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281、送客(上)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40:5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江蒲拿着礼单子,和涂婆子在库房里一样样的点算、分类。

    “大奶奶,大奶奶……”

    外边隐隐传来丫头的急唤,江蒲一边报怨着,“又有甚么事啊?这么乍乍呼呼的。”一面转身出了库房。

    赵月满脸是泪的跑到她跟前,喘气抹泪地道:“大奶奶,快回去瞧瞧吧!秦姑娘吐、吐、吐血!”

    “甚么!”江蒲惊呼着,险跳将起来,礼单子一丢,拔脚往自己院里飞奔。

    涂婆子等紧随其后,赶着就叫人出去吩咐小厮请大夫。

    江蒲赶至秦秋韵房中,见云裳守在床边不住地抹泪,秦秋韵则面色雪白的躺在床上,气若游丝。

    “大奶奶。”云裳见了江蒲,眼泪掉得越发的凶了。

    “适才早饭时不都还好好的么?才这么会怎么就……”江蒲心里虽有些发慌,可面上却还一派镇定地问云裳道:“你且别哭,把事情说清楚来。”

    听着云裳断断续续的转述,不仅江蒲,就是二乔的脸色也渐渐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姑娘差婢子倒茶去了,所以,李姑娘说了甚么,婢子也不清楚。”云裳老实说说道。

    “婢子这就去把她带过来,让奶奶问个明白!”小乔气冲冲地就要去找李茉。

    涂婆子正要拦劝,江蒲冷冷地道:“且等一会。”一面又问,“请大夫了没有?”

    涂婆子赶紧回道:“老奴已着人去请了。”

    李茉从江蒲院子里出来,自回李太君那边去。走到正房门外,听见里头有说笑声。从窗子瞅了一眼,原来是甄家太太。

    她不屑地撇了撇嘴,便往李氏屋里走去。先在窗外问道:“姨娘在么?”

    里边便有人应道:“谁呀?”

    李茉挑了帘进屋,见余?也在。脸上的笑不免略僵了一僵。就这些日子看起来。只待孝期一满,老太太就要做主把余?明公正道的给渐止做妾。

    她和徐渐止谈不上青梅竹马,可她一直以为,凭着老太太的宠爱,自己一定能做徐家的三奶奶的。可没想到。连姨娘都挣下上。最后只能嫁一个从七品的虎贲卫。

    而余?不过是个家生子,只是长得好些,竟也能山鸡变凤凰。

    “李大姑娘好了。”余?与她眸光,便屈身见礼。

    李茉满脸堆笑的。搀了她起来,“余姐姐快请起,这样的大礼我可不敢当。再过些日子,只怕我要改口称小三嫂了。”

    余?也是半点不吃亏。“婢子算得甚么,哪里当得姑娘这话。倒是姑娘,将来指不定就是将军夫人了。”

    李氏惟恐她们争了起来,赶着上来打发余?,“你赶紧去吧,老三不在家里,只怕院里那些小丫头又要做反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李茉看着余?的背影,轻嗤了声,“她又跑来做甚么呢?”

    “没甚么事。”李氏轻描淡写地带过,又问李茉道:“这大半天的你跑哪里去了?老太太适才四下找你呢。”

    “找我做甚么?”李茉不客气地坐了下来,明慧已倒了茶上来,她接过吃了一口,蹙眉道:“都甚么时候了,姨娘还吃陈茶!”

    李氏笑睨了她一眼,“哪里这么讲究了。”

    李茉冷笑数声,“我讲究,姨娘可秦秋韵人吃得甚么茶?永嘉贡眉。连老太太屋里都没有呢!”

    “你去瞧过秦姑娘了?”李氏小心的探问。

    李茉从鼻子里哼了声,“她算哪门子的姑娘!细论起来还是罪臣家眷呢,也是老太太、太太心慈才收留着她。”

    “再怎么说,”李氏故意轻叹地道,“她也是陛下的外甥女儿。”她嘴里说着,心头却乐开了。这丫头还真是容易挑拨,不过听婆子们私底下将两人比较了几句,就去找秦秋韵的不痛快了。这下可有戏看了!

    “外甥女?!”想起婆子们的话,李茉心里就有气,话说得份外刻薄起来,“慢说她娘不在了,就是在世,到如今也只是一个庶人,也就比奴才强那一点子!还摆甚么皇亲贵胄的谱。说她温柔和善,她身无长物的寄居徐家,可不是得收敛一二么。再则说了,就她那个病美人样,我看着就是缺福短寿的。”

    “罢了罢了。”李氏佯劝道:“谁叫人家跟咱们大奶奶好呢,咱们报怨不起的。”

    李茉冷笑了两声,“要好?她若还能和大嫂子要好,我也算是服了她了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外头忽响起一声怒喝,“李茉呢,给姑娘滚出来!”

    李太君在正房里听得这一声,笑容顿时就僵在了脸上。甄家太太也讶异了神色,与刘氏互瞅了一眼。李丫头君还不及吩咐人去问,二乔就挑了门帘,让进了江蒲。

    她也不行礼,站在地上直挺挺地冷声问道:“李茉呢?叫她给滚出来!”

    李太君早已是气青了脸,刘氏赶忙斥道:“素素,当着老太太你这是做甚么!”

    甄太太见形势不好,赶紧虚应了两句就走了。

    “我做甚么?”江蒲冷笑着道:“太太倒是问问李姑娘的好!”

    李太君铁青着脸色喝问,“茉丫头呢,把她给我叫来!”说着,眸光直视着江蒲,“咱们当面问问,她到底做甚么了!”话才说了,李茉和李氏就进了屋。

    李茉故作怯弱委屈地道:“我就算有不是,还望大嫂子……”

    然她话未说完,江蒲已打断道:“我只问你对阿晴说了甚么?以至于她病在床上,气若游丝!”

    江蒲的话真吓着了李茉,她只是气不过那些婆子踩着自己去捧秦秋韵,所以才去说了那些话,她盘算着秦秋韵和江蒲闹僵了,自然会搬走。可断没料到,自己几句话就令秦秋韵大渐弥留。

    “我,我,我……”看着江蒲冷厉的眸子,李茉吓得小脸煞白,眼泪扑籁籁地往下掉,“我没说甚么呀。”说着,就奔到李太君身边,“老太太你要替我做主,我不过是早起无事,就走去瞧瞧她,看她脸色不好,略坐了坐就回来了。何尝说得甚么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。”老太君抚着李茉的脑袋,向江蒲道:“那丫头本就体弱多病的,你做甚么怪到茉丫头身上来!”

    刘氏欢喜在心,嘴上劝道:“素素啊,还是先请大夫来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江蒲全不理她二人,冰锥似的眸子死死地盯着李茉,“既然你承认去瞧过她。”她稍顿了一顿,扬声喝道:“二乔,送李大姑娘回府!”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