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250、母困子危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37:37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孩子们入林狩猎,自有虎贲卫随后保护。帝后只管带了朝臣和女眷,往大帐赏看歌舞,静候佳音即可。

    大帐是仿肃慎金帐而建,用牦牛的细毛毡做围帐,地上铺着雪白柔软的羊皮毛,帐内的橼柱皆涂金为饰,纹以龙凤。顶毡上还垂下流苏,坠以各色宝石。

    帐篷再怎么富丽,总比不过宫殿。最令江蒲震撼的是在大帐的面积。之前她以为蓟州城外接驾用的行帐,能容纳下二三十人,已经是很大很大了。

    而如今的大帐,坐下了多少人江蒲是不大清楚。但她算了算橼柱,竟有十八个之多,约摸一算,这座大帐少说有八百平米!

    天啊,江蒲心里叫着天,不禁咽了咽口水。大家还费那些事建房子做甚么!宫里前三殿,她是没有去过啦。但是皇后坤淑殿的主殿,她是见过的,坐上二十来号人,也就显得拥挤了,还不如这顶帐逢来得气派!

    “你又在想甚么呢?”徐渐清的手在案几下边捏了捏妻子,“皇后娘娘和你说话呢!”

    “说甚么!”江蒲一时没回过神,抬了眼眸直直地往上首看去。

    徐渐敏忙替自家嫂子兜场子:“臣妾这嫂子,两个孩子看得比天都大,文煜不在身边魂都没了。”说着转向江蒲道:“皇后娘娘赞着歌舞好,问嫂子可有甚么新奇的句子。“

    江蒲偷眼扫去发现。帐内女眷的眸光,多落在自己身上。宫嫔们更是眸带得意。就得等着她做不出来,丢人现眼!

    皇后却是笑得和蔼。“我还不晓道素素么。她呀,就是个糊涂性子,不过才情却是一顶一的好!”

    坐侧边的张嫔顺着笑道:“皇后娘娘这话很是。”尔后转眸看向江蒲:“还望夫人看在陛下的面上,赏咱们两句好诗吧,莫似旧年在恒王府打发仕子那般,打发咱们。”

    皇后、宫嫔甜美的笑脸。落在江蒲眸中,只有恶毒二字。她们是打定了主意要自己出丑。

    “她还会做诗!”最先救场的是赵元胤,他好似喝得半醉,冲江蒲斜眄了去。“她都跟个野小子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徐渐清也道:“是啊,皇后娘娘就饶过拙荆吧,别人说拙荆是自谦,在微臣这里倒是实话。”

    皇后眼眸一横,指着他俩个道:“你们啊,睁着眼睛说瞎话,我知道你们啊,巴不得女人无才无识的才好。素素,你可要替咱们争口气!”

    江蒲还是沉默着,在旁人眼中。她是持宠生骄,不把皇后放在眼里。可只有江蒲自己知道,娘滴,我是真的不会啊!

    就在皇后又要开口之即,明泰帝搁了手中的杯盏,“皇后,徐夫人性情恬淡不喜张扬,何苦逼她人前献艺呢。”

    皇帝的语气不轻不重,且还带着三分戏谑。可是其中的不悦,是人都听出来了。

    凌皇后的手缩在案下,紧紧地攥成拳,尖尖的指甲扎入细嫩的掌心,痛得她微微抽搐,端庄的面容上却还端着笑,“瞧我,跟素素熟惯了,就想着替她争面子,倒忘了她的性情了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娘娘和陛下不嫌弃,臣妾倒有一首七绝。”颜念秋离席起身,微微而笑。

    有台阶皇后自然是赶紧地下了,“是么,我倒不知道妹妹也能诗的,赶紧念来听听,也叫咱们开开眼。”

    “臣妾领命。”颜念秋微微一福,轻启朱唇,转身看柔声念道:“罗袖动香香不已,红蕖袅袅秋烟里。轻云岭上乍风摇,嫩柳池边初拂水。”

    颜念秋语声才落,明泰帝一个有力地“好”字在帐中回响,“没想到啊,朕的后宫竟也有才女!”

    “是啊,”皇后也跟着道,“真没想到颜妹妹竟有这样的才学!”

    对颜念秋,凌皇后倒真是存了一二分有感激,尽管她这么做是为了讨好皇帝,可到底帮自己解了围!

    有人欢喜便有人忧,张嫔不用说是头一个,那些陪于末坐的采女,一个个更是红了眼!

    颜念秋,又叫她在陛下面前了露了脸!

    丝竹声中,不知不觉日已近午,外出打猎的少年陆续回来,大多数空手而回不算,下了马连站都站不稳了。在此情况下,两位皇子的成绩也算是傲人了,大殿下猎也一头山獐,二皇子手里也提了三四只兔子。

    朝臣的逢迎称赞之声不绝,明泰帝面上却不见喜怒,只问:“徐小相公呢?”

    一名虎贲卫的偏将,上前拱手道:“徐小相公说没甚么可猎的,带着人往林子深处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混帐!”不等偏将说完,明泰帝一脚踹了过去,“朕让你们去做甚么的!劝都不会劝么!他若有个闪失,朕要了你的脑袋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。”此时皇后不好劝,徐渐敏上前道:“不用担心的,煜小子成日里四处疯野,摔摔打打的都不当回事,身子骨好着呢。况且他身边也有人跟着,出不了大事的。”

    明泰帝龙目怒瞪,冲刚回来的虎贲卫吼道:“你们还在呆着做甚么,赶紧去找啊!”

    赵元胤瞥了眼江蒲,亦道:“陛下,臣也带人去找找吧。”

    明泰帝挥了挥手,“多带人去吧。林子深处可是有狼的!”

    赵元胤领命,带了十余名漠北将士,策马而去。

    江蒲原本还觉得他们小题大做,文煜跑出去玩,比这时间长的多了去了,何至于这般担心了。然当她听到林子里有狼时,两腿一软,险些没摔了。

    徐渐清扶着她,素来冷静的脸上难免有些担忧,可还是安抚着妻子道:“没事的,你不是老说要相信孩子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我没让人相信几岁的孩子能狼口逃生啊!”江蒲说着话,眼泪就止不住地往下掉。

    徐渐敏、秦秋韵听说有狼,也都担心了起来。秦秋韵更是走到江蒲身旁,虽没说甚么开导的话,却紧紧绵握住她另一只手。

    徐渐清尽管心慌,也只能安慰道:“没事的,你别自己吓自己,不是还有虎贲卫跟着么!”既是说给江蒲听,同时也是安慰自己!

    “吉人自有天相!”皇后也跟着劝慰,“再则我看文煜平时也是机灵,定不会出甚么事的。”

    文煜活泼可爱,凌皇后多少还是有些喜欢的。然而皇帝适才那般护着江蒲,令她满心里全是妒忌。这会见江蒲急成这样,心底难免恶毒的期盼,文煜回不来,或者让人抬回支离破碎的尸体!她的很想见见,江蒲崩溃的样子!

    时间随着渐斜的日影一点点地溜走,江蒲夫妇面上的担忧越来越浓重,明泰帝的打转的脚步也越来越焦躁,且不时地差人去看,可回来都说不见人影!

    皇帝都没有吃饭,众人谁敢说肚子饿,个个都乖乖地在大帐里陪着饿肚子。

    眼见得天色渐色,江蒲已是憔悴得吓人,整个人失了魂似的,只坐在那里静静地掉眼泪。

    徐渐敏和秦秋韵陪在她身边,再说不出半个字来,只陪着抹泪,两人的眸子又红又肿,跟核桃似的。

    终于,一个小黄门冲了进来,扑在地上,气喘喘吁吁地禀道:“陛下,陛下,回,回,回来了!”

    ps:谢谢kolinglan,平安梅同学的粉红!求看书的亲,给小樗留张粉红吧!

    至于那首诗,是大名鼎鼎的杨贵妃,写来送给一个名叫张云蓉的婢女的!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