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292、相亲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40:57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中秋过后,姜家母子便回金陵去了。而徐家也搬进了新宅子。只是尚在孝中,不宜摆酒宴客。

    这座府宅在楚晋材之前,曾是一座国公府,前府后园甚是气魄占地极广。府中院落更是分做中东西三路。正房主院,江蒲本是安排李太君住居住的。

    可老太太和刘氏都说,如今府里当家做主的是他们夫妻,而且他们人口多,住在主院也宽敞。江蒲也不管她们是虚情假意,还是真心实意。

    反正都自己照规矩礼让过了,他们不住,自己也就不用客气了。

    整个夏天江蒲都在埋怨这座府邸过大,修缮起来费时费力费钱。

    可真真入住后,刘如君母子终于能离自己远远的,江蒲登时觉得舒心无比。

    九月,清源郡王晋封安亲王。

    十月,皇长女封兖国公主,赐婚安南王。皇后旧疾复发,不能理事。皇帝特晋贤妃为贤贵妃,协理宫务。

    “娘娘宫务繁琐,怎么还想唤咱们进宫来。”江蒲随刘氏行过礼,便就向渐敏打趣道,“大公主的婚期虽定在明年四月,要准备的东西的可不少呢,娘娘居然还能得空。”

    徐渐敏笑道:“大公主的婚事自有规矩摆在那里,内府、礼部自会照章办理,我不过是替皇后娘娘照看照看罢了。”说着,她又转头吩咐宫婢:“去请游夫人和游姑娘来。”

    徐渐敏一开口,刘氏和江蒲便猜到了她的意思。刘氏不免蹙眉微嗔道:“娘娘怎么也不事填先告诉一声,空着两只手怎么好见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是我请了来。大家高兴高兴,母亲不用想太多。”徐渐敏拉着刘氏手安慰,宫婢已领了游氏母女进来了。

    “贵妃娘娘玉体安康。”

    “夫人快快请起。”徐渐敏说话间,就有宫婢扶了她母女二人起来。“给夫人、姑娘看座。”

    母女俩谢过了。才半沾着绣墩坐了。

    江蒲悄悄打量着游猗兰,肌肤微丰,身量合中,算不得十分的美貌。却胜在端庄自持,温柔沉默。

    江蒲虽不大与京中官眷来往。可人还是认得的。这游家是世代书香。数代以来皆为翰林学士,到了游猗兰父亲这辈上,虽至侍郎却是在礼部专管四季祭享。

    所以,游家是京里出了名的清贵人家。这样的家世用来配徐渐止。那真是再合适没有了。

    而游家徒有清名并无实权,没有娘家做为依靠,游猗兰进了门自然得安安份份的。况且,看游猗兰的样子。也是老实安份的性子。

    对于女儿挑得这户人家,刘氏是怎么看怎么满意。而游家能和徐府结亲,自然也是喜从天降。因此两位太太是一拍即合,说了没两句话就热络得犹如故识。

    江蒲默坐一旁听她们闲聊,家长里短无所不谈。好在她喜欢听八卦,不然可真要无聊死了。

    无意间抬眸,正撞上了游猗兰微笑的眸光,江蒲只得也笑了笑。却见站起身往自己这边走来,只是没走两步,外边宫婢禀道:“安王妃到。”

    一言未了,连山盛装而来,明丽无方 ,登时亮瞎了所有人的眼。

    尤其是游家母女,都看怔在了那里,直待连山给渐敏见过了礼,她们才回过神来,慌忙行礼。

    “快请起来。”连山伸手虚扶,“我上京的日子短,也不会称呼,夫人、姑娘莫要见怪。”

    游家母女自是连道不敢,徐渐敏笑道:“这是礼部游侍郎府上的夫人、姑娘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游夫人、游姑娘。”连山笑得意味深长,一双眸子只在游猗兰身上打转。

    “你是从皇后娘娘那里过来么?“徐渐敏忽地问道。

    凌皇后本就是连山的表姨娘,如今连山嫁给了安亲王,皇后又成了她婶娘。她这做侄媳妇的,自然要去请安。尤其是皇后还病着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么……”连山叹道:“说起来也难怪皇后娘娘难过,大公主才多大的人呢,这一嫁去安南。唉,要再见只怕就难了。女儿远嫁做娘的,哪有不心疼难舍的。”

    徐渐敏陪着叹息道:“身在皇家,这也是没法子的事。我也只有在公主的婚事上多尽些心,能添的尽量的多添。总不叫她委屈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絮絮叨叨地聊着闲天,不觉时近正午。宫婢们来禀,“后边花厅已摆下酒席,请娘娘移驾。”

    徐渐敏向多宝橱上一瞧,上边珐琅彩的小西洋钟却还指着辰未时刻,她不禁微微蹙了眉,“怎么又停了。咱们自己做的就是不大好使。”

    她正想叫人拿去匠作坊,芮则抢先笑道:“倒不是钟不好使,想是小黄门又忘了上轴了。”

    徐渐敏愣了下,笑了起来,“还是你经心,我倒是听过就忘。这要是送了回去,人家心底不知怎样笑话我呢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事情那么多,哪里在这些小事上费心呢。”开口的是游夫人,她这一晌午可没少巴结,不论是徐渐敏还是刘氏。

    江蒲和连山携手相视一笑,转眸间却瞅见游猗兰不尴不尬地陪着笑。姑侄心里倒有些看重她起来。一个上午,她几乎就没出声。端着张微笑的脸,默默地陪坐。偶尔徐渐敏问她两句话,她回答起来也是不卑不亢,没有一点谄媚讨好的意思。

    对游夫人这般入骨的巴结奉承,徐渐敏还真有点不适应,稍稍笑了笑,吩咐珍格儿道:“去请颜娘娘过来。一起热闹热闹。”

    珍格儿应声去了,徐渐敏则领了众人往花厅行去,她们才刚刚落了座,酒还没斟满。

    珍格儿就急急走来禀道:“娘娘,你赶紧瞧瞧去吧。颜娘娘不大好呢。”

    徐渐敏一听,抬脚就走。一面又急着叫人去请御医。而她一走,众人即不好动筷子,也不好离开,只好傻坐着干等。

    大人们还倒无所谓,文煜兄弟俩领着小公主在御花园玩了一上午,早就是肚子饿了。文煜还能挨得住,文仲等了一会,便扭股糖似的闹了起来,“娘亲,我饿了。”

    江蒲纵然心疼儿子,可不好就让他动筷子的,只好劝道:“稍等一等,姑妈还没来呢。再说了,你瞧小公主不都老实坐着么!”

    小家伙很不悦地苦脸皱眉,声音不免有些上扬,“那姑妈甚么时候来啊!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老实坐着!”江蒲陡然拔高了声音训斥。

    可能是因为文仲到底是自己的亲生,所以他全没有文煜小时候的沉稳,仗着众人疼爱,颇有些骄纵。因此,江蒲现下有意识地对他严管。

    见娘亲沉了脸色,文仲不悦地嘟了小嘴,却不敢出声。

    “不然,”连山说道:“让两个小的和公主一起去吃吧。”

    江蒲瞅了瞅身旁的儿子,开口道:“文煜你先和公主去。”

    文仲不服待要开口,却被江蒲一眼瞪了回去。

    文煜向弟弟打了个眼色,有规有矩地随豫章离去。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