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279、借刀杀人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39:55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秦秋韵住进徐府,刘氏心里不免有些犯疙瘩。趁着早间请安,言语间几翻暗示,奈何江蒲只是装糊涂。不得已之下,她只好明说了。

    “素素啊,秦姑娘的病好些了没有?“

    “好多了。”江蒲陪着虚笑,等着刘氏的下半句。

    然而开口的却是老太太,“不是咱们不帮她,实在是……咱们总得先顾自己吧。老王爷被拿,咱们还在这节骨眼上收留她。叫陛下知道了,心里又怎么想呢?”

    本来府里多个人、少个人她也不在意,可听媳妇说,收留秦秋韵会惹恼了陛下。老太太可就不答应了,眼看着明年小孙子就能出仕了,怎能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坏了孙儿的前程。

    “不然,”刘氏假惺惺地道:“给她寻家客店落脚,一概的费用咱们出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江蒲挑高了眉眼,慢悠悠地道:“老太太、太太只管放心,陛下若是有甚么责难,媳妇担着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如今府里是江蒲当家,刘氏惟恐自己说话不顶用,所以才拉上老太太一起,没想到她回驳起来依旧没有丝毫的迟疑。

    “担着!”老太太性子急,不免动了怒,“你怎么担着啊?到头来吃亏的还不是老大和老三。”

    江蒲扫了一眼刘氏,果然是她!

    老太太忧心的只有徐渐止,一定是刘氏在她面前“痛陈厉害”所以,她才会逼着自己赶秦秋韵出门。

    “太太是在宫里呆过的。”江蒲放缓了语气道,“朝中不成文的规矩。太太比我清楚。似阿晴这般,若陛下不肯放她一马,她还能在京里呆下去么?”

    亲眷谴回原籍的规矩,刘氏也是知道的。然在她看来。徐家现下得蒙圣宠。行事上就更该小心。明目张胆地收留秦秋韵,陛下此时不说甚么。将来呢?

    自古伴君如伴虎,应当时刻小心。怎能留下这么个把柄!然而江蒲的反问,却叫她无言可答。

    江蒲趁势继续道:“不论怎么说,阿晴总和陛下沾着亲。京里谁不知道我和她要好。如今陛下都放过她了。我倒是袖手旁观,岂非坐实了无情无情之名。莫说陛下了,就是京中上下,往后谁还会真心与咱们相交?”

    捧高踩低。是官场惯见的事情。可到底不能喧著于口。因此,江蒲这一番话更是把刘氏堵得一言不发。还能说甚么呢?

    而老太君听说皇帝已经放过了秦秋韵,也就不多说甚么了。然她身边的李氏,却微蹙了眉。昨日刘氏说的话,她在旁边可是一字不落的听在耳朵里。

    明年儿子就能谋缺了,若是老大有个波折,小三又指着谁来!可是刘氏都不做声了,她一个姨娘又能说甚么呢?

    所以,她也只能在心里焦急。

    江蒲见封住了二人的口,心中得意一笑,起身道:“媳妇还有事,且先退下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一等。”不想刘氏却唤住她,“文远如今升做了枢密院少卿,如君毕竟是他亲妹子,关起门怎么吵怎么闹,都是自己家的事。但面子上总要过得去。过几日文远要在得意楼摆酒请客,贴子也已经送来了。你赶着给如君裁两身新衣服,莫叫人家笑话了咱们。再就是礼你可送去了没有?”

    这兄妹俩!

    江蒲心里是咬牙切齿。她本以为刘文远讨好阿晴,是为了拿恒王府做跳板。原来,他是去做无间道了。人在官场,这本也没甚么可非议的。

    江蒲最恼的是,这么些日子刘文远对阿晴竟是不闻不问。将人骗到如欺境地,他竟没有半点愧疚。而且她还听云裳说,当日她们从恒王府出来,就直奔刘文远家,结果却吃一个闭门羹!

    所以,江蒲压根没想要送礼致贺,她不去闹场就算是理智的了。

    “太太说得是哪里话。”江蒲摆起明媚的笑脸,“刘姨娘说到底也只是个姨娘,是个妾。哪有主子上奴才家贺喜的道理,这可不叫众人看咱们家笑话了。至于姨娘,当日可是说了,不准她出那院门半步!如今才过了多少时候,太太是要媳妇自己打自己的嘴巴么?”

    瞅着江蒲盈盈笑眸,刘氏铁青了脸色,紧抿着嘴唇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李氏见刘氏吃了媳妇的蹩,心里乐呵,眸光忍不住向她扫去。不想正碰上刘氏的厉眸,忙含笑垂下了头。

    江蒲冷嗤了声,“太太若没有事情吩咐,媳妇就退下了。”言毕,起身而去,也不用两辈婆母发话。

    “你看看,你看看……”李太君指着江蒲的背影,向刘氏报怨道:“这就是你的好外甥女,她眼里还有谁!”

    婆母训话,刘氏只能受着。可怜她跟风箱里的老鼠似的,两头受气。

    李太君把媳妇一顿好训,出了心里的憋气,才不耐地打发道:“我也乏了,你回屋去吧。”

    刘氏恭恭敬敬地行礼出来,刚迈出院门,身后忽有人唤道:“太太留步。”

    刘氏回头看去,却是李氏追了上来,她微蹙起眉头,心下苦笑,莫非就连她也要来取笑自己了。

    李氏走到刘氏的跟前,压低了嗓音,“婢妾有法子让秦姑娘自己搬出去。”

    刘氏登时睁亮了眼眸,语气间却透不信,“是么?”

    “秦姑娘性子单纯,不会多想。所以奶奶留她住,她便住了。可若有人告诉她,这么住下去,会给徐家尤其是大奶奶招来灾祸,太太觉着她信是不信呢?再则说了,奶奶只怕没告诉她,咱们大爷在老王爷的事情上,也是出了大力的。”

    秦秋韵住在府里,李氏就不会放心。

    刘氏听了这话,微侧了头瞅着她,蹙眉道:“素素和她寸步不离的,咱们哪有机会说这话呢。”

    李氏笑道:“那是秦姑娘身上不好,奶奶才多照看着。哪里能日日如此呢,总是有机会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叫谁说去呢?”刘氏依旧蹙眉,“像咱们去了,素素只怕是要闹到不可开交。”最主要的,她立时就能明白过来,接了人回来,自己不是白做了一回恶人。

    “老太太屋里的那些嬷嬷,谁不嘴碎?况且,李大姑娘不是还在府里住着么。”李氏淡淡地笑道。

    刘氏看着她,眸中带笑。心底却亦发的阴冷,好一招借刀杀人啊!那么多年来,老太太对她是百般维护,而她使起手段来,却没有半点顾念。

    好在自己有个女儿在,不然等她儿子翅膀硬,她还不把自己给赶出门去!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