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277、寻人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39:45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“陛下要除掉的是恒王?”江蒲看着他姐弟俩,虽是问句,语气间却满是笃定。

    姐弟俩眼神躲闪,喃喃着不知怎么回答,过了好一会连山才道:“姑妈你放心好了,按照规矩宗室之罪,不及家人。秦姑娘不会有事……”

    连山话音未落,江蒲一记冷眸扫过去,起身向外行去,“我要回城!”

    “姑妈。”姐弟齐声拦住,“陛下不会为难秦姑娘的,咱们等事情完了再回去,不也一样么?”

    江蒲无言地看着姐弟俩,轻启朱唇,“你们到底让不让开?”

    她这般平静,姐弟俩反倒束手无措了,姜殳气急地嚷道:“她到底是个外人,姑妈何必这般上心……”

    连山扯了扯兄弟的衣襟,以眸色相止,转向江蒲正要开口相劝,却见她眉眼间带了淡淡的悲伤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知道,阿晴身子弱府。而且她那几位舅母、嫂子也都不过是面子照应。府里出了这么大的事,她们自顾不睱,哪里还会管阿晴呢。恒王纵有千般不是,于阿晴而言,总是这世上最疼她的外祖。不要说别的,她哭也要哭死了。”江蒲叹了一声,黯淡的神色,“说起来,我也是没面目到她面前去的,可是满京城里,除了我又有谁能看顾她呢?”

    “姑妈……”连山轻声低唤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姐弟没见过秦秋韵,可那日看姑父那凝重的神情,还有陛下特别的交待,不难猜出姑妈和那位秦姑娘的情份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们应承了嫂子。”江蒲软了语气。求恳道:“我也不在城里多呆,找了阿晴就回来。保管没人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姐弟俩为难的互换了记眸色,桑珠在旁小声地道:“不然,婢子去吧。”

    三人听了都愣了下。桑珠接着道:“如此一来。姑娘和小侯爷又不用为难,奶奶也能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江蒲移眸看向姐弟俩,眸中是可怜兮兮地求恳。连山叹了声,道:“那就这么办吧!”

    桑珠带了胡不归一行人,策马奔向京城。虽说朝中大变。而市井间却是繁华依旧。桑珠一行人。直奔到恒王府门前,等待他们的却是门上的封条,以及守在门前的虎贲卫。

    众人翻身下马,桑珠摸出荷包。走到门前,向领头的小打探道:“大哥,这府里的家眷……”

    好在她常随江蒲进宫,虎贲卫都认得她。领头那个左右瞧了瞧,悄悄地接过沉甸甸的荷包,飞快地塞进怀里,“桑珠姑娘,这一家子都被贬做了庶人。家产也都冲了公。老头子和大爷被拘进了内府,其他人咱就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,这家的表姑娘呢?”桑珠急问道。

    领头的道,“哎哟大姐,咱们这样哪里认得甚么表姑娘、亲姑娘呢?”

    桑珠知道从他这里打探不出甚么来,谢过了他,回身向胡不归犯愁道:“胡大哥,这可怎么办呢?”

    “找吧。”胡不归干脆地说道。

    好在这些家将都见过秦秋韵,能四下分散开找。胡不归和桑珠二人,先就赶去刘文远家。

    二人到时虽是大门紧闭,桑珠还是上前敲门。应声开门的是一个老苍头,他抬眸看了看桑珠,声音沙哑地道:“咱们大人不在家。”说着,就要关门。

    桑珠忙问,“老人家,那秦姑娘有没有来过?”

    老苍头的浑浊的眸子里,闪过一丝伤感,但还是狠心地道:“没见过。”说完,砰一声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二人无奈地互望了一眼,桑珠叹道:“除了这里,秦姑娘还能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她会不会回乡去了?”胡不归问道。

    桑珠摇头道:“她自小没了父母,是在京城长大,不会回乡的。”

    况且王府才刚出了事,秦秋韵不可能这么快就丢下年迈的外祖回乡。再则就她的身体,经过这么一件大事,病一场是在所难免的。

    “那咱们就一家家客店去找!”胡不归翻身上马,果断地做出决定。

    然而京里何其之大,说得出名号的客店就有数十家,还那些不挂幌子。十来名家将找到天黑,也没有秦秋韵的踪迹。

    自打日头西斜,江蒲就在别庄门口等侯张望,一直等到明月高悬也没见桑珠他们的踪影。

    “姑妈,你先去吃点东西吧。”连山心疼地劝道。从早起到这会,她可是一口水都没喝呢。

    江蒲收回眸光,叹了声,“他们到这会不回来,一定是没找着阿晴。”

    她的忧心不是没有道理,秦秋韵有哮喘,一个不好就能要了她的小命。

    正说着,远处传来隐约的马蹄声,江蒲脸上登进亮了起来,冲上前去。却是姜夫人和徐渐清数人。

    “素素,怎么了?”姜夫人还在装糊涂。

    从后边跟上的姐弟,怯怯地道:“娘亲,姑妈已经知道京里的事了!”

    徐渐清飞快地从马上下来,赶到江蒲身边,“素素……”

    然他只唤了一声,江蒲已拽了他的胳膊急声问道:“静之,阿晴呢?”

    徐渐清扶着她:“你放心,陛下没有留难她,还让她带了丫头乳娘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离开!”江蒲急得直掉泪,“你们不知道她有病么?不知道她无处可去了么?离开?你们让她往哪里去呀?”她抹着泪,陡然想起,“对了,刘文远呢?就算他是借着王府做跳板,可到底阿晴待他真心,他有没有……“

    “素素,”徐渐清完全不知说甚么才好。

    昨日夜里陛下使计扣住了恒王,今日早朝刘文远当众拿出证据,不仅搬到恒王的心腹,更是定下恒王三条大罪。

    朝臣们见风使舵,不上一个时辰,恒王就成尊贵的皇叔变成庶人,余生只能在内府小院度过。

    陛下对秦秋韵倒是网开一面,本来照着规矩,似她这般的,应当谴送回原籍。可陛下不仅让她留在京城,还嘱咐人让她收拾财物,带着丫头乳娘离开。

    旁人不知原故,可徐渐清却是清清楚楚,陛下如此做,无非是顾念着江蒲。他是真真没有想到,在除奸的紧要关头,陛下居然还能顾念着江蒲的感受。

    江蒲看他欲言又止,越发焦急了起来,“你倒是说话啊!”话音未落,又有几骑马飞驰而来。

    江蒲扬眸一看,正是桑珠他们,他连忙赶上前,问道: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胡不归、桑珠赶紧勒住马,互视了一眼,桑珠翻央下马,吞吐着道:“奶奶,莫要着急,总能找着秦姑娘的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桑珠说完,江蒲猛然推开她,踩蹬上马,驾地一声飞驰而去。

    众人吓了一掉,一面喊,一面上了马紧随其后。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