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288、对牛弾琴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40:38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桑珠和冯元一在远处张望,各自担着各自的心。冯元一是怕皇帝做出逾矩的来,桑珠则是怕自家奶奶嘴里没轻没重,再得罪了陛下。

    藤架下,明泰帝的心情却陡然好了起来,坐在石凳上笑道:“说起来,还从未有人敢像你这般对朕不敬!”

    “妾身不敢。”

    听出明泰帝语气里的微笑,江蒲的头低得更低了。说出的话她是一如既往的冷漠。

    她冷了神色,明泰帝便也敛去了面容上的笑意,“你给朕看的冷脸还少么?”看着江蒲光洁的额头,

    “妾身死罪。”江蒲跪了下来,语气依旧冷硬。

    桑珠急得不行,扯着冯元一,“总管大人,你去劝劝陛下啊!咱们奶奶是硬脾气,真要冲撞了陛下可怎么好!”

    听不见他们说甚么,冯元一心下也着急,到底比着桑珠沉稳些,“陛下特地谴开了咱们,这会过去越发的火上浇油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啊?”桑珠都快要哭出来了。

    他二人在这里急得不行,明泰帝看着江蒲略显毛糙鬓角,却有些恍神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和自己认识全不一样,就譬如,她很不喜欢用发油,宁可让鬓角糙着。

    而微风过时,那细碎柔软的发丝,竟如初生的绒毛一般可爱。明泰帝心下无奈一笑。老话说一物降一物,自己总不大信,现下才明白,自己只是没有遇见罢了。

    “起了吧,叫人看去成甚么样子!”

    江蒲也不迟疑。谢过恩站了起身,正要告退,明泰帝又道:“朕自问从来未得罪过夫人,夫人何以如此不待见朕?”

    “陛下言重了。妾身不敢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和朕说这些官面话。夫人心里有气直说不妨!”明泰帝打定主意要问个究竟,他是真的不明白,江蒲好好的怎么就对自己变了态度。

    若说是她察觉出自己的心思,那最多也就是避开自己,何至于就心怀怨怼呢!

    你个翻脸无情、手段阴狠、冷血残酷的浑蛋!江蒲心里一通痛骂后。想压下火气。可看着明泰帝无辜的眼神,怒意又蹿了上来。

    阿晴、渐敏、三娘,自己在这世上最在乎的三个朋友,全被他毁了。而他竟然一点愧疚都没有,还能这般无辜地看自己。

    江蒲只觉得一口气堵在胸口,不吐不快,“既然陛下要妾身说。那妾身就斗胆直言。”

    “说吧,朕若有错,一定改。”看着江蒲气鼓鼓地眸光,明泰帝的心情便如此时的阳光一般灿烂。

    江蒲虽说要直言,可到底还是斟酌了一翻,才开口问道:“陛下可知三娘开了一家曰归画舫?”

    自己若没有记错,诗的最后一句是,我心伤悲,莫知我哀。为了这个男子,她耗尽的青春,用尽了心思,甚至不惜以身犯险,可最终的结局,还是身如浮萍。

    那晚她看见三娘案头上华笺写着,“身如浮萍,心似飘絮”八个字,心酸到无可抑制,害怕眼泪落下,只能当做没有看到。

    “是她嫌宫中生活拘束,朕不过是成全她罢了。”

    明泰帝的话,令江蒲瞠目结舌哑口无言。本以为提及柳三娘,他至少会有一丝欠愧。终究是他负了她,可现下看来,他是理所当然的很!

    明泰帝也不明白江蒲的意思,查封恒王府之前,自己就传了消息给她,只要她愿意,还是可以回宫任教坊总教头,是她自己选择离开。江蒲怎么倒质问起自己来了?

    “那么阿晴呢?”江蒲追问道:“陛下可知她险些丢了性命。”

    明泰帝越发蹙了眉头,面色也冷厉了起来,“朕不是下令不得为难于她么?竟有虎贲卫抗旨不遵么!”

    看着他认真的怒容,江蒲发现自己和他根本就无法沟通,苦笑着道:“没有。她只是病了,毕竟恒王是这世上最疼爱她的人。”

    她和秦秋韵情如姐妹,明泰帝也是深知的,看她眉眼间带了淡淡的忧伤,出言宽慰道:“朕听说清源接了她去。你放心好了,就清源的性子会好好待她的。”

    江蒲听了真是哭笑不得,他是完全不在状态中!和他生气,气到的只有自己。罢了罢了,像他这样的人,怎能期望他明白千回百转的女儿心思。

    明泰帝只觉得江蒲眸中无奈的苦笑,份外碍眼,当下换了个轻松的话头:“朕听说静之在衙门里就换上蒲鞋,就连文煜兄弟俩,也没一双像样的鞋子。徐家几时难到了这份上了?”

    江蒲一时没跟上他跳跃的思唯,愣了下,懒得跟他说甚么规矩,随口道:“大热天的,蒲鞋穿着又透气、又凉快。何必一定要滚了着绫罗。难道人不尊不尊贵,就靠脚上那点布么?”

    江蒲没有留意到,明泰帝看她的眸光都亮了起来,“这话说得不错……”

    他一句话未完,那边冯元一就领着宫婢、内侍行礼道:“贤妃娘娘安好,颜媛娘娘安好。”

    二人闻声看去,江蒲已屈了双膝,却被徐渐敏扶了起来,“我跟嫂子说了多少回了,咱们私底还和原先一般。”

    江蒲瞅了瞅明泰帝和颜念秋,暗道,“这也叫私底下!”所以,她口中还是说道:“谢娘娘。”

    明泰帝上前握了徐渐敏的手,“你怎么出来了,万一受了风可怎么好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宽心,”颜念秋道:“御医说了,天气好时娘娘能出门走动走动,总闷在屋反倒不好呢。”

    “话是这么说,可到底小心些才好。”他还希望徐渐敏养好了身子给他生几个皇子呢。想到皇子,他不由扫向颜念秋的大肚子,“你也是的,大着个肚子就在屋里好生歇着,瞎跑甚么。”

    自己年过而立,却只有四个庶子,对子嗣难免看得重些。

    “陛下不用担心,颜妹妹是头胎,适当走动走动,利于生产。”徐渐敏深知皇帝的心思,劝起来也得心应手。

    “那,你们自己小心些。朕还有事,傍晚再来看你。”多出两名小妾,明泰帝也就没了心情多留了。

    三人听说,忙都屈膝行礼,目送明泰帝去远。

    起身时,颜念秋不着痕迹的扫了江蒲一眼,轻抚着肚子,低垂着眉眼,不知在思忖甚么。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