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297、明嘲暗讽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41:21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听说颜念秋生了皇子,徐渐清的面色凝重了起来,“娘娘怎么说呢?是要把皇子抱到宫里养,还是?”

    江浦随手摆着碗筷,不大在意地说:“这我就不大清楚了。听见陛下要来,咱们就赶紧告辞出来了。”说到这里,她才后知后觉的转眸看向徐渐清,“你甚么意思啊?甚么叫抱到宫里养啊?”

    徐渐清瞅着妻子迷茫的眸子,笑叹道:“宫中的规矩,嫔以下是不能抚养孩子的。像颜念秋又是住在延神福宫西配殿,就算陛下晋她为嫔,这个孩子也是要算在娘娘名下的。”

    江蒲睁大了眼,“这是甚么规矩啊!”

    徐渐清抖出两声冷笑,“我就怕娘娘一时头脑发热,真把小皇子抱来养。后日你进宫,悄悄地和娘娘说,这个孩子可养不得。”

    徐渐敏才刚晋了贵妃,又协助皇后执掌宫务,再要领养个皇子。那真是要成了众矢之的。这其种的利害,徐渐清不说江蒲也是明白的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看娘娘也不是那么糊涂的人。断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来的。”

    徐渐清扯了扯嘴角,“但愿吧。”

    次日一早,徐渐敏就谴了芮则出来吩咐说,皇子洗三自己宫中设个小宴就罢了,让刘氏和江蒲不用进宫去了。江蒲心领神会之际,将贺仪交芮则带去。又说,“内侍大人替我问颜娘娘好吧。”

    眸光流转间,无须多言。芮则一派恭敬地道:“奴婢一定带到。”

    送走了芮则,江蒲没甚么事。且又阳光明媚,她打算往园子里逛逛去。还没出门,心漪拿了单子走来,“这是库房那边给李大姑娘拟的单子。奶奶瞧着还可行么?”

    江蒲接过来随便瞟了两眼。上面金玉首饰、绫罗绸缎应有尽有。还有各式的小物件,譬如鎏金手炉,银制的小薰球,梨花木的暖凳,茶叶末釉的大果盘。檀木架琉璃小插屏。

    “咱们家没处堆的东西。你倒是都扫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这些东西看着好似名贵,可都是徐府乔迁时,不相干人送的贺仪。这会给李茉添妆,彼此面上好看。库房又能清了出来。

    心漪可没有江蒲那样直接,微微笑道:“旁的东西都锁在库里,一时间找也不容易。这些都是堆在小倒座里的,李大姑娘眼见就要出阁了。先使着也是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江蒲差点没抱了心漪亲两口,她怎么就这么体心细致呢!

    “走走走,咱们往老太太那里回话去。”她袖了单子,便携了心漪往李太君院里去。

    李太君见了单子,自然是眉开眼笑连声称好,江蒲趁势回道:“既然老太太看着行,那媳妇这就去收拾出来,送到大妹妹家里去。”

    李太君还没应口,刘氏却道:“这事你只交心漪办去吧,我还有件要紧的事同你商量呢。”

    江蒲本是想着借机溜了好去逛园子,听刘氏这么说,她不得不坐下来。

    刘氏又道:“娘娘替老三择定游家,我看那姑娘也是极好的。只是老太太那么心疼老三,他的媳妇怎么能不过过眼。虽说咱们是孝中不宜请酒,可自家娘儿们吃个饭,又不摆酒又不唱戏的,也没甚么大的出格。过几日休沐,请了她母女过来,也叫老太太看看孙媳妇。”

    李太君听说孙女给渐止择定了媳妇,心里多少有些不受用。别人也就算了,老三可是在自己身边大的。他的婚事自己竟是一点主都不得。虽说孙女如今已是贵妃,可也太不放自己在眼里了。

    这会听媳妇说要请游家母女过来,让自己相看相看。心里那点不忿登时就散了,眉眼间笑意盈盈的,“那敢情好,恰好咱们家那大园子,我还没怎地逛过呢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是件小事,”刘氏又转向江蒲道:“要紧的是,给游家的聘礼。素素啊,这事你千万上心。游家是京里头一等清贵人家,世代书香累代为宦。一来咱们千万不亏待了,二来也要小心着,莫要流俗了。金银玉器虽不能少,却也不好过多了,不然人家还以为咱们是暴富之家呢。你先拟了单子来商议定了,再去备办。”

    坐在老太君身边的李茉暗含恼怒,她那话不就是在说自己么!老太太是听不出那么委婉的话外音的,李氏却是没心计较那些嘲讽。

    她现在忧心的是,媳妇是渐敏挑的。介时进了门自然和刘氏一条心。儿子和自己已是心存芥蒂,媳妇再和刘氏一边,自己后半身靠谁去呢!

    老太太在还罢,不在了,可怎么办!

    可偏偏渐敏贵为皇妃,莫说自己了,就是老太太也只能应承下来。

    郁闷之余,李氏是万分后悔当日撵采萍出门,以至于母子生隙。

    江蒲听了刘氏的话,瞥了眼李茉阴暗的神色。心下舒坦了许多,尔后又添了一把火,“太太说的是,咱们库里虽有些东西。只怕亲事看不上眼。人家到底是读书人家,不比得咱们,看得金的、银的就认做宝了。”

    李茉的脸色已经不是一般二般的难看了,连嘴唇都微微抖了起来。

    无奈老太君就是听不出这样的嘲讽,她只关心孙媳妇的性格,惟恐自己孙子吃了亏,“照这么说,那位姑娘只怕性情傲气些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起先我也是这么想的。”刘氏笑道:“好在那位姑娘因母亲去得早,打小当家理事的。倒不是那起不知生计的娇小姐。待人处事颇是宽和的。介时老太太瞧了,定会欢喜的。再则说了,咱们老三的才情,在京里也是数一数二的不是。还怕被媳妇比下去不成!”

    听得刘氏夸小孙子,李太君一张嘴笑得合不拢,指着刘氏道:“哪有你这样做娘的,自己说自己儿子好。还数一数二呢,到底不过是二榜的进士,又有甚么了不得的。”

    “瞧老太太说的。能入殿试的,那可是各处学问拨尖的。老太太只去打听打听,京里有几户人家的子弟入了殿试的。大多不都在国子监混着么。”

    婆媳俩一个夸捧、一个故作谦让,聊得好不投机。

    李氏的眉头却紧紧的拧了起来,之前她以为渐敏挑游家,是因着有名无实。如今看来,她们母女还是防着自己啊!只是,她即当惯了家,就不知服不服得老大媳妇了。

    等着瞧吧,待那一位进了门,且看是谁当家!她就不信,一个做惯了主的人,肯受旁人的管制。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