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280、闻秘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40:0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“大奶奶,乔婶子领了几个丫头、小厮来,奶奶瞧差谁过去?”

    大早起江蒲刚请了安回来,和两个儿子、秦秋韵一起吃早饭。涂婆子就走了来禀道。

    江蒲正得意自己抢到了最后一个水晶烧麦,听了涂婆子的报禀,欢喜之情登作烟散。

    “桑珠呢?她不在么?”

    前几日一道圣旨,前左相楚晋才的府邸就改姓了徐。那座府邸原是国公府,比着金陵监造衙门的官邸还要大上一些。江蒲第一个反应是高兴,打天上掉下那么大一个馅饼,不高兴的那是痴呆。

    可是很快,她就发现天上掉馅饼的事,实在是很不靠谱。明泰帝一道圣旨,工部将房契往徐家一放,差事就算完了。可那座府邸,已经空置了好几年,修缮倒容易,找工部的匠人来就行了。

    而花园里的没过腰身的杂草,又让谁去除呢?再则当日抄家,府中所有一切都冲了公,偌大的空壳,得花多少钱才能填满啊?

    还有就是,府里的人手严重不足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江蒲只好放话出去,徐府要买家奴啦!所以,连着几日江蒲两边跑,忙得是团团转。

    涂婆子回道:“今朝木匠上门,桑珠一早就往新府去了。”

    江蒲又问,“那梅官呢?”

    “她在后边小屋和买办们对帐单、结帐。”

    江蒲叹了口气,自己本是打算今朝对一对礼单的,不过几日工夫。案头上的礼单就累了三四叠。再不理到时候,还不得做傻了人。

    然如今看来,也只好先放一放了。新宅那边这会是急需人手啊!

    “你让余婶子等……“江蒲话还没说完,小乔又进来禀道:“姨娘带三相公来给奶奶请安。”

    江蒲眉头一皱。正要报怨来的不是时候。猛然想起今朝是初五,人是掐着日子来的。再不耐烦,她也只能忍了,心里却想着,等会改改规矩。让他们这些日子不要过来。

    正要开口让他们进来。江蒲脑中灵光一闪,“涂嬷嬷,让请安就不必了,往她婶娘那里替我办事去吧。”

    涂婆子答应着退去。秦秋韵极愧疚地道:“这些事,偏我帮不上姐姐。”

    “你养好身子是正经,别想这些有的没的。等新宅子那边收拾出来了,咱们就去逛逛。顺便你也挑个院子,屋里要怎么布置,你自己看着办,我可不管的。”

    秦秋韵不禁抹泪,“多谢姐姐,若非姐姐收留,我真是不知怎办才好了”

    听她的感激,江蒲不免有些愧疚心酸。自小被人呵疼的纤细女孩,如今却要寄人蓠下。虽然自己极力冲淡她客居的感觉。然而她生性敏感,恐怕一时半会很难把徐家当成自己家。

    更何况,她弱到如厮田地,自己的丈夫也是帮凶。而秦秋韵的眼泪,更令江蒲有点坐立不安,自己又不好抬脚就走,只道柔声轻嗔,“你呀。”江蒲着替她拭了泪,“身子才刚好些,又抹眼泪。你若是真心感激我,就给我好好的过日,把身子养得好好的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她起了身,小乔端了茶水过来给她漱口,拭了嘴问两个儿子道,“今朝你们是不是要殳哥哥一起出门啊?”前几日姜殳过来,讲好了今朝带文煜兄弟俩到城外跑马去。

    文煜点头道:“是啊,约好了辰时未刻见的。”

    “出门别顾着疯玩,要看着文仲。”江蒲交待着儿子,又向秦秋韵道:“你若是无聊,就往侯府逛逛……”她话音未落,屋里的大座钟“铛”地响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好了,只管忙的你的去吧,哪这么多啰嗦呢。”秦秋韵笑着说。

    江蒲笑剜了她一眼,俯下身亲过文仲,文煜却避开了,若得江蒲一眼横过去,往他脑门上一戳,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文煜兄弟俩吃过了早饭,兴冲冲地跑了出去。秦秋韵闲着无事,就教月念书,江蒲事忙已许久没给月儿上过课了。

    秦秋韵将诗词文章编成歌舞,月儿果然记得快多了。

    “秦姐姐好雅兴啊!”

    听见声音,秦秋韵抬眸看去,李茉笑盈盈地走了进来,秦秋韵自是起身让坐,“李妹妹今朝怎么得空来坐呀。”

    她本是个不大会交际的性子,以前见了不熟悉的人,笑笑就算打招呼了。然今非昔比,就算和李茉不熟,甚至都不大喜欢她,可依旧要笑脸相迎。

    赵月见她进来,福了福,退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李茉也不客气,径自走到秦秋韵身边坐下,拉着她的手,一通打量,“姐姐真是我见犹怜,刘大人怎么就那么狠的心呢!”

    秦秋韵虽不习惯和人这般接近,也只是下意识地缩了缩就忍了下来,至于李茉刻薄的话,她只当耳旁风。

    毕竟,是自己傻,怨不得旁人。

    云裳却忍不住气,“李姑娘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云裳!”丫头才开了口,秦秋韵就喝断了,“去把素姐姐给咱们的永嘉贡眉冲一些来。”

    云裳不服气的跺脚而去,李茉笑道:“大嫂子待姐姐真是好呢。永嘉的贡眉连老太太屋里都没有,居然能在姐姐这里吃到。”

    秦秋韵垂了头,心底又慌又乱,这样的情形她从未碰见过,一时间不知如何应付才好,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她焦急的样子,李茉心里冷笑,面上却是一叹,“倒也难怪,若不是咱们……”她说着一顿,蹙了眉尖,眸子停在了秦秋韵身上,“姐姐也不会寄人蓠下,大嫂子也算是心善的。当日和二嫂子闹得那么僵,到底还是容下了她。何况姐姐呢。”

    听着她言之不详的话,秦秋韵不禁心头乱跳。本能的觉周身发冷,心底更是寒潮翻涌,她下意识地捂着胸口,颤声问道:“你这是甚么意思?”

    李茉瞪大了眼睛,脸上满是不可置信,“原来姐姐不知道么?”

    “知道甚么?”秦秋韵因恐惧,一双手抖得冰冷。

    “没,没甚么。”李茉一脸闯了大祸的样子,抬身就要往外冲。

    秦秋韵不知从哪来的力气,纤细的手指死死攥住她的胳膊,“你把话说清楚!”

    李茉好似要哭出来一般,急嚷道:“秦姐姐你就放过我吧,叫大嫂子知道我说漏了嘴,她一定会赶我出门的。你一定要问,就去问大嫂子,陛下好好的为甚么赐新府给徐家!”说完,她惊慌的捂了嘴,挣开秦秋韵手,一溜烟地跑出了院子。

    秦秋韵呆呆的站在门首,虽然李茉话说得不清楚,她也隐约猜出个梗概。可笑自己,白长了一双眼睛,竟没认对一个人!

    她嘴角噙着笑,眸中却落下泪来。

    云裳倒了茶来,见自家姑娘眼睛直直地站在门口,脸上颜色雪白,嘴角还有一抹瘆人的浅笑,上来轻轻地问道:“姑娘怎么了?”

    秦秋韵随口答道:“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云裳听得一头雾水,只当李茉给了她气受,将茶盅往廊凳上放了,扶着秦秋韵道:“外头日毒,咱们回屋去。”

    秦秋韵微微笑着,任由云裳扶她进了屋。门帘子还没放下,秦秋韵身往前一栽,哇地一声,吐出一口血来!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