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289、有人欢喜有人愁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40:43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端午节前,江蒲总算是出宫回府了。进宫那么些日子,府里堆了一大堆事,偏又赶上端午,虽说还在孝中,宴乐一概不用。然姜、刘两家的节礼是要送的。

    再加上连山成亲,虽有姜夫人在,可她于这种琐事上,实在是帮不上,连山再精干,有些到底不好做主。所以江蒲得空就过去看看。

    整个夏天又是新宅装修,又是侄女成亲,江蒲算是忙到彻底了。

    八月初六,黄道吉日,万事皆宜。定远侯府张灯结彩,大门洞开。

    “姑娘的箱笼都装车了没有?千万别忘了往子孙桶里压一枚玉璋。小茶壶的暖套呢?可别忘了。新娘到郡王府怎么也要近一时辰,给祖宗敬茶时,茶水可得冒热气,不然招人议论。还有打赏人的小荷包可要放在最外头,临期手忙脚乱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江蒲穿梭于丫头仆妇之间,上半晌都不得歇,梳好头的连山过来劝道:“姑妈,你就歇一会吧。这些事都安排妥当了的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姜夫人就揉着脸,抱怨着进来了,“我从大清早起笑到现在,脸都僵。陪着那些夫人灌茶,连如厕的时间都没有。一早上我都憋了三四回了……”说着说着,感觉到江蒲的怒眸,姜夫人渐渐住了口。

    江蒲瞅着嫂子,真是气不打一处来。原先她一直觉得在人群里陪笑是个烦人的活,可连着几日忙下来,她深深地嫉妒只需坐在榻上。端着茶盅摆笑脸的姜夫人。那本来应该是自己的活呀!

    “你跑进来做甚么,外头那些客人都不管了!”见姜夫人没有离开的意思,江蒲有些抓狂了。

    难得姜夫人被训得一愣一愣,“我就歇一会……”她话还没说完。吴婆子进来禀道:“郡王府差人传来消息。傍晚拜堂时,陛下和娘娘会过去,让咱们做好准备。”吴婆子边说,边拿眼睛瞅江蒲。

    “天啊!”江蒲抚额叹道:“他还真是闲啊!”

    “这是好事啊!”姜夫人道。

    江蒲惊悚地看着自家嫂子,“好事?哪里好了?”

    姜夫人横了她一眼。“你傻呀。本来呢因着郡王府没有长辈。咱们就得打起十二分精神。出一点差错,人家就会议论说咱们不把郡王府放在眼里。如今有陛下、娘娘坐镇,就算有甚么不到的地方,谁还敢多说一个字!”

    江蒲冲着自家嫂子干笑了两声。竖了大拇指,“好见地!只是这会外头坐得多是宗室,侯爷,你就赶紧出去陪着吧。”一面说。她就把姜夫人往外推。

    听着座钟铛铛地敲了十多下,江蒲叫丫头端了好些吃食上来,把连山摁在小案前坐下,“趁着还没上妆,吃饱肚子。吃过了这一顿,你可要饿到大半夜呢。”

    连山扫了眼桌子上丰富的吃食,笑道:“闹肚子了可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“怕甚么,你要到酉正才起身呢。”、

    姑侄两话还没说了,便有人来请江蒲。

    “你赶紧吃吧。”江蒲边说,边就随来人而去。

    江蒲做为嫡亲姑妈,自然是要坐在上席的。只是位置有些偏,好在旁边是徐渐敏,倒可以放松些。

    正厅上,新郎新娘还在敬茶,江蒲已悄悄地拿筷子吃冷盘了。

    “叫厨房再切一盘卤鹅肝上来。”瞅见江蒲案几上的鹅肝都吃得差不多了,坐在旁边的徐渐敏不声色地吩咐旁边的小丫头。

    徐渐清也微蹙了眉,“那些东西都是凉的,你点点心怎么敞开了吃。”

    江蒲很委屈地道:“我五更起身,到这会才算是正经吃东西啊。”

    徐渐清听着也心疼,这几个月着实是忙坏她了。只是内宅的事情,自己也不好多管。

    当下他左右瞅了瞅,见宾客们的注意力都在主席上,便拉了江蒲悄悄离席。

    “咱们去厨里吃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江蒲一面随丈夫起身,一面疑惑道:“你认得路?”

    被妻子置疑,让徐渐清小有些不爽,“你别忘了,虽然婚事是由礼部主办,可钱还得从我手上划拨。再说了,年底就晋亲王爵了,这座郡王府也都扩建。你说,这里我能少跑么?”

    江蒲点头叹道:“那是那是。只不知尚书大人,跑厨房去做甚么?难道郡王府扩建,连带着厨房也要扩建?”

    “你!”徐渐清被噎得无语,狠狠瞪了她一眼,“看来那些鹅肝算是喂饱了你了,算了回去吧。反正鲜菇大肉包、蟹粉水晶包甚么的,到了最后也是会上的。”

    身在富贵乡那么多年,江蒲平民的习惯和口味还算保持得原汁原味。

    逮着空就是啃鸭架看书,而包子,从始至终是她的至爱!

    因此,一听得鲜菇大肉包,江蒲就情不自禁的咽了两口唾沫,拽着徐渐清的衣袖,厚颜陪礼,“好了么,我错了我错了!这会酒席结束还早着呢,我又一天没吃东西了,你忍心让流一晚上的口水呀!”

    “你呀,”徐渐清笑叹道:“就知道肉包!”说着,牵了她的手沿着石子路远离了喧哗。

    郡王府的大厨房里,分了数个区,肉食的,蔬菜的,面点的,茶水的,虽然人多,却是有条不紊的忙着。

    夫妻俩悄悄地挨到面点那一块,本打算偷几个就好,却发现都还一屉一屉地摆着。想来也是,这些面点都要到最后才上,哪里会这么快就蒸上呢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只好等了。”徐渐清笑道,自己还真是失算啊!

    江蒲瞅了眼大案瓷钵里堆得又尖又高的肉山,颓丧地叹了声。把美食摆到饿肚子人的面前,却让她等待,这滋味真是不好受啊!

    “走吧,再待下去,我都要扑上去了。”江蒲嘟着嘴,很不甘地转身,要是皇帝不在多好啊!他们来的时候,夜市已经摆上来了。

    冒着热气的大肉馄饨,煎得吱吱响的小煎包,江蒲捂着肚子,再一次吸吸了口水,心里把明泰帝狠狠地问候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嬷嬷求你了,没有灶给我个小炭炉也成的。”

    “哎哟喂,你没瞧见么,人人都忙着,哪里有空给你找甚么小炭炉呢。再急也不急在这一会吧。等忙完了这阵,就给你们炖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夫妻俩循声看去,却是云裳。

    自从秦秋韵搬到郡王府,江蒲只从连山口听过些她的消息。知道她病已大好,虽然精神不济,却也没有大碍了。

    和清源郡王接触过几次,江蒲感觉得出来,他是老实人。秦秋韵住他府上,自己也能放心。

    后来事情多了,她也没多留心秦秋韵。这会见云裳跪在地上哭求那婆子,江蒲整个人都怔住了。

    徐渐清知道她心中所想,立时喝道:“你们这是在做甚么呢?”

    众人闻声回头,看徐渐清锦衣华服的定是宾客,可到底是哪一家的大人,他们却不清楚。

    哭到泪眼朦胧的云裳,看了好一会,才认出人来,奔到夫妻俩的脚下,“徐大人,徐夫人,帮帮咱们家姑娘吧。”

    江蒲忍着泪扶起云裳,“别哭,有话慢慢说。”

    天气渐渐转凉,秦秋韵前几日便往内府走了一趟,给外祖送一些棉衣棉被。可惜却没见着人,回来难免哭了一场,当晚便伤风咳嗽。

    一来府里忙着娶亲,难免忽略了她。二来,她自己也不想麻烦人,所以瞒着不说。直待病得厉害了,云裳才托了小厮去请大夫。吃了好几贴药总不大见效,今朝又换了个大夫来瞧,折腾到现在,云裳才取了药来煎。

    可是厨里谁有空搭理她呢。再则说了,秦秋韵身子不好,时常炖汤煎药,厨里都是见惯了的,这会人人都忙得脚不沾地,自然没空搭理她主仆的。

    不过,他们听得云裳那一声唤,都垂了头不敢做声。这京里和她们要好的,姓徐的夫人,还能有谁呢!

    他们只是不明白,明明是座上贵客,怎么会跑到厨房里来。

    听了云裳的话,江蒲一则是没甚么可怪的。二来,毕竟这里的郡王府,又是连山大喜的日子,自己总要顾及一些。

    “那小炭炉上是甚么呀?”江蒲指着厨房外,廊凳上的小炭炉问道。

    厨里的管事婆子,顺着江蒲的手看去,回道:“那是给王妃娘娘炖着的鱼滑鸡米粥。”

    新娘子拜过堂,就得坐在新房里傻等。郡王府的总管事心思细,吩咐厨里准备下粥点,他好到新王妃面前讨个好。

    “这会子应该拜过堂了,端了送去吧。拿个提盒来,把炭炉搁进去。让她自己回去煎药,免得在这里碍着你们的手脚。”

    江蒲发了话,管事婆子只能一迭声的应下。

    看着云裳的背影,渐消失在夜色里,江蒲不由长长叹了声,徐渐清道:“等席散得差不多了,你就瞧瞧她去。”

    江蒲苦笑道:“只怕她不想见我。”

    夫妻俩且行且谈地回席坐下,然江蒲终究是心思不属,况且席上闹得利害,徐渐清也被一众同僚拉了去。

    江蒲百无聊赖,信步离席,一路向丫头们打探,渐寻至秦秋韵院外。

    “奶奶,秦姑娘怎地住在这么偏的院子里。”桑珠的口气,多少有些怪郡王的意思。

    江蒲却笑道:“她是个好静的性子,和郡王虽有兄妹之名。到底不大相熟,自然是要拣个僻静的院子住了。”

    主仆俩说着话,院中忽传来“哐啷”一声响,接着便响怒骂之声!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