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290、又见故人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40:47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江蒲本只想在外边,看一眼秦秋韵的小院。却被院中突如其来的怒骂和哭喊给惊住了,稍愣了愣神,急步赶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一天到晚,装个病美人的样子给谁看?是了,你知道今朝文远要来,就故意做出这个样子来。可惜啊,他压根没有来过。而且啊,很快咱们就要成亲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么?这件事我怎么不知道呢?”

    凌嫣说得正得意,身后忽响起道冷冷的地声音,回头看去,竟是江蒲。不得不换了笑容,“夫人怎么也跑出来了,今朝夫人是主客呢。”

    江蒲扫了眼地上破碎的药碗,云裳的泪眼,以及有秦秋韵咳到潮红的病颜。眸中厉色更盛。

    “我和阿晴交好,京城上下谁人不知?我素来不喜热闹,不愿应酬,翁主不知道?”她说一句,就逼上前一步,最后那一句,几乎已然问到了凌嫣的面前。

    这些年来圣上对凌家的态度暧昧。朝臣对凌家也是不远不近。姜、凌家皆为侯爵,凌家就只徒有虚名,姜家母子却是镇守海防。孰尊孰卑不言可知,

    因此,江蒲名位虽不及她尊贵,凌嫣心下万般不服,却也不敢多说甚么。只是别着头,抿嘴生气。

    然而江蒲的话却还没有说完,她淡若月色的眸光,在凌嫣面上一荡,“文远要迎娶翁主,这样的喜事,我怎么连一点消息都不知道呢?”说着,恶毒地笑道:“或者这只是翁主一厢情愿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秦秋韵屋里立着两杆戳灯,明亮的灯光。清楚地照在凌嫣绯红的脸上。

    虽然这几个月江蒲事忙,可京里的八卦还是风闻了些的。更何况凌家翁主钟情刘文远,这个消息在京里可是传得沸沸扬扬。

    凌嫣喜欢上刘文远,也是情理之中。如今的刘文远。已非当年满身寒酸的落魄书生。温文尔雅的面容。淡定沉稳的眸色,迷惑不谙世事的小姑娘那是绰绰有余。

    然小儿女的小事能传得这般沸沸扬扬,人尽皆知,恐怕就是有人在后面推着了。

    刘文远官位虽不高,可这一二年来的晋升速度。又是在枢密院。俨然已是新贵的架式了。

    瞅着江蒲眸中的鄙笑,凌嫣又羞又恼,一跺脚,忿然向外而去。与江蒲擦肩而过之时。她清楚地听见一声嗤笑,不由气白了俏脸,站住脚冲江蒲放话道:“你且等着!”说完,大步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江蒲不屑地向后瞥了一眼。走上前看视秦秋韵。然而对着秦秋韵苍白而冷漠的脸色,她满腔的话都梗在喉头。心底深深一叹,转向云裳问道:“你们这院里,难道连个婆子、小丫头都没有么?”

    之前在厨房,江蒲还能谅解。可这冷冷清清的院落,却令江蒲隐隐动了气。

    云裳给秦秋韵掩好薄被,解释道:“因着今朝客人多事情又忙,管事的把院里的嬷嬷、丫头借调到了别处,讲好了明朝就送回来。”

    这倒也算不上欺负人,今朝大喜,忙乱些也是正常的。不过,没把秦秋韵放在心上,却是事实。

    然而清源郡王与秦秋韵,说不上半点情份,能收留她就是算心肠好的。而且看样子也并没有慢待。只是大婚之期,府里又没有主事的人,他一个男孩子,有些不到之处也是正常的。

    江蒲叹了声,还没开口,就听秦秋韵冷冷逐客道:“我有些乏了,要歇下了。夫人请回吧。”说着便转身面朝里躺了。又吩咐云裳道:“把灯熄了吧。”

    云裳为难地瞅向江蒲,不知说甚么好。

    倒是江蒲笑了笑道,“我出来好一回了,也该回去了。不然该找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婢子送夫人出去。”云裳提了盏琉璃灯,从戳灯上引了火,送她主仆出了院门。

    江蒲站在门前,呆了好一会,叹息着才转身。猛听得旁边有窸窣之声,一道人影一闪而过,桑珠立时高喝问,“甚么人?”

    “再不出来,我可喊人了!”江蒲出言恫吓,缓步逼近声音的来源。

    今朝王府大喜守卫极是森严,一般人是进不来的,能晃到这里来的,定是席上宾客。

    若是在别处,江蒲也就不管。然在秦秋韵门前,她少不得问上两句。真要是碰上浪荡子弟,秦秋韵受了欺负可怎么好。

    “喊人?”一抹身影从树后转出来,神情淡漠地道:“这么僻静的地方,夫人也能喊到人么?”

    此处虽是僻静,却也是烛火辉煌,路边大戳灯下立着的,竟是刘文远!这倒是出乎江蒲的意料。

    “你来做甚么?”想起他的所作所为,江蒲的语气实在好不起来。

    刘文远随意答道:“在席上酒吃沉了,出来散散。”

    江蒲回头瞅了眼院门,虽觉得自己所想有些离谱,可清还是出口问道:“莫非你也是来看阿晴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刘文远笑了起来,“夫人真会说笑。我不过图清静,信步至此,压根就不知道秦姑娘住在此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刚才躲甚么?”江蒲越发的疑心了。

    刘文远微眯了眼眸,“下官见夫人出来,怕夫人胡思乱想的误会了。”

    虽然刘文远这么说,江蒲心里却总有些疑惑。只是现下无言可对,她只得冷哼着离开。

    江蒲去远后,刘文远站在树下望了一眼小院,薄唇间溢出一抹复杂的笑意,掉头而去。

    主院里清歌曼舞,曲声悠扬。宾客们各自寻着相熟的聚在一起。主位上凌皇后一边坐着姜夫人,一边紧挨着徐渐敏。见江蒲走来,招手道:“我正说要谴人找你呢,跑哪里去了。”

    江蒲在嫂子身边坐,直言道:“去看了看阿晴。”

    坐在徐渐敏下边的凌嫣哼了声,眸光一转笑道:“夫人瞧瞧,可认得台上的那个舞伎?”

    江蒲转眸看去,脸上神色一愕。今朝是怎么了,竟碰故人了!台上扮演陈妙常的不正是柳三娘么。

    但见她拂尘一甩,冷面含霜,“一度春来,一番花褪,怎生上我眉痕?柏子座中焚,梅花帐绝尘。”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