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296、江蒲的计划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41:16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江蒲回至房中,见徐渐清已从衙门回来,歪在软榻上陪两个儿子说话。听他们叽叽呱呱的讲宫里的事情。心漪带着文恪,垂首侍立在旁。

    尤其是文恪缩着小身子,可怜巴巴的,一句话也插不上。见江蒲进来,小脸更是腊白了起来,不由自主地往心漪身后躲去。

    “奶奶安好。”心漪屈膝行礼,并把文恪拉到了身前。

    文恪只得怯怯地请安,“母亲安好。”

    江蒲瞅了眼文恪,心下叹息。

    自己本是想把小家伙送还给他娘那里,离自己远远的住着就好。可是徐渐清却让他跟着心漪,住在旁边的小院里。对此,江蒲心下倒也体谅。

    文恪终究是他亲生儿子,就算父子之情淡薄,做父亲的总不能将他丢得远远的,让他自生自灭。

    况且就刘如君那性子,文恪跟着她,将来指不定怎么恨正房呢。心漪见梅官端了热水进来,便赶着过来服侍江蒲换衣服、洗手,一面将府里的琐碎事情回给她。

    府邸突然大了几倍,人手实在是不充足。尤其是管事的媳妇,实实是不够使。心漪心思细,办事又稳妥。事情交给她,江蒲也能放心。

    至于说异心,她一个家生的侍妾,又能怎么样呢!因此对她江蒲倒是能做到,用人不疑。交给她的事江蒲一般不多问。倒是心漪谨小慎微,大大小小的事情都要告诉江蒲一声。

    譬如今朝江蒲出门一日,她听得江蒲回来,特地就过来候着回话。其实也都是些不打紧的事。

    “往后这些小事,你不用告诉给我,和桑珠或是涂嬷嬷说一声就是了。”江蒲换过衣服,接过小乔递上来的茶。一气喝干。交给小乔,“再去倒一杯来。”

    徐渐清见了,笑道:“怎么就渴成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江蒲横了他一眼,道:“打宫里出来我就一口水没吃,又在老太太跟前坐了好一会。能不渴么。”说着。又转头向心漪道:“你明朝到库房里瞧瞧,看看有甚么好东西,挑去给李大姑娘添妆。”

    “李大姑娘?”徐渐清将文仲从膝上抱下来,微蹙了眉。“她怎么又来了?”

    江蒲叹了声,“初九日就出阁了,今朝上门来讨东西呗。”碰上这样的厚脸皮,除自认倒霉外。还能有甚么办法。

    文煜见父亲和娘亲说话去了,便招呼着文仲出门,在门口瞅了眼文恪,“你还站着做甚么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文恪捏着手里的簿本,嗫嗫地道:“父亲还没查我的功课。”

    徐渐清夫妻俩听见声音回头,看着文恪怯弱惊惶的样子。江蒲飞快地转过眼去,即不忍也不愿多看。徐渐清却稍稍阴沉了面色。

    自己之所以留文恪在身边,就是希望他能像两位兄长学一些大家气度,别成天一付委屈模样。可过了这么几个月,竟是一点好转都没有。见了人连句话都说不利索。

    心漪扫了眼徐渐清的脸色,忙弯腰柔声向文恪道:“大爷大奶奶这会有事,三相公先回屋里去吧。”说着又向花铃儿道:“你带了三相公去,差不多打发他吃晚饭。”

    花铃儿应声,正要伸手去牵文恪,却被徐渐清拦了下来, “文煜,你替我查查他的功课。今朝再背不全七虞韵,就不准吃晚饭!”

    文恪听说,小身子明显的瑟缩了一下,却还是老老实实地跟着文煜他们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江蒲看着他们兄弟三人出门,情不自禁地叹了声,到底开口怨道:“他才多大的年纪,你何必这样逼他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逼他!”提起小儿子的学问,徐渐清就忍不住动气,“文仲还没正经上学,三百千、声律、对韵就都烂熟了。可他呢,正儿巴紧的跟着上学,到现今连声律都还背不全。”

    江蒲撇了撇嘴,不大以为然。小孩子背不背得好书,又有甚么要紧的。不过,真没想到文仲的记忆力竟这么好,他只是时常跑去学堂玩罢了,竟背了那么多书。看来自己都吩咐贺卞媳妇,让他少往学堂跑才是了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怎教他的!”徐渐清一口气没处撒,质问心漪,“当日他跟着姨娘,旁的不说,书还是背得不错的。现下性情没见好,连着书都不会背了。”

    心漪被训得低了头,无一言可回。

    江蒲明知徐渐清拿她撒气,当着面也不好说甚么,只能道:“你且去吧,李大姑娘的添妆上些心,别叫老太太挑出理来。”

    心漪答应着退下,江蒲又吩咐二乔去传饭,待屋里没人了,才向徐渐清怨道:“你何必拿她撒气呢。她一个家生奴才,才认得几个字,念书的事她就是想管也管不了。再则说了,她又不是亲娘,身份又只是个侍妾,许多事情也不好管。”

    “我何尝不知道呢。”徐渐清叹息道:“可就小三儿的身份,他也就读书这一条出路……”话说了一半,自觉失言,下半句急急地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江蒲扯了扯嘴角,淡淡地笑道:“你也不用避着我,到底他也是你亲儿,血融于水,你做爹的哪有不替他筹谋的。可你也瞧瞧,他见了你跟老鼠见了猫似的,这哪里能成呢。要我说,往后你查他功课,还是往心漪院里去。只有父子二人,到底会好些。”

    徐渐清笑嘻嘻地瞅着江蒲,握了她的手不住地摩挲,“你居然让我到别的女人院子里去,我没有听错吧。”

    江蒲抽回了手,狠狠瞪了他一眼,微红了脸嘴硬道:“我几时拦着不让你去了?要去只管去就是了。只是你再要给我弄出个小子、丫头来,我就带着文煜兄弟俩投靠着连山去。现如今我也算是有娘家投奔了,可不怕你了!”

    徐渐清赖皮赖脸地笑着凑上来,“我还想着再养个闺女呢,你投奔连山去,我和生去呢!”

    “去你的,”江蒲伸手一推,半嗔半羞道:“甚么年纪的人了,还这样没正形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年纪不轻了,才要抓紧啊!”徐渐清一脸认真,“现在文仲也大了,不用你操心了,正好生个女儿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得轻巧,又不是你说生就生的。再要养个像文仲这样的野小子下来,可怎么办!”她话虽这么说,可语气却是娇滴滴的。

    她何尝不想生一个可爱的、娇娇的、软软的小丫头。只因文仲还小,自己不想分心,所以才没将这件事列入计划。也是自己运气好,算着安全期同房,竟然还真没出过人命。

    徐渐清环着她哄道:“总要试试才行啊。再说了就算生 了野小子下来,他两个哥哥年纪也大了,到叶候就让他们烦去。”

    江蒲扑哧一笑,“你倒是会打算盘。”说着叹息了声,把玩徐渐清的大手,道:“这事啊得先放一放。你知道今朝娘娘唤咱们入宫做甚么么?”回头瞅着徐渐清不解的眸子,继续道:“是让太太去相看儿媳妇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么。”徐渐清往迎枕上歪了过去,支着胳膊看着江蒲问道:“是哪一家的姑娘啊?”

    “游侍郎家的大姑娘,叫游猗兰。”

    徐渐清脸上没有半分起伏,只是微微冷笑道:“看来为了这个弟媳妇,娘娘可是费了大心思了。”

    一个清贵之家,除了名声好听外,一点用也没有的。

    “三弟年纪也不小了,就是那位游姑娘,我看看纪也差不多了。明年孝一满可不就要过门。所以我想着索性等她进了门再说。娘娘说那位这样好那样好,我瞧着未必就真那么和善。正好空出段日子来,由着她当家去。”

    徐渐敏怕三媳妇太软弱,叫李氏占了便宜去。可像游猗兰这般在家当家当惯的,进了门让她服低做小的,她未必就愿意。

    倘若自己那会能怀上孩子,正好把家里的事推给她。自己也能少操些琐碎的心。左右自己靠山够硬,不说娘家,就是自己丈夫也就撑得起来了。琐碎事交给三房,自己只把着紧要的,可不就能过悠闲日子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算盘倒打得好啊!”徐渐清也知道她是个图舒服的,极不愿管府里的琐碎事,这几年那也是叫形势所迫。

    渐止走仕途总要仰仗自己,所以只要有些脑子,三房媳妇自是和江蒲交好的。

    况且这几年,她和老太太、太太是越发处得不好了。尤其是老太太,不过是顾着脸面才没有闹翻。虽说她每每看着都占了上风,可心里总是不痛快的。

    就拿秦秋韵来讲,自己和陛下倒是顾念着她们姐妹情份。可李茉一句就让她们闹到陌路的份上,生气着恼还是其次,看她伤心的样子,自己着实是心疼。毕竟,她是真拿秦秋韵当亲妹子看待的。

    可偏偏不论是自己还是她,满肚子的火气都只能忍着。她甚至还得为李茉添妆劳神,这叫她心里怎舒服得起来!

    “奶奶,外边饭已经摆下了。”梅官走来请道。

    江蒲一面让人去叫文煜他们,一面往外走去,忽然拍了一记巴掌,叫道:“哎哟,我怎么把正经事都忘了。”说着,便一迭声的唤桑珠。

    徐渐清落了坐,道:“甚么要紧事啊,吃了饭再说也不迟啊。”

    “大事呢,”江蒲道:“今朝颜氏生了位小皇子,连陛下都惊动了。后日洗三,咱们还能当不知道么!总要送礼的。好歹也是延福宫的孩子呀。”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