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251、爱之深责之切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37:41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不等小黄门的话说完,明泰帝便大踏步地赶了出去,其余人自是忙跟着一起赶出了帐门。偏偏江蒲一动不动地坐着,两只手越发地冰冷。

    徐渐清叹了一声,握了她的手,道:“看看去吧,真有甚么祸事,躲也躲不过去啊!”

    江蒲抬了红肿的双眼看向徐渐清,刹白的嘴唇微微地发颤,哑着嗓子唤了声:“静之。“

    “没事的。”徐渐清柔声安慰,牵了妻子的手,迈着千斤重的步子出了帐门。

    夫妻二人胆怯地站在众人身后,眸光投得老远,既焦灼又害怕。不大一会,震天的马蹄声自远处传来,远远的看见一道小小的身影,带着大队人马,朝大帐飞驰而来。

    众人都松了口气,他们倒不是关心文煜,只是怕龙颜大怒之下,会殃及池鱼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。“明泰帝冷肃的面上终于有了笑容,“还真是野得可以,倒叫咱们白操心一场!”

    宫嫔们听在耳里,心中是五味杂陈。本以为说陛下喜欢徐家两个孩子,是为了抬举徐渐清。可依今日的情形看来,陛下对徐文煜的担心那是货真价实,不掺半点虚假的。

    宫里的几位皇子,可是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待遇啊!

    徐文煜驰马到了近前,幽黑的小脸上绽着夏花般灿烂的笑容,他甩蹬下马,仰着小脸,得意地给皇帝行礼,“小臣为陛下猎了一头狼!”话音未落。便有虎贲卫抬了一头体型硕大的狼尸上来。

    众人见了无不震撼,虽说这狼未必就是他亲手射杀。可是他这么个小小人儿,面对着野狼能毫无惧色。这份胆量着实不小!

    “这头狼真的是你射杀的?”明泰帝虽是问话,可语气间满是宠溺和赞赏。

    不用文煜开口,自有虎贲卫作证,“的确是徐相公射杀的。一箭在左眼,一箭在喉头,最后一箭在肚腹处。箭镟都还在。请陛下验看。”

    从京城到蓟州,一路上徐文煜和虎贲卫已混得极熟了,他们都知道这小子的骑射了得,身手也不错。所以他说要往林子深处去看看时。虎贲卫也没有多加阻拦。他们想着进去稍稍转一圈就出来,也好多猎些猎物,让他脸上有光。

    谁曾想偏偏就碰上了野狼,当时虎贲卫真是吓傻了。跟着徐文煜的卫士,皆是皇帝近卫。皇帝对徐家母子的重视,他们是心下有数,若是徐文煜在自己手上受了伤。

    他们只是想,就惊出了一身的冷汗!

    正想勒转马头悄悄避过,谁知徐文煜竟弯弓搭箭,正中野狼的左眼!

    野狼登时一声惨呼。怒嚎着就向文煜扑来,虎贲卫连心拱卫上彰,利刃出鞘,就等它到了近前,将它活劈。不曾想,文煜咻地又是一箭,正中喉咙。然他终是人小力弱,没能结果野狼的性命。

    野狼重伤之下兽性大发,腾跃而起。搏死一拼!徐文煜倒是不惊不乱,再次弯弓搭箭,这一回因离得近,又是射向肚腹,一箭射去,那畜牲登时被箭刺了个透心凉,虽未死绝却也是倒在地上抽搐了。

    众人看着虎贲卫从狼尸上取出的箭镞,尽皆啧叹地看向徐文煜,这孩子长大来还了得么!

    江蒲在众人的赞叹声中,拖着两条几乎脱力的腿,慢慢地走到儿子身前。

    “娘亲!”文煜看到母亲,小脸上更添了几分炫耀,“快来看我猎了头大狼,可以给文仲做袍子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他的得意,却被“啪”一记响亮的耳光打断,江蒲指着他浑身乱颤,泪水长淌,狰狞着脸,破口大骂,“谁让你去的?谁准你去的?我平日是怎教你的?你竟然把虚名浮利看得比自己的小命还重!你的命就值一头狼么?还是那武骑尉的名头让你脑子进了水。你有没有想过爹娘,万一出了甚么事,你还让不让娘活了!徐文煜我告诉你,我江蒲的儿子没那么不知轻重,那么混帐!好啊,你要争名声,只管去。从此以后,你也不用再叫我娘亲!我眼不见心不烦,免得以后担忧难过……”

    江蒲怒骂不绝,不仅把儿子骂懵了,连带着众人都缓不过神来。儿子这么争气本事,她到底生的是哪门子的气啊!

    “好了素素,”徐渐清待她骂得差不多,才上前劝道:“气大伤身,他这不是全手全脚的回来了么!”

    江蒲这会就是个炸药桶,谁碰她就轰谁,“那依你的意思,他要缺胳膊断腿回来,我才能开骂了!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徐渐清知道她这会气正上头,自己说甚么都没用,故此转向儿子喝道:“你给我滚回去静思已过,晚上交一篇认错自检书上来!写得不好,你就不用睡了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徐文煜早没了之前的飞扬神色,像被霜打得茄子似的,蔫蔫的应了声,耷拉着脑袋走了。

    待文煜走了,徐渐清丢了眼色给妹子,徐渐敏走了上前,“嫂子,你这一日都没怎么吃东西,就是要打要骂也要有力气,咱们先去吃点东西,再教训那小子。”

    江蒲一边抹泪,一边向徐渐清道:“他在外头跑了一日,想来也没好好吃过东西,早起我让梅官做了他喜欢的盐焗鸡……”说着,又吸了把眼泪,才接着道:“还有虾滑梗米粥,你让他先吃过饭,再罚吧。我就先不回去了,省得看了生气。”

    “成,”徐渐清道:“我回去先先说那小子,你先往娘娘那里去坐坐。”

    徐渐敏也帮着道:“是啊,嫂子先我那去消消气。你都没瞧见,文煜适才都被你吓傻了!”

    “我把他吓傻了,怎么不说他吓掉我半条命啊!”一语未了,江蒲又滚下泪来。

    明泰帝自小由乳母带大,乳母待他就如江蒲待文煜一般零掏心挖肺,不求他风光得意,只愿他能平安喜乐就好。因此,看着江蒲这副怒极的模样,不禁勾起他对乳母的思念之情。强忍着几乎要冲上眸底的泪意,故作平淡地道:“好了好了,孩子回了就好。大家晌午都没有吃,这会定是饿了,走走,咱们吃咱们的,让他们一家人闹去!”

    皇帝开了口,江蒲有再多的不满也只好咽回肚子里去,由徐渐敏拉着,秦秋韵陪着,走了开去!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