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276、拔刺之日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39:41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姜殳的脸色已经僵硬到说不出话来,连山牵强地笑道,“一点小伤罢了,不用惊动胡大哥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。”姜殳赶紧应附和,“这么点伤叫了胡大哥来,不是看我笑话么!”

    不论姐弟两如何掩饰搪塞,他们眸中的慌乱,都已明明白白的落入江蒲的眸中。而且他们越是遮掩,江蒲便越是心惊。

    若只是一般的小事,他们又怎会惊乱至此。

    “桑珠!”江蒲看着两个孩子,高声吩咐道:“去备马,让二乔和胡大哥随我回城!”说完,她转头就走。急得连山冲到她跟前,拦下道:“姑妈,你就再在这里住一二日吧!”

    姜殳也从榻上蹦下来,苦脸劝道:“姑妈,你就当是心疼咱们俩个吧。况且城里的事也不与姑妈相干的。”

    事到如今,还有甚么可瞒的!

    “不与我相干!”他们这般拦阻,江蒲的心越跳越快,颤声质问,“那为甚么拦着不让我回城?”

    当年连山关破,大嫂不过送来一句,好自珍重。有过这样的经历,江蒲又怎能信他俩个。

    “你们给我让开!”她嘴里呵斥,伸手就要去推。却被姜殳一记反肘扣在了榻上。

    “姜殳!”江蒲又急又恼,桑珠也惊呼道:“小侯爷,你这是做甚么呀!”

    “姑妈,对不住。待事情过了,咱们再来请罪。”连山的妙目里有浓浓的愧疚,可到底还是把江蒲主仆俩困在屋里,从外边将门反锁了。

    桑珠从没想过会这么一天。无措的不知如何是好,担忧的眸子不时地扫向坐在榻上的主子。

    江蒲渐从适才的震惊中回过了神,能逼得他姐弟出此下策,京里一定是出大事了。

    不过。应该不是徐家。当然徐家也不可能置身事外。徐渐清之前所忙的,应该就是为了这会做准备。陛下,终于要开刀换血了。可是为甚么他们要拦着不让自己回京呢?

    如果说只是怕她会身陷险境,直说就好。如此隐瞒,姜殳甚至都不惜对自己动粗了。那么只有一个原因。那就是他们不想让自己伤心难过。

    然而自己关心的人,掰着指头都能算过来。徐家不会有事,姜家更是不可能。赵元胤,漠北还离不了他。更何况皇帝对他的感情,显然非比寻常。况且这件事情,本就是他挑起来的。

    那么,还有谁呢?

    江蒲面色平静。可手中的帕子已拧成了麻花。

    外边隐隐传来脚步声,桑珠从窗子看出去,禀道:“奶奶,外边守了好些侯府亲兵。”

    江蒲扯了扯嘴角,站起身就解腰间的束带,桑珠不解地问道:“奶奶,你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她还没问完,江蒲已搬过绣墩,将束带抛上了屋梁。

    桑珠吓得大叫,“奶奶,你这是做甚么,快下来,快下呀!”一面喊,一面就冲上前抱住了江蒲的双腿,“奶奶,用甚么法子不好,何苦这样吓人呢!”

    窗外的亲兵看到室内这一幕,明知是假,却也不敢不加理会,手忙脚乱的开了门冲进来,二话不说,就把江蒲从绣墩上抱了下来。

    姜家姐弟就在东厢守着,听见声音连忙赶了进来,瞅了眼还悬在屋梁上的束带,有些苦笑不得,“姑妈,你这是做甚么呀?”

    姜朴扫了他们一眼,放话耍赖:“我的性格你们是知道的,这会是吓你们,下回指不定就闹出个好歹来。”

    当年祖父不过说了她两句重话,她就能闹离家出走。姜家姐弟俩还真担心姑妈会折腾出甚么吓人的事来!

    这都怨祖父、父亲,把个姑娘宠得无法无天。绕是如此,他们也还是不松口。

    “姑妈,咱们是立了军令状的。若是让你进了城,我和殳小子都要挨军棍的呀。”用强不行,连山便换了哀兵之策。

    “不走也行,你们老实告诉,京里到底出甚么事了?”

    姐弟俩互换了一记眸光,姜殳看着姐姐问道:“说还是不说啊?”

    连山吞吐了好一会,才避重就轻的道:“想来姑妈隐约也知道,陛下要除掉清流一派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重点。”江蒲可不容她慢慢道来。

    连山却卖关子道:“姑妈可知那些朝臣背后是谁么?”

    江蒲眸透茫然,这个她还真不知道,而且也猜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姑妈当家尚知不能求全,些许小事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。陛下又怎会容不他们。实在是因他们背后那人,令陛下如芒在背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陛下就借着整肃吏治,除掉那根心头刺!”江蒲想通了其中的关节,可还是猜不到那根刺到底是谁。在她看来,朝中上下根本没有人能对皇位构成威胁。

    姜殳趁机道:“现下就是陛下拨刺之时,京中只怕会有乱兵,所以姑丈和陛下才姑妈留在别庄,以策万全。”

    姐弟俩想含混过关,可江蒲哪里是这么好糊弄的,“乱兵?有大嫂在,几个乱兵又算得甚么?说吧,那根刺到底是谁。”

    他们这么兜来转去的,江蒲担心是不担心了,可好奇心却被勾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姑妈真的猜不到么?”连山还在玩卖关子。

    江蒲瞅着侄子侄女,“照这情形看来,那根刺是我认得的?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即不是徐家也是不姜家,刘家么?和自己没多大关系,况且就刘魁父子俩,那也算根刺!

    “哎呀,你们就别卖关子了,直说就是了!”江蒲失了耐心。

    姜殳希望拖得一时是一时,玩笑似的道:“姑妈在想想。”

    “想你个头啊!”江蒲毫不迟疑敲了他一记,“京里那些官宦人家,我统共只认得几个,哪里猜得出来。”

    姐弟不愧就是姐弟,默契十足,不用半点勾通,连山对弟弟的“拖”字诀就心领神会了,“咱们不是说了,姑妈认得的。”

    江蒲瞅着姐弟俩,越想越觉得这其中有些不对。他们之前是死活拦着不让自己离开。说了一翻不痛不痒的废话后,又和自己玩起了猜谜游戏。

    自己认识的、在乎的人里,有谁够资格让皇帝欲除之而后快?同时,还要符合另一个条件-----那根刺,姜、徐两家根本毫不在意。看姐弟俩的神情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江蒲瞅着姐弟俩,心里一遍遍筛选自己在乎的人。陡然间,脑中灵光一闪,她猛立起身,惊呼,“是他!”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