

    徐渐清却笑笑道:“你放心,我会给你写信的,一日一封好不好!”

    挽留的话在喉咙里转了几转,最终咬着嘴唇咽了下去,“也不用你一日一封,只是记得往家里报个平安,免得我挂心就好了。”、

    看江蒲这样,徐渐清心里也酸酸的,强笑道:“我能在这里住好几日呢。指不定你回到家没两日,我就到了呢,介时就你可别怨我没写信呀!”

    夫妻俩说着话,梅官在外禀道:“奶奶,水烧好了。”

    江蒲一面抹眼泪,一面起身道:“送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梅官送水进来,连眸子都没挹,迅速地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看人退了出去,江蒲才道:“你先去洗。我去铺床……”话没说完,却被徐渐清拉住了手腕,不用说甚么,他的略微带笑的深切眸光,就让江蒲泛红了脸。

    晨光初绽,草场上已列满了束甲的将士,号角声震,鼓声如雷。明泰帝珊珊来迟,紧随他身后的是赵元胤。

    许久未见,江蒲险些认不出他来了。一身乌金重甲,茶色袍袖用乌油油的护腕束了起来。原本俊逸出尘的脸庞,如今晒成了小麦色,却更显得鬓若刀裁,剑眉星目。

    之前,他的俊美多少带些阴柔,而如今,一股阳刚之气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“元胤真变了大样,这要一回京,还不把京里那些小姑娘给迷疯了。”凌皇后如长嫂一般,毫不不避嫌地拉着他一通打量。

    赵元胤沉稳地笑了笑,明泰帝道:“朕这里才挑了十来位采女,有看上眼的,就追去做大将军夫人。”

    明泰帝玩笑似的说着,皇后和徐渐清倒没甚么,可其他人那是满脸震惊。

    留宿宫中的采女,基本等于是陛下的人了。外臣若敢唐冒犯,可是要以欺君这罪论刑。可陛下却让赵元胤在那些采女中挑媳妇,这这这……是甚么情况呀!

    莫说朝臣睁突了眼,就连江蒲也张了小嘴。这两人比亲兄弟还好啊!

    “陛下私底下取笑微臣也就罢了。当着那么些大人,怎么也这般说笑。”赵元胤淡淡地说道,眸光仿似不经意地向江蒲投去一瞥。

    江蒲狼狈地低了头,可赵元胤眸中那一抹深沉,她到底没有避过去。若不是自己太过糊涂,和他,也不至于尴尬到这个地步。

    “这倒不是说笑。”皇后上前了步,挡去赵元胤的眸光,“徐妹妹也从采女里挑了个姑娘,准备她兄弟过了孝期就说请亲去。元胤你年纪也不小,这事要拖到几时?头先几年还说自己不够安定,如今也是漠北大将军了,人才品性都是一流的。你就是瞅不上那上采女,凭是宗室还世族大家的姑娘,你和我说,断能说来的。”

    一帮大臣和宫嫔采女,听得那叫一个心颤肝抖啊。原先一直以为,徐渐清很得圣宠,然和漠北大将军一比,真是一个天一个地啊!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。”明泰帝道:“你说起来就没完了,也不看是说这个的时候么!”言毕,带着赵元胤走上高高的御台,睥睨着脚下的土地。尔后转向赵元胤道:“大将军,把你的漠北铁骑带出来,让朕开开眼吧!”

    赵元胤拱手道:“未将领命。”说罢,锵地声拔出腰间的配刀,台下一名军士,扬起长长的号角,雄浑的号角声登时响彻大地。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