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274、姜家女儿的命运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39:31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这回姜家请的客不少,主要的目的又是给连山相看夫婿,并不是甚么正经宴席。而姜家别庄地方也宽敞,江蒲便办成了自助餐式。反正她只要自己清闲就好,管他下人是不是更麻烦。

    那些来做客的人家,约摸也猜到一二分姜夫人的心思。定远侯府谁不想巴结?更何况连山又是那么个天仙绝色,那些个小子真真是看到眼都直了。

    “连山啊,你有没有瞅上眼的呀?”江蒲凑在侄女耳边低声问道,说实话她那些个世家子弟,她还真没瞧上眼的。连山给他们谁做媳妇,都委屈了。

    连山抬眸一扫,淡淡地笑道:“我瞅着都好。”

    江蒲傻眼愣了半晌,指着不远处那帮子弟,道:“你傻了吧,哪里好了?一个个不是脑满肠肥,就是瘦得竹杆有得一拼,稍微几个像人样的,被绫罗裹得跟兔儿爷似的,一点男子气概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连山笑道:“难道都要像殳弟和文煜那样,黑黑壮壮的才好么?”

    “当然了!”江蒲毫不迟疑地道:“男人就要像个男人,弄得跟女人似的,还让女人怎么活呀?”说着又凑到连山耳边使坏道:“我就不明白了你娘是怎么想的,金陵也罢、漠北也好,哪里的男孩不比京城这帮世家子弟好,怎么偏偏就想着回京来给你说亲呢?”

    连山垂下头微笑着轻叹,“但京城却是天子脚下!”

    江蒲眉目间的松快一点点的敛去,艰涩地看向侄女,声音不由得有些哽咽。“姜家已然退去金陵了,皇……”心里纵有再多怨怼,光天化日之下她也不敢直斥其非,“他还不放心么!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和娘的意思。倒不与他相干。”连山说得轻飘。“况且咱们也该拿些诚意出来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诚意!”江蒲忍不住叫道:“非要把你填进来才叫诚意么,大嫂都已经放弃漠北了,一年里想祭拜一回都难,他还想……”江蒲越说声音越大,已附近已经有人侧目看来。连山在她引来更多人之前。抢断道:“姑妈,这于我来说未偿不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江蒲不可置信地看着她,气恼地道:“我没看到哪里好了。”

    连山笑了笑,给自己斟了一小杯酒。慢悠悠地说道:“自打姑妈离开漠北,我就知道身为姜家的女儿,前路如何,既由不得自己。也由不得父母。刚开始,我最坏的打算是和亲,毕竟那几年先帝有意要拉拢西戎。而我,应该是最合适的人选。所以……”连山扬起笑眸,现在这个结果对我来说已经很好了。至少能和姑妈做伴不是。“

    江蒲没有想到,她竟在那么点点年纪就做了那般可怖的准备。看来,她比自己要认命多了。

    “那么,”江蒲平缓了心绪,将眸光投向那帮世家子弟,“你应该有目标了吧?”

    “有啊。”连山答得很干脆。

    江蒲好奇地追问道:“是谁?”

    连山眸中的笑意更盛,“他来了。”

    顺着侄女的眸光看去,江蒲不由怔了眼。

    “连山见过郡王。”

    听见侄女行礼,江蒲才恍然回神,赶忙跟着行礼,“郡王安好。”

    虽说清源郡王基本被众人忽略,可人家到底顶着郡王的头衔,礼数还是不能少的。

    “姜,姜,姜姑娘,快,快,快免礼!”小郡王看到连山,紧张到话都说不清楚了,一双眼睛恨不能剜下来贴在她身上。

    江蒲半蹲在那里半天没人喊起,无奈之下只好清了清嗓子,小郡王这才回过神,白晳的脸羞得通红,拐着腿上前两步,亲手扶起江蒲,“昭睿夫人快快请起。”

    清源郡王江蒲虽见过,可每一回都是远远的看一眼,这会近在眼前,她不免张眼打量起来。

    他一如那些世家子弟,白晳纤秀,甚至眉目间还带着少女般的羞涩,浑然还只是个大孩子。

    “殳小子,难为你这么个粗人也能入得小郡王的眼。”江蒲打趣着侄子,眸光却往清源郡王扫去。

    他羞涩地躲开江蒲的扫视,“应该说我没想到小侯爷竟会和我做朋友。”

    江蒲往椅子上坐了,用小银叉从自己盘子叉了块樱桃内肉,“是了,我听你娘是在路上碰见,怎么个碰法呀。”

    “说起来也是有缘。”姜殳拉着郡王一同落坐,细细地说起当日相遇的经过,“那日下着倾盆大雨,我披着蓑衣骑在马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。”连山打断他,“你竟会显摆!也就是那日下雨,咱们正好在路上碰见郡王,他的马车摔坏了,咱们就捎带了他一程。也不是甚么大事,只是难得投缘。”

    小郡王依旧红着脸,若带忧愁地道:“那日是母妃生祭,我出城祭拜,因着大雨道路难行,马车坏了。若非定远侯相帮,我真是不知要如何是好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真诚,眸中甚至有泪花闪动。江蒲听了心下不免有些发酸。他生母在世时不过是个选侍,是宫妃中最低级的,也就比宫婢好一些。

    再加上又不受宠,有头脸些的宫婢都比她体面。皇家的规矩,只有媛以上才算是正式的皇妃,能记进玉碟,死后才有资格陪葬皇陵。

    像他母亲这种,也就只能在南郊附占一个小小的坟堆。有儿子的还好,至少还有人记挂。那些没有子嗣的,也就只有长荒草的份了。

    因此听他这么说,江蒲心下多少有些感伤,叹息着正不知说甚么好,刘家婆媳俩就领着一大帮人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徐家就难到这个地步了么?竟让两位小相公居然都穿着蒲鞋。叫人看跟小叫花似的。素素啊,你有难处怎么不来和我说呢!”郑氏一边说,一边挨着江蒲身边坐下,还握起了江蒲的手。只是眸中却带着嘲笑。

    她可记恨着呢,徐渐清这般得意,却不肯帮大舅子一把!所以,逮着了机会,她岂有不奚落的。

    “我到底是舅母,断没有看着你们挨苦不帮一把的道理。”她话说得真诚,手上的劲也不小。

    “多谢舅母了。”江蒲用力的抽回手,“男孩子么,到底粗养些的好。况且天也热,何苦拿绸缎裹着脚,打扮得妖妖艳艳的,又不是给人家做面首!”江蒲一面说,眼睛就往郑氏身边扫去。

    刘昂的嫡子唇红齿白的,被身上水红色的缎子一衬,更显得娇嫩。本来江蒲是不愿拿孩子来说事的,可谁让郑氏那么说她的宝贝儿子。

    刘家婆媳的脸色换了好几换,好容易压下火气,准备回驳,姜氏又走了来,拉了女儿和江蒲:“你们这么在这里坐着,赶紧的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被外甥媳妇如此无视,郑氏气得头顶都要冒烟了,忿忿地甩了手,瞪着渐渐远去的一行人,气着叫媳妇道:“咱们家去!”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