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258、大胆王篆香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38:15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“南边来了人?”江蒲依旧没有起身的意思,只是问道:“谁呀?这才过了年节,又赶来做甚么!”

    陈婆子见她只管坐着问话,眉眼间不免带了些急色,“详细的老奴都不大清楚,奶奶还是过去看看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江蒲很是不情愿地转了眸,掉头懒洋洋地吩咐桑珠:“拿了氅衣来吧。”

    桑珠应了声,自里边拿了雪灰缎面青肷里的大毛氅衣,陈婆子赶着上前和桑珠服侍江蒲穿了,又夺过梅官拿来的兰桂齐芳的铜手炉,递到江蒲面前:“奶奶。”

    江蒲睨了她一眼,接过手炉揣在袖内,往刘氏院子行去。

    高婆子和刘氏主仆二人,本来是满面忿懑地说着甚么,见江蒲进来,高婆子连忙站了起身见礼。

    见到高婆子,江蒲也很惊讶,“原来是高嬷嬷啊。”说着摆起惊惶的样子,问道:“莫不是弟妹出了甚么事吧。”

    “出事,出大事了!”刘氏坐在榻上重重地哼了声。

    江蒲听刘氏语气不对,心下颇是纳闷,不是南边到底出了甚么事,招了刘氏那么大的不痛快!刘氏只顾着生气不做声,江蒲只好转头看向高婆子,“嬷嬷?”

    “是,是,是……”高婆子迟疑了会,嘿声道:“二奶奶要改嫁!”

    这个时代并不大讲究女人守节,就是被休回了娘家,再嫁也都容易的。更何况王篆香只是死了丈夫,且又没有孩子,改嫁实在算不得甚么大事。江蒲就不明白了,为甚么高婆子和刘氏都气成这样。一时间也不好开口说甚么。

    看着江蒲纳罕不解眸色,刘氏嘿了地声。向高婆子:“反正都这样了,就敞开来说吧!”

    随着刘氏的话,江蒲的眸光,再次移向高婆子默等着她的下文。高婆子沉吟了一会,道:“年前的时候,二奶奶嫌家里冷清。说要回娘家去。咱们也不好拦。直过了元宵才回来。咱们因瞧她成日里没精神,又吃不东西,还老犯困,只怕是病了。特地请了请了大夫来。谁想……”

    高氏的话顿在这里,江蒲却猜到了七八九。面上不露声色,心底却颇佩服王篆香。她的胆子还真是不小呢!

    “我说她怎么闹着要回南边去,原来是为了自在胡来!”刘氏咬牙切齿,圆脸上一片煞青。“老二去了才能多久,她就这么缺不得男人啊!咱们家也不是那起没天理的,她年纪轻轻的,又没有一儿半女。我本来想着,或是京里或是在南边给她瞅一门好亲,我只当嫁闺女送了她去!谁曾想,她竟这么给我没脸!”

    “太太保重身子要紧。”江蒲不痛不痒地劝道:“事情已然如此了。就赶紧送了她去。不然待显了怀,那真是叫人笑掉大牙的事!再则。咱们家里总要给她添些妆,不然外人看着,不是说咱们无情无义,只怕心里就有别的猜测。”

    刘氏恨声道:“我何曾不是这般想呢!就为这个,才弄了一肚子的气恼。她这么给咱们没脸,咱们倒要还给她添东西。”

    听刘氏这么说,江蒲心里才安稳了些。不管怎么说,王篆香也还是徐家的媳妇。刘氏要真是狠心,莫非说要她的命,给她一副药,再往家庙里一丢,王家那样的小门小户,只连问也不敢问吧。

    “罢了罢了,太太只当和她的缘份尽了,且由她去吧。”江蒲说着又掉头问高婆子,“这件事没闹得大吧?”

    高婆子回道:“奶奶放心,那大夫是咱们家瞧熟惯的,不会在外头胡乱嚼舌根。”

    江蒲点头道:“亏得嬷嬷了,只是肚子是不等人的,少不得嬷嬷辛苦些个,明朝就赶回去,老二媳妇要怎么着都由她去,赶紧送了她出门是正紧。再则,两位姑娘并三爷,还是接回京里来吧。那么远住着,我和太太都不放心的。”

    王篆香的事给江蒲提了个醒。文姝与文煜是同年的,女孩儿不比小子。在南边无人管束,万一出点甚么事,丢人的可是大人。

    再则老三也是血气方刚的年纪,倒不是江蒲不信他,只是他可不比王篆香,出了事改嫁就好,就不与徐家相干了。如今徐家还在孝中,倘或他被人参了一本。静之的日子总会添几分难过!

    听江蒲这么说,刘氏也道:“这话不错,你回去打发了老二家的,就赶紧把人给我弄回来,大家彼此省心些。”

    高婆子答应着退了出去,江蒲又叫桑珠,“你领嬷嬷去用些热饭热菜,再收拾间干净暖和的屋子,让你嬷嬷好好歇一晚。嘱咐他们把车备好,明朝一早嬷嬷也好动身。”

    看着她二人出了屋子,刘氏方才重重叹息着,埋怨道:“这都叫甚么事!自她进门这些年,我自问也没亏待过她。虽说是早些年,她和你有些不睦,可你也算是大量的了,她那般谋算文煜你也不计较。她便是不替娘娘着想,也该顾念着老大。退一万步说,二房里两个丫头,虽不是她养的,可到底是老二的骨血。又是姑娘家的,若是嫡母闹出这样的丑事来,她们将来可怎么说人家……”

    刘氏絮絮叨叨的报怨着,江蒲越听越是安心。就怕她一股气忍在心底憋着坏呢。

    送走了高婆子,雨就渐渐的小了起来,随后天气也一日暖似一日,柳枝吐了新绿,桃花也是含苞待放,总算有些早春的风景了。

    而此时,明泰帝又升了徐渐清的官,任户部侍郎,从三品。两年之内位列三品,皇帝对徐渐清的宠信,众臣是有名共睹。

    原先衙门里还几个老资格的,看徐渐清不顺眼,如今却是都上赶着奉迎。尤其是刘昂,背着徐渐清便是嚣张跋扈,连上户部尚书,都不放在眼里。可只要徐渐清在,他跟进跟出的,半点兄长的样子都没有,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长随呢!

    “静之,你回来了,走了大半日了,赶紧吃口茶先!”徐渐清一进门,刘昴就捧了茶上来讨好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!”徐渐清多一眼都不看他,径自走到一名掌薄都事面前,放下本册子,“胡大人,这是我在漠北与赵将军做的兵员、粮草、军械等的账目,因同那边的录事官对不上,所以就带了回来,想来你这里应该还有底稿。”

    胡大用脸色青一阵,白一阵的,早春天气额上却冒出冷汗来。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