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293、至亲至疏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41:2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文仲接到兄长的眸光,心领神会,老老实实地坐在江蒲身边,小嘴委屈地瘪着,可怜巴巴的眸光直直地瞅着案上的吃食。

    江蒲瞅在眼里心下好笑,就是不做声。

    到底还是连山瞧不过眼,冲文仲招手道:“仲儿,到姐姐这来。”

    文仲到底还是怕江蒲,没敢就过去,而是可怜兮兮地瞅向娘亲。

    江蒲扫了他一眼,淡淡地道:“你自己看着办。”

    儿子饿肚子她到底心疼,可是文仲这小子也该和他立一立规矩了。不然,长大来还了得!

    文仲皱着小小的眉头,正踌躇着,徐渐敏差人回来道:“娘娘说了,请王妃并太太、夫人、姑娘自便。再则也请太太、夫人稍留一留。”

    游家母女俩听罢识趣地起身告辞,连山本待也要跟着一起走,是江蒲硬留下她。

    “你急甚么,且吃过饭再去。不然,小王爷瞧你饿着肚子回去,还不得心疼的心肝脾胃肾都揪到一块去了!”

    刚成亲那会,天气还热着。他们进宫行礼,安亲王是亲自给连山撑着阳伞,还一边给她扇扇子,自己闹得满头大汗。而且但凡皇后说甚么、问甚么,安亲王都只一句,“由连山做主。”

    所以他们成婚虽没有多久,可京里谁都知道安亲将王妃奉若神明,心疼到了骨子里。

    连山听姑母打趣自己,不由躁红了脸,拉着江蒲不依道:“旁人这般也就罢了。姑妈到底是长辈,也跟着那起长舌根子的人学。”

    刘氏挟了个藕夹,笑道:“这有甚么不好意思的。能嫁得这么个夫婿,那可是福气。”

    连山的脸越发的红了。眉眼间微带了羞恼。“怎么连姨婆也这般说呢。”言毕,抬脚就要走。

    江蒲连忙拉着她,“快坐下,认真恼了就没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徐渐敏赶到西配殿时,颜念秋已倒在床上。痛得脸色苍白。满头大汗,腹下微有些见红。

    “宣御医了没有,产婆呢?赶紧叫来!”徐渐敏见了这阵势真有些慌乱,先着宫婢打了热水来。再唤了芮则过来吩咐道:“你往乾泰殿看看,陛下若办了政事,就请过来。”

    珍格儿递过热帕子,徐渐敏一面替她抹脸上的虚汗。一面嗔道:“你也是的,这么大的事怎么也不着人来和我说一声。若不是我谴珍格儿过来请你,都还不知道呢。”

    颜念秋呷了两口参汤,虚弱的脸上微漾出一抹无力的笑,“产期还有三四日的,臣妾只当是寻常的阵痛,哪里想得到……”话未说完,她抱着肚子痛得死咬住雪白的下唇。

    “你呀,”徐渐敏叹责道:“这要是出了点事,我心里怎么过意的去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宫婢已领了御医进来,产婆和医女也匆匆赶来。徐渐敏这才退出里间,到外头候着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会,芮则回来禀道:“陛下还有政务未完,晚些再过来。这里的事着娘娘照看着。”

    徐渐敏坐在椅子上扯了扯嘴角,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着人去请皇帝,本也就是走走过场。颜念秋区区一个媛,就算圣眷正隆,皇帝也不至于这般抬举她。延福宫到底还有她这个主位在。

    不过,她若产个皇子来,陛下应该会赏她全嫔位吧。陛下现在着实是缺出身尊贵的皇子。

    就算张氏顶着嫔位,终究是侍妾出身。哪及得上采选入宫的颜念秋。

    她心里筹算着,素手不自觉地抚上小腹。自己若没有小产,皇儿也该满月了。现下却要看着别的女人生孩子,徐渐敏不禁眉眼间轻笼了冷色,手里的帕子也攥紧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娘娘……”

    听见有人唤自己,徐渐敏抬眸看去,原来是娘亲、嫂子和连山。

    “颜娘娘怎么样呢?”刘氏挨着徐渐敏坐下,握了她的手问道。

    “御医是说没大碍。产婆和医女进进出出的也没说甚么,应该是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徐渐敏极力摆出温婉的笑容,可眉眼间总还是带着丝略有略无的苦涩。

    江蒲看在眼里,替她微叹一声。

    自己一直因刘如君母子的存在而委屈,可是渐敏呢?自己的孩子小产了。对身怀六甲的颜念秋,不仅不能视若无睹,还要关怀备至。到如今颜念秋生产,她做为一宫主位,还得要守在门外。

    自己还能眼不见心不烦,渐敏要怎么办?

    好在,渐敏与明泰帝即谈不上夫妻,更谈不上甚么夫妻之情。充其量不过是合作伙伴。

    江蒲低垂了头,心下凄凄。至亲者至疏,何其可悲。同床异梦,恐怕算是世上最令人寒心的事之一了。

    “娘娘,你先用点吃食吧。”珍格儿端了个小盖盅上来,徐渐敏一手接了,问道:“乌骨鸡汤厨里备了没有?”

    珍格儿回道:“已经上灶炖了。”

    徐渐敏又问,“皇后娘娘那里呢?通传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已经着人去了。”

    问完这些,徐渐敏又向连山道:“今朝真真是对不住了,请了你来,又出这样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说得甚么见外的话!”连山道:“我只怕在这里碍着娘娘呢。”

    徐渐敏叹道:“我心里倒是庆幸是今朝,不然我一个人,倒真有些不踏实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有甚么不踏实的。”刘氏依旧握着女儿的手,缓缓说道:“素日看颜娘娘,身子也是好的。连御医也说不碍,定然是母子平安的。”

    刘氏紧握着女儿的手,圆眸中坚定的暖意,令得徐渐敏份外安心。

    她自己生过孩子也小产过,可都不比这一回忐忑。颜念秋住在自己宫里,她算是半个主子,若是有个好歹,她也难逃干系。

    然听了母亲的话,她心下大定。的确,数月来自己对颜念秋那是份外的上心,她的大小事务自己都一一操心到了,就算有甚么意外,自己理直气壮,又有甚么可怕的。

    或者还能借着这由头,看看宫中诸人的嘴脸。念头及此,徐渐敏倒希望颜念秋有个意外。

    尽管她与皇帝谈不上甚么情份,可她到底是女人。自己的孩子小产了,别人却顺顺当当的生孩子,她心里终究是不大受用的。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