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295、厚脸皮母女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41:11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“娘娘,”崔尚宫垂头快步走到软榻前,低声禀道:“延福宫西配殿的颜娘娘诞下了一位小皇子。”

    凌皇后刚从张嫔手里接过药碗,怔然抬起眸子,“你说甚么?”

    崔尚宫飞快的往凌皇后面上一瞥,头埋得更低了,“颜娘娘适才诞下了一位小皇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哐啷”一声,凌皇后手中的药碗被掷得粉碎。崔尚宫被滚烫药汁溅了一脚,却动都不敢动。

    张嫔端着小漆盘的手不住地打抖。颜念秋没进宫之前,皇帝或是看在皇子的份上,间或还会来看看自己。可这一年来,圣驾竟没有踏进过自己宫门一步。

    这还都是其次,反正自己早就失了圣宠。更要命的是,颜念秋是采女出身,一入宫就是已然是媛。这会生了皇子,晋位为嫔那是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而自己呢,张嫔不由打心底冒出一丝冷笑来。十五岁那年成了他的侍妾,是他第一个女人,也是第一个为他生孩子的女人。至头来,也就只能是嫔而已。

    虽说嫔只比妃只低一级,却是天差地远。妃所出的皇子承继大统,生母若在可封太后,死可追封皇后。而嫔,永远只能是太妃。

    自己这一世到嫔,已然是尽头。可对颜念秋而言,却是才刚起步。用不了多久,那个臭丫头也能压在自己头上了。

    然而有再多的不甘她都只能压在心底,况且当她看到皇后铁青脸色,心里多少舒服些。脸上也换了最是温和的神色,“娘娘,咱们先过去瞧瞧吧。不然陛下怎么想呢。”

    “他爱怎么想怎么想。”

    凌皇后怎能不恼,她废尽心思。甚至陪上了手中的一半的权利。才除掉了徐渐敏肚子里的小杂种。却叫一个区区的媛拣了便宜。颜念秋可不比那些侍妾,将来她可是能封妃的。徐渐敏她怎么就那么忍得住气呢!

    “娘娘何苦说这样的气话。”张嫔继续添油加醋的劝道:“陛下对娘娘已然是不满了,这会娘娘再不过去瞧瞧,不是凭白的便宜了延福宫那一位么。”

    皇后缓缓坐正了身子,嘴角抖出一串的冷笑。问道:“小皇子一定让贵妃娘娘抱去了吧。”

    徐渐敏身为一宫主位。在她宫里出生的孩子,她要抱去养也是合乎规矩的。

    ?尚宫却道:“奴婢没有听到消息。”

    皇后不禁紧了眉头,喃喃自语道:“她不会就让颜念秋出了延福宫吧?”

    皇后在坤淑宫揣测着徐渐敏的心思,徐渐敏呢。送走了圣驾,安顿好颜念秋,再把小皇子交给乳娘,她总算能回去歇一歇了。

    提了大半日的心。到这会才算完全放落了。

    “娘娘,照宫里的规矩,你把小皇子抱来也是理所应当的,你何苦推辞呢?”珍格儿给奉了盏罗浮果茶给她润喉,微拧着眉头,“再说了,娘娘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甚么?”徐渐敏呷了一口甘香的果茶,横眸往珍格儿面上一扫,眸光轻转间,眉梢眼间挑起了一丝冰冷,“她可不比那些侍妾,一辈子到头也就只是个嫔。就她那小容貌,多用些心思,贵嫔、贵人都有可能呢。我抱了她儿子来养,一来她心里难免存了疙瘩,我何苦竖这么个敌呢。二来这样的儿子养起来也没意思,将来还不知道向着谁呢。三则,陛下才刚把后宫一半的管事权交给我,怎么样也要显得大度些才是。更何况我现下退这么一步,她总是感激的,再缓缓图之,倒也是一大助力。”说着她放了茶盏问道:“皇后娘娘还没来么?”

    珍格儿回道:“还没呢。”

    徐渐敏得意的笑了笑,站起了身,掸了掸衣裙向外,“走,咱们给皇后娘娘报喜去。”

    却说刘氏婆媳二人先送了连山回王府,待她们到家,回到府里,已是日落时分。江蒲跟着刘氏往李太君院子去,她本只打算露了下脸就回去的。不想李茉母女也在坐。

    看着李家母女脸上的笑,江蒲真是恶心到了。当日因着秦秋韵的事闹得不可开交。最后,李茉借口筹备婚事,自己灰溜溜地回家去了。

    后来徐渐清故意给她父亲挑了个山高水远的穷乡僻任县令。为此,李老太君还闹了一小会儿,只是吏部调令已下,万能更改的。

    江蒲以为事情闹到这份上,李家是再不好意思登门的,没想到啊。她们居然还能坐在这里笑出来!

    “她父亲眼见得就上任了,这一去就是三年五载,想着把她婚事办了,也就放心了。今朝她这可是最后一遭以姑娘姝身份来瞧我老婆子了。”李太君拉着李茉的手向刘氏并江蒲感叹道,眸中还闪着泪花。

    “那真是恭喜大姑娘了。”刘氏接过话笑道,“日子定在哪一天啊。”

    “就在初九日。再拖下去,咱们起可就晚了。”李夫人道。

    江蒲垂首坐一边,正在编借口离开,李太君却向她道:“这几日你替你大妹妹准备些添妆,虽说对方不过是个虎贲卫,可咱们也不能让人家小瞧了去。”说着又转向李茉道:“到时候让你大哥哥带几个小厮送嫁,你婆家也就不敢欺负你娘家不在京里了。”

    李茉笑着称谢,江蒲却是瞠目结舌,“老太太,这只怕不妥吧。毕竟咱们还在孝中……”

    李太君被她这么一抢白,脸色登时就沉了下来,偏偏她说得在理,还真是自己疏忽了。

    李茉笑着圆场道:“老太太不用替我担心。头一件他们家人口简单,就只是公婆并一个小姑子。再则,婆母、小姑我也见过几回,都很是谈得来,且性情都是极柔和的。我看着跟自己娘亲、妹子着不多。断不会有意刁难于我。退一步说,就是我爹娘不在京里,不是还有老太太、太太么,我真受了委屈,再回来哭不迟。”说着,撒娇地圈住李太君的脖子。

    李太君被她哄得笑呵呵的,刘氏也笑道:“看看这个样子,哪里像是个要出阁的大姑娘。”

    看着她们其乐融融的样子,江蒲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了,“媳妇且先回屋,”她一边说一边站起身,向李茉一瞥,道:“看看给大妹妹备些甚么样值钱的添妆。”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