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284、贤妃出事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40:19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秦秋韵在侯府住了几日,身子稍稍好些,清源郡王就亲自接了她过府。而刘氏也差了陈婆子来接媳妇,江蒲也不摆架子,收拾了东西,就随徐家人的婆子回府去了。

    江蒲刚下了马车,涂婆子就赶上来道,“奶奶,娘娘出事了,太太已先一步入宫,奶奶也赶紧吧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出甚么事了呀?”江蒲一面问,一面又上了车。

    涂嬷嬷道:“老奴也不大清楚,早起太太才刚吩咐了陈嫂子去接奶奶,宫里就来了人,然后太太就急急的进宫去了。”

    文煜兄弟俩刚从马厩蹦出来,见江蒲又上了车,都围了上来,眸中皆是疑惑,“娘亲?”

    “娘亲有事要出门去。”江蒲拉过文煜,“爹娘在不家时,你是长兄。要好生照弟弟。别由着他胡闹。”

    文煜小大人似的点头,“娘亲放心。”

    江蒲笑着揉了揉他的脑袋,吩咐胡不归,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守宫门的虎贲卫见了徐家的马车,都赔着笑脸迎上来,“夫人进宫呢。”

    桑珠先跳下了车,尔后再扶了江蒲下来,“各位大哥辛苦了,我进宫去瞧瞧咱们娘娘。”江蒲露出最为和善的笑脸。虽然他们低微,然与人为善江蒲一惯的作风。

    领头的队正吩咐手下道:“还愣着做甚么,赶紧给夫人叫一乘小桥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江蒲婉拒道:“天气那么好,我慢慢散过去,顺带着还看看景色。”

    明泰帝虽赏她在宫内乘轿。可那毕竟是嫔以上才有待遇,做人啊,还是低调点的好。

    队正对江蒲这个反应倒是愣了下,从这里到延福宫可有一段距离呢。虽还只是初夏。可那么一路走过去。也要出一身薄汗。他还要说甚么,江蒲主仆俩已过了宫门。

    桑珠心里本就忐忑,偏偏路上碰见的宫女、内侍眸中都有一闪而过的异样,她实在是忍不住,问了出口。“奶奶。娘娘出甚么事了呀?他们做甚么那样看咱们么?”她的眸子四下游荡,希望能看出些端倪。

    宫女、内侍的异样,江蒲看在眼里,浮上心头只有诧异。而无不安。静之才刚坐了户部尚书的位置,皇帝刚刚赏赐了一座大宅邸。

    渐敏列五妃之首,除了皇后,宫中就以她为尊。那些下等宫嫔哪有构陷她的本事。至于凌皇后。这几年她也学聪明了,就算要动手,她也不会拣这个时候。

    更何况数年来,渐敏事上以敬,待下以宽。心机城府也亦发的老道,可厌之人,不显冷淡之态。可喜之人,亦未见醴蜜之情。宫中上下,都赞她不愧贤妃之名。

    皇后要发难,自己还真想不出,她能有甚么把柄。

    那么这般急的召刘氏进宫,到底为着甚么。江蒲满腹疑惑地往延福宫行去。刚进了宫门,就见芮则送出一位忧心忡忡的御医。

    “芮总管。”江蒲快步上前,问道:“娘娘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夫人安好。”芮则恭敬地行礼,接着轻声一叹,“娘娘小产了。”

    江蒲闻言一惊,急步赶了进去。渐敏已有四个月的身孕了,按说没那么容易小产才是。最主要的是,这个时候小产,可不比之前,一个不好那就是一尸两命啊!

    徐渐敏脸色刹白的躺在床上,紧抿着雪白的双唇,任由母亲拧了热帕子给自己抹脸。

    凌皇后守在床边,眼眸微红,“妹妹也不要太过伤心了,保重身子要紧。妹妹还年轻,皇儿总是会有的。”

    “昭睿夫人来看娘娘了。”

    芮则的报禀,没引起渐敏的丁点反应。倒是皇后急步接了出去,拉了江蒲的手,抹泪道:“你来了就好,赶紧劝劝敏丫头,才刚小产了,不敢吃东西喝药,可怎么能行呢。”

    刘氏见了媳妇也是抹泪,“好好的一个小皇子,就那么没了!”

    一句话招得渐敏滚下大颗的泪珠,江蒲不着痕迹的横了刘氏一眼,真不知道她这话是心疼女儿,还是心疼那个还没来得及到这个世上来的皇外孙。

    “母亲且去歇歇吧,娘娘这里有我就好了。”江蒲扶了她起身,自有小宫婢过来,搀了她出去。

    送走了刘氏,江蒲又向皇后道:“皇后娘娘眼圈都黑了,也回宫去歇着吧,宫里多少事还等着娘娘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忽听外边报道:“圣驾到!”

    江蒲和凌皇后还没反应过来,床上的徐渐敏就跌跌撞撞地冲了出去,抱着明泰帝的双腿,嘶声痛哭,“陛下,臣妾死不足惜,可是皇儿、皇儿又有甚么错,可怜他一眼都没看过这个世界……”

    “妹妹,地上凉快起来。”皇后急步上前和珍格儿半拖半架地扶起了徐渐敏。

    明泰帝的脸色已经是黑如锅底了,待得徐渐敏在床上彻下,便冲皇后厉声喝问,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你这个皇后是做甚么吃的!”

    皇帝当着众人如此质问皇后,显然已是怒极,丝毫不顾及皇后的颜面了。说来也难怪,他虽有子嗣,然生母的出身都过于卑微。徐渐敏虽非嫡妻,然位份尊贵。若能养下皇子,至少能当半个嫡子。

    因此,他适才听御医回说,打下一个男胎来,气得差点要把御医拉出去砍了。

    “臣妾死罪!”皇帝盛怒之下,皇后除了伏首叩头外,还能做甚么呢。

    连皇后都跪下了,屋子里还有谁能立着。江蒲心里纵然不服,也只能跟着一起跪在明泰帝脚边。

    “死罪!”皇帝依旧没有放过皇后的打算,冷哼了声道:“不用说这些没用的废话,朕只问你,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!”

    徐渐敏在皇帝怀中细声抽噎,“陛下若真要替臣妾做主,就把甄嫔叫了来。”

    “甄嫔?”皇帝怔了下,就连江蒲也有出诧异,这才多会呢,甄思宜就晋位为嫔了。

    “去,把甄嫔给朕叫来。”皇帝发了话,小内侍应声而去。

    明泰帝一转眸,瞅见江蒲也跪在地上,叹了声向皇后道:“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谢陛下。”凌皇后谢了恩,刚站起身。颜念秋挺着大肚子端了个小托盘走了进来,“娘娘,药煎好了……”见圣驾在,赶紧就跪下了,“臣妾恭请陛下圣安。”

    明泰帝怀抱着细声拉噎的徐渐敏,扫了颜念秋一眼,微皱了眉头,“你大着肚子在这里做甚么!”

    “臣妾……”她刚一开口,皇后就伸手扶了她起来,“我不是让你回宫歇着去了么,你六七个月的身子,若有这个好歹,可叫我怎么活呀。”

    江蒲冷眼旁观,心里是冷笑连连,真真是个贤德皇后啊!

    “不碍的。”颜念秋捧着肚子道:“民间的妇人怀了八九月的身子,还要下灶做饭,臣妾不过守一守汤药。”

    “够了!”明泰帝冷声喝断,他今朝实在是没心情看嫔妃们演戏,“你不碍,贤妃娘娘看着也戳心,给朕滚回屋去。”

    颜念秋自入宫以来,陛下待她都是柔声细语。何曾这般喝斥过,当下惨白了脸色,行礼退下。

    然不待颜念秋退出纱橱,就听明泰帝对徐渐敏柔声宽慰,“你放心,朕不会叫咱们的孩子去得不明不白的。”

    莫说颜念秋,就是凌皇后眸中也飞快的掠过一丝黯然。不论皇帝这话是真是假,反正这样的浓情蜜意,自己是从未领受过。

    早年自己也曾小产过,可他不过像个外人似的,来看望看望,客套地交待两句好生将养。咱们的孩子子,她若能听得这话,这一世人也就值了。

    明泰帝只顾着宽慰怀中的徐渐敏,没有留神皇后的神色。江蒲站在旁边却看得一清二楚。心也一点点的凉了下去。

    眼前这个男人,有朝一目不做皇帝,可以去行商。保管稳赚不赔,因为他每一点的付出,等要收回同等的价值。

    就连渐敏,他刚失去胎儿的妻子,他也要充分利用剩余价值。

    着众人的面,训斥皇后,喝退身怀六甲的宫嫔,又对渐敏恩宠备至。

    他这是要把渐敏推到风口浪尖上啊!渐敏的小产,他至少占了一半的原故。

    “陛下,甄嫔娘娘来了。”内侍小声的回禀。

    听见“甄嫔”二字,在泰帝怀中哭得昏沉沉的徐渐敏,眸中陡然放出光来,紧拽着皇帝的衣袍,“陛下,陛下,你一定要替皇儿做主啊。就是她,就是她,害死了咱们的皇儿!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。”皇帝紧紧地抱着几乎陷入癫狂状态的徐渐敏,一面扬声说道:“叫那个贱人滚进来。”

    甄思宜一步一挪的走进屋来,“陛下圣安,皇后娘娘金安。贤妃娘娘安好。”

    “安好,我怎么安好!”不等甄思宜行完礼,徐渐敏就挥舞着两手要去抓人,她眸中透出凶暴狠的光茫,好似要把眼前这个女人,生吞活剥了。

    甄思宜惊得退了一步,扑通跪了下来,“娘娘,臣妾不是有心的,不是有心的呀!”一面说,一面砰砰地磕头。

    江蒲听了倒是一怔,没想到甄思宜居然这么爽快地承认了。谋害皇嗣,可不是要了她的命就完了的事呀!

    “来人啊。”明泰帝抱着徐渐敏,对甄思宜没有半点不舍,“给朕拉出去杖毙!”

    甄思宜身子一软,连求情都吓得望了。

    众内侍应声上前。正要拉她出去,却听徐渐敏冷声拦道:“且慢。”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