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294、以退为进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41:6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然这种种思绪计量,在她心头不过是一闪而过。瞬时间便换了松快的笑颜。

    “娘亲经过的多,这么说我真是放大心了。”又道,“今朝我本是想着让娘亲和游家母女处一日的,偏偏就是不巧。好在也有半日……”说着她稍稍放低了声音问,“娘亲看那位姑娘怎么样呢?”

    在家世方面,游家已然是近乎完美了。至于游猗兰的品性,本来么刘氏也没啥要求。就算泼蛮一点,三房的事自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好了。

    现下又是大儿媳妇当家,要吵要闹也有她挡在前头,碍不了自己甚么。况且就上半晌看来,游家那姑娘也是个温柔的性子,那是再好也没有了的。

    因此刘氏笑盈盈地回道:“娘娘看着好自然就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老三是个木讷的性子,只知道读两句死书。不找个沉稳平和的,三房的事情谁来管呢。游夫人是续弦又是小户人家出身,游家的事情都是这位大姑娘料理。当日我是一眼就看中了她。”

    徐渐敏话是点到为止,刘氏三人却都听明白了。如今徐渐止每年年终的年例,还有每月的月例,都是李太君管着。成了亲,这些事总没有还让老祖母料理的道理。

    若是寻个不谙世事的,还不就叫李氏霸了去。虽说一个妾没甚么了不得,可刘氏看着总是不舒服的。

    因此江蒲心下不免感叹,母女就是母女啊!看着再不好,也是要替彼此筹谋的。

    “娘娘说的是。”刘氏心里这会是无比的受用。“到得明年老三出仕了,事情越发地多。找个不解事的,又给素素添乱。”说着,眸光便向江蒲扫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怪道我说瞧着那两母女不大对呢。”江蒲却叉开话道:“看着那位游夫人有些不堪。却原来是续弦的。”

    徐渐敏叹道:“游家世代书香,就是支庶不盛。到了这一辈,只他们姐弟俩。这位游夫人,你们也是瞧见的,成甚么样子!倒是游姑娘。随份从时温柔和顺。和这样的后娘都能亲近起来的。”

    听得徐渐敏这么说,江蒲对游猗兰的看法不免有些改变,至少她不如面上看着那么老实。

    自己倒是无所谓的,就算她有心夺权。只要姜家不倒,自己倒乐得自在。只怕李氏的日子会不大好过呢。

    四人捧着茶闲聊着天,不知不觉的时间就过去了。突然里间传出“哇”一道响亮的哭声。众人都站了起来,医女从里间走了出来。徐渐敏赶上前道:“是男是女?”

    “恭喜娘娘,贺喜娘娘,颜娘娘生了一位小皇子!”

    徐渐敏身子不自觉地一僵,一股子恼怒妒恨打心底涌上。然只一个呼吸间,她就换欣喜的样子,一迭声吩咐芮则:“赶紧给陛下报喜去。”又叫珍格儿道:“吩咐厨颜娘娘的份例俱皆加倍,钱就从我份例上出。”一面说,一面又叫宫婢摆香案去。

    颜念秋产下皇子,宫里有得忙乱一阵。刘氏三人趁明泰帝未到之时,先出了宫,不然只怕要耽误在晚上了。

    宫嫔生产这对明泰帝而言,实在算不得甚么大事。所以芮则来报时,他正批阅奏疏,眼睛都没抬只说知道了。

    这会听得说是个皇子,他欣喜得睁大了眼眸,半天没回神,只问还跪在案下的芮则道:“你说甚么?”

    芮则磕头道:“恭喜陛下,贺喜陛下。颜娘娘给陛下添了一位小皇子。”

    不等芮则话说完,“哐啷”一声响,明泰帝已经冲了出去。冯元一吩咐小黄门将地下的收拾起来,便追了上前。

    “妹妹真是好福气,一举得男。御医说小皇子健康得不得了。妹妹将来可算是有靠了。”

    小皇子喝饱了奶,睡在颜念秋身边。徐渐敏在床边小方凳上坐着,眸光一瞬不瞬地盯着皱巴巴的小东西。这一回颜念秋晋嫔那是毫无悬念的了。

    好在她娘家无甚权势,自己只要笼络住,也算是一大助力。这么想着,她面上的笑容越发添了几分柔和,伸出手指,以指腹轻抚他的小脑门,“瞧这小模样,真是招人爱呀。”

    颜念秋心里却说不上是甚么滋味。后宫之中,自己算是圣眷隆重了的,同一时进宫的,自己的位份算是极尊贵的了。如今又生下皇子,只怕将来就是众矢之的了。

    连贤妃尚且保不住孩子,自己无依无靠的,母子俩真是性命堪虑啊。

    这会她见徐渐敏对孩子笑得慈和,越发笃定了心底的盘算。

    “圣驾……”内侍喊了一半,忽然没了声音。

    二人换了个眼神,纳着闷,明泰帝已大踏步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瞧瞧,朕的小皇儿呢。”

    徐渐敏才抱起来给他看,明泰帝悄声拦道:“别惊了他。”一面说,他便在床榻上轻轻落坐。瞅着小儿子,满眼的欢喜挡得挡不住。

    “我的儿你要快快的长啊。”明泰帝边说,边忍不住握起儿子点点大的小拳头,放到嘴边亲了亲。

    徐渐敏在旁边看着若说一点气恼都没有,那是不可能的。只是圣驾在前,又是在她宫中,她再恼再忿,脸上的笑容依旧亲和温柔的,“这是陛下称帝后诞生的第一位皇子,满月的时候,咱们可该热闹热闹。”

    明泰帝坐正了身子,“这事你看着办吧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,”颜念秋挣扎着半坐了起来,“臣妾想求陛下一个恩典。”

    明泰帝看着儿子,心情很好,“说吧,朕都应你。”

    “臣妾想小皇子还是抱到贵妃娘娘宫中抚育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徐渐敏和明泰帝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妹妹这是胡说甚么呢?”

    颜念秋也不看徐渐敏,只向明泰帝道,“照宫中规矩,妾身是没有资格抚养皇嗣的。与其送去屑贤馆让奶姆、内侍教养,倒不如放在贵妃娘娘宫中,妾身还能时常见到。”

    徐渐敏是明白她的意思了,可明泰帝却想歪了,只当她是装可怜讨封,当下微沉了脸色,“你是正经采选入宫的,养下了皇子,理应晋封。朕明朝就谕令礼部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,陛下。”颜念秋急道:“本朝采女入宫,皆以夫人起封。妾身得蒙圣宠,无嗣而晋媛位,已是万分惶恐。再晋位份,妾身心下实在难安。宫中诸人心下怕也不服。”

    看着颜念秋含着泪光的眸子,明泰帝也明白了她的心思。按说她这份谋算明泰帝是会着恼的。毕竟雷霆雨露皆是君恩。

    现下她为求自保推却圣恩,说得重些,是大不敬。可她微蹙起的眉头,竟与江蒲有五六分的神似。再加上她才刚产下皇子,明泰帝不仅不以为忤,反倒生出几许怜惜之意。

    “你不操那么多心。且将养着,朕自有主张。”

    皇帝都这么说了,颜念秋也只有谢恩的份了。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