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282、送客(下)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40:9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江蒲一言未了,二乔应声就要来拉人。李茉慌得忙躲到老太君身后,“老太太救我!”

    孙媳如此不放自己在眼里,李太君真真是怒不可遏,挡在李茉身前,厉声道:“你要赶她出门,索性就把我老婆子一起出去好了!”

    一直在旁边看戏的刘氏,见闹到了这份田地,赶忙上来喝斥江蒲,“你这是做甚么,有话好好说就是了。”又向李太君道:“老太太可千万莫要这么说,媳妇怎么当得起呀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真要离家了,那可真是要轰动京城了。老大年纪轻轻地登上了户部尚书的位置。多少双眼睛盯着,多少人等着拿把柄。

    闹这么一出,可算是正中了他们下怀!

    而这其间的利害关系,江蒲又何尝不知。老太太这一手,不论是真是假,还真是震住了人!

    不过,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。

    江蒲噙着冷笑,语出惊人,“老太太不用如此,是我冲撞了老太太,我走就是了!二乔,去叫桑珠、梅官收拾东西。”言毕,也不给众人回神的时间,转身出门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”李太君气得浑身乱颤,“你有本事走了没不要回来!”

    刘氏却蹙了眉,心底冷笑不断,她倒真是会打算盘。且慢说府里现下事情正多,缺不得她。就是没事时,她身后有定远侯府撑着,服低做小的最终还不是徐家。

    更何况,她还顶着昭睿献懿夫人的名头,不要回来。说得容易。那也得问过陛下才行。

    姜夫人和儿子在校场操练家将,忽听仆役传报,“姑奶奶来了。”

    母子二人自是赶着接了出来,却见她大包小包的从车上拿下来。就连文煜兄弟俩也带了来。看着像是要在这里长住呢。

    文煜兄弟俩一见了姜殳就都冲了过去,直嚷着要去校场。

    姜夫人先吩咐儿子和家将好生看着小兄弟俩,才转头向江蒲笑道,“你这是甚么意思呢?瞅着我在这里就这么嚣张跋扈!”

    江蒲帮着二乔将秦秋韵扶下车,放到春凳上躺了。抬了进去。才嘟嘴向姜夫人道:“过来住几日。不行么?”

    姜夫人扫了眼秦秋韵,便猜出了个大概,“你们太太又把秦丫头怎么了?”

    嫂子一问,江蒲是气不打一处来。噼哩啪啦一通诉苦,“我是真不知道两个老太婆是怎么想的。阿晴落到这般田地,虽不是徐家的错,可到底也要担几分干系。怎么就容不下她一个病弱孤女。难道她们心里半点愧疚都没有的么!”

    姑嫂二人且行且谈,姜夫人听罢,不由笑叹道:“你呀!老话果然说得没错,江山易改本性难移。你这一根肠子通到底的直性子,真是一点都没有改。这些日子朝上参劾恒王的谏疏还少么?所谓墙倒众人推,不推已算是厚道,哪里还有收留罪臣眷属的道理,就不怕惹祸上身么?”

    这个道理江蒲何尝不明白,只是要她丢开秦秋韵不管,她实在是做不到。

    “再则说了。”姜夫人剜了她一眼道,继续道:“你既想要留秦丫头在家里住,你就该忍气吞声一些。如今闹成这样,你倒不是怕的,可秦丫头还怎么住得下去!”

    江蒲苦了脸道:“我也是一时火气上头,没有顾虑到。”

    姜夫人气忿忿地往她脑门上一戳,“你这性子啊!”

    自进京后在府里江蒲是说一不二,性子难免养得骄横了些。再则也确是被秦秋韵吓得着了急,才会做出这么欠考虑的事来。只是此时后悔也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“我倒是有个地方安顿秦姐姐。”连山笑盈盈地走过来,道,“清源郡王,算起来和她也是兄妹。妹妹住哥哥家里,天经地义。况且府里就只郡王,也没人说三道四。”

    听了连山的安排,江蒲算是放心,登有了逗乐的心思,掩嘴笑道:“你还不是王妃呢,就做起郡王府的主来了!”

    连山没有半点的脸红,只是眸光一横,“我好心替姑妈出主意,姑妈反倒打趣我,这好人真真是做不得。”

    江蒲还待要回驳,梅官急急走来禀道:“大奶奶,秦姑娘醒了!”

    三人闻言急忙赶了进屋,秦秋韵脸色还是惨白一片,而原本空洞的眸子,在看见江蒲后亮了起来,雪白小巧的嘴唇,哆嗦着问出一话,“素姐姐,你告诉我,为甚么陛下突然会把楚家宅子赏给你们?为甚么徐大哥能升任户部尚书?”

    听见秦秋韵的问话,江蒲总算知道李茉和她说了甚么。只是江蒲嚅着嘴唇,一个字也说不出来。虽然自己并没骗过她,可是静之在扳到恒王的事上,出了大力却是事实。

    连山见姑母不做声,便替她劝道:“姐姐现下养好身子要紧,何苦问那些不打紧的事。”

    秦秋韵恍若未闻,温和秀气的眸子漾着水气,颤抖的声音带着一丝冷厉,“还望素姐姐实言相告。”她早已明白了其中原缘,却偏要听江蒲亲口道出。

    江蒲情知躲不过去,深深一叹,在她床边坐下,极平缓地道:“你也知道,朝上的事情我从来是不闻也不问的。所以,也是到老王爷出了事,我才听到消息。至于静之,陛下心腹近臣,若说他没参于其中,莫说你了,就是我自己也不信。只是我想着,朝上的事归朝上的事,咱们的情份总是不变的。”她一边说,一边去握秦秋韵冰冷的手。

    “多谢夫人实言相告!夫人这些日子照顾,秋韵铭感于内。”秦秋韵冷冰冰地挥开江蒲的手,叫了云裳就要揭被下床。

    江蒲赶紧拦道:“你这是做甚么?不要命了么?大夫可是说了,你要好生静养一段时日。”

    “姑娘。”云裳也含着两泡泪,要劝又不敢劝。

    秦秋韵倚着云裳摇摇欲坠,一对眸子冷若冰窟,“这个就不劳夫人操心了。”言毕,倔强地往屋外行去。

    江蒲又急又痛,两步抢上前拦,苦言求恳,“我知道你恼我,可到底养好了身子再走。介时,我绝不拦你。”

    连山也帮着劝道:“是啊秦姐姐,何苦和自己过不去呢。叫老王爷知道了,他岂不是要心疼死了。”

    听人提起外祖,秦秋韵热泪直滚,喃喃地道:“若不是我,外祖何至于此。”说着,抬起冷狠的眸子,盯着众人,“龙椅宝座的主人指不定就换了。”

    她认了死理,众人还能说甚么。

    秦秋韵虚弱地冷笑两声,“我自己眼拙,错认了一个又一个,也怨不得旁人。既如此,我是死是活也由天去,不用夫人费神劳心。”她的眸光盯着江蒲,嘴上吩咐道:“云裳咱们走……”

    “走”字的音还没落,姜夫人一个手刀落下,她的身子就已软倒。

    “姑娘。”云裳牢牢扶着她,满眼惊恐地瞅着姜夫人。

    “还呆着做甚么呀!”姜夫人冲丫头们喝道,“赶紧扶秦姑娘到床上躺着呀!”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