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257、南边来人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38:10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虽然江蒲不知刘氏为甚么要放宋家母子一马,可既然她开了口,江蒲也乐得做好人。把宋婆子赶出二门,打发到浆洗房去当差。至于宋康罢了他管事的职位,依旧在马房留用。

    过不得几日,宫里传出了消息,那十多位采女皆封了夫人。而甄思宜和颜念秋却晋了媛位。而时近年终,江蒲本来就事情多,又要细察这几个月的帐目,越发觉得忙得天昏地暗。直进了腊月,才渐渐歇了下来。

    腊八日,江蒲带着两个儿子进了趟宫。没得两日,甄家就把汀兰送了回来。江蒲也没回李太君,只和采萍一起安顿在外边,准备过了年送回金陵去。

    徐渐清年前十来日到了家,请客摆酒那是少不了的。江蒲一路忙下来,直出了正月才算是歇了。

    天气入了二月,连着多日雨雪。倒春寒的天气,湿冷的寒气直入骨髓,府里上下一片悄静。人们都缩在屋子里烘火取暖。就连门房上的小厮都掩了门,在里边烘火取暖推牌九。

    门房管事周平走了进来,先跺了跺脚上的寒气,走到炉边烘了手,笑斥道:“年前大奶奶才禁过赌,你们这帮小子也真是不怕死呀。”

    小厮们早倒了盏热腾腾的酽茶上来,“周大哥,先吃杯热茶去去寒气。这可是太太、奶奶们吃陈年蒲茶,是涂嬷嬷给我老娘的。”

    周平接了茶。笑斥道:“你这小子还真是打不怕的,叫你老娘知道了。又追着你打呢。”他原是没甚么差事的,后来主家进了京。涂婆子因见他敦厚老诚,便荐了他管束外边守门的小厮。这一二年来,倒也没出甚么大错。

    “不告诉她就完了。”那小厮道:“再则说了,我也不傻,又不曾偷整个的茶饼。只拿小锤子敲了些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个猴精的!”周平往他脑门上拍了一巴掌,说着端正了神色道:“你们也收敛些。别闹得太不像了。莫说胡大哥他们在边上住着,就是几位小相公也在隔壁院里念书,传到奶奶耳朵里,她此时不问。难保往后算帐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放心。”那些小厮们道:“咱们又不像那些嬷嬷没天没地的胡闹,又不吃酒,不过玩一玩赌个东道罢了。就是奶奶知道了,也不说甚么的。”

    周平坐在火熜上,脚下慢慢地冒出烟来,“总是小心无大过的……”正说着,忽听外边有人敲门。

    小厮们都疑惑道:“这时候谁来呀?”一面说,一面就有小厮出去拉开了门上方眼,扬声问道:“甚么人呀?”

    门外一个汉子穿着蓑衣,叫道:“快开门。咱们是二奶奶差来的,有话回太太、奶奶。”

    小厮听了,忙去开了角门,帮着那汉子拉了骡车进来。周平听见声音,也迎了出来,恰好车里下来人。

    “哟,高嬷嬷,你怎么亲自来了!”周平一面说,一面赶紧上前扶着。又叫了小厮报了进去。

    高升他娘穿了身绀青的驼绒袍,外头一件蓝灰棉布面灰鼠里的比甲,紧绷着脸抬手掠了掠鬓发。周平早取了伞来,交给跟在高婆子肩下的小丫头。

    周平目送她们一行人进了二门,跟在他身边的小厮不由纳罕道:“周大哥,你说出了甚么事了?看高嬷嬷那神情,怕是不好吧!”

    周平一巴掌挥了过去,瞪眼道:“胡说甚么呢!”

    天气寒冷,老太太那边免了江蒲的请安。

    因此她基本上是连门出不了。左右才刚过了年节,府里也没甚么事。每日里,不是和梅官学针线,就是教赵月儿读书写字。

    说起赵月儿,她本是跟着兄长在外边上课。可是她的进度实在是慢,跟在外边学,她赶得辛苦文煜他们也等的辛苦。因此,江蒲索性就不叫她去了,只是自己闲了教一教她。

    反正一个女孩子,也不用学得多好。江蒲就将自己记得的一些简单的诗词教给她,培养些文学素养。

    “大奶奶,我默完了。”

    江蒲接过来看时,一首五绝,统共四句二十个字,学了一天,她还是错了两处。第一个“偶”字,她把单人旁丢了,最后一句“寒尽”两个字她写成“尽寒”

    “月儿啊,”江蒲思忖了翻,实在不知怎么说,便把小书册推到她面前,“你自己看看对不对。”

    赵月接过册子,念一句对一句,“偶来松……”然第一句才念了一半她就把小脸红了。自己拿了朱砂笔把头一个字给圈了起来,念到最后一句时,咬了咬红嫩的嘴唇,大眼睛里蒙了雾气,把小册子推了回去,万分委屈地道:“还是错了两处!”

    “不打紧的,咱们也不赶,再念两遍自然就记住了。”江蒲拿帕子替她拭了泪,又道:“我做针线不是一样被你梅姐姐说,总做不到对的。”

    小丫头这才止了泪,露出笑脸,“是啊,我针线做的好好的!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江蒲笑道:“人总有些事擅长,有些事不擅长的。所以有些事做不好,不用太放在心上,只要认真做了就好。”

    梅官刚好走进来,听了江蒲的话扑哧就笑,“你俩个正好凑在一起,互相教。”

    江蒲横了她一眼,“你少得意,人太聪明了可不是甚么好事!”

    “哎哟喂!”梅官呼道:“我的奶奶,这话你也敢说,莫说这屋里,就是府里上下谁还能比得奶奶呀!”

    江蒲被噎得无言以对,张口结舌的干瞪眼。恰好桑珠抱了衣服进来烘,横了梅官一眼,“都是奶奶惯得你,没大没小的。如今年岁也不小,再这么着可怎么样呢?”

    梅官正待要还嘴,却小丫头在外边道:“陈嬷嬷来了。”

    主仆三人闻声看去,陈婆子已微微笑着走了进来,向江蒲屈身见礼,“大奶奶安好。”

    赵月儿见有人来,赶紧下了榻,拿纸笔往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江蒲一面笑着让坐,一面叫人奉茶,又向陈婆子笑道:“这么个天,嬷嬷怎么走了来了!”

    陈婆子拦了要去倒茶的梅官,“姑娘快不用忙了。是太太差了我来请奶奶的,不敢多坐的。”

    “太太叫我?”江蒲脸上露了惊愕地神情,人却坐着一动不动,“为着甚么事呢?”

    “老奴也不大清楚。”陈婆子站着回道:“好像是南边来了人。”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