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298、游猗兰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41:25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因着徐家早就下了贴子,所以休沐那日游家几口,一早就过来了,说是给老太君请安。

    好在江蒲有所准备,特地起了个大早。不然真是要被她们堵在门口了。

    如今地方宽敞,李太君一人独占着西路几进院落。后进院落是一个小小的花园子,修了间大大的花厅,招待客人,尤其是像游家这般客不算客,自家人又不是是自家人的。放在花厅里,即显得尊重又热络。

    “给老太太见礼了。”不等游家母女行礼,老太君早叫丫头婆子们扶了她们娘俩个起来。

    游猗兰头上挽着漆黑油亮的发儿,只两朵珠花并一根银钗,不十分寒酸亦不张扬。一张鹅蛋脸稍稍抹了些胭脂,白里透红的。虽没有十分颜色,却是富态随和。李太君越看越喜欢,把人叫到跟前拉着手又是一通细看,方向刘氏道:“到底娘娘眼光不差,不像有些个人,长得娇娇媚媚的,身子又病蔫蔫的。”

    江蒲弯了弯嘴角,她就不明白老太太怎么就那么不待见秦秋韵。

    李氏偷眼打量,心下倒是纳罕。本以为准三奶奶会怎样的精干,如今看来却是一脸的老实样。

    “上回见面,咱们事先不知道,也没备得见面礼。这对金钏原是我陪嫁的,”刘氏从圆香手中接过一个小木匣子,当众打开,“我如今年纪也大了,戴了只怕招人笑话,权当是见面礼。姑娘也别嫌样式过时了。”

    游猗兰早站了起身,双手接过来。“多谢太太了。”说着,转身就把匣子交给旁边的丫头,尔后双从一个老嬷嬷手上拿过用帕子包的小包来,“我本是想着给老太太、太太做几双鞋。只是又不知道尺寸。怕做了不合脚。就缝了几个小荷包。我针线不好,老太太、太太千万莫要笑话。”

    李太君接过手看了针脚,笑道:“不错了,比着你嫂子强多了。一年到头的她是横针不动,竖线不拿的。”

    江蒲本在神游。莫名其妙的被点名。赶紧摆起傻傻的笑脸。

    “大嫂子是将门出身,不会这些也是常理。”游猗兰一双水杏眼盈盈地转向江蒲,“我就是好奇,定远侯一介妇人。怎地就能上阵杀敌。甚至是名震漠北。还有啊,安王妃真真是天仙一般的人物,有机会大嫂子可给我引见引见。”

    在坐的几人,除了李太君和游夫人还懵懵懂懂。其他人可都听出她的语外之音。

    尤其是李氏纤细的眉头不由微微蹙了起来,这位准三奶奶明摆着是站老大那一边了。也是自己犯傻,如今府中徐渐清夫妻俩,一个主外一个主内。

    新进门的媳妇,不向着长房,却又向着谁去?

    至于刘氏,这种情形她倒是早就料到了。不过,如今女儿贵为贵妃,就凭游猗兰的家世,她总要尊重尊重自己的这个嫡母!所以,她看着李氏阴沉沉的面色,心情到是不错。

    对于游猗兰的解围示好,倒是有些出乎江蒲的预料。这位游姑娘倒真是胸有成竹啊,头一回见长辈,就敢当面驳回。她就不怕惹得老太太不高兴,把婚事搅黄了。

    “哪有甚么稀奇的。俗话说兔子急了还咬人呢。大嫂子也是实在没有了办法,只好拼命了。”

    “快别说这事了。”刘氏苦着脸拦道,“一想起来我就心头发抖。若说王妃,将来见的日子可有呢,就你都不耐烦见。”

    游猗兰本也只是把话岔开,听得刘氏这么说,一笑收住也就不再多问甚么了。

    在花厅里行了礼,吃过茶点聊了会,一行人都围簇着老太君往园子逛去了。

    十月的园子,虽非繁花似锦,然也是绚烂多彩。黄的银杏、梧桐,泛红的乌柏和枫树,还有依旧翠绿的香樟,树下差不多都摆着一圈菊花,红、黄、白、墨、紫、绿、橙、粉,各种各样的颜色,看得人眼花潦乱。

    莫说游夫人了,就是游猗兰脸上也显出惊愕之色,甚至站住脚问江蒲:“这些菊花都是咱们府里栽种的么?”

    “哪里呢。”江蒲笑道:“咱们才能搬进来多久,哪有工夫伺弄这些花花草草。这些十有七八是买的,几盆好的,或是陛下、娘娘赏赐,或是王妃给的。安王爷可算是个种花高手,瞧见没,”江蒲边说,手便指着不远处石墩上的几盆白菊道:“那几盆都是安王种的,听说是菊谱上有名的。可惜我这么大俗人,名字过耳就忘,也看不出甚么好坏来。”

    游猗兰顺着江蒲的手看去,不禁睁大了一双水杏眼,惊叹道“没想到这世还真有人种出这样的菊花来了!”

    “原来姑娘认得啊。”就在江蒲说话的工夫,游猗兰已情不自禁走上前去,低下头捧着花轻嗅,眉眼间漾满了孩子似的笑,这时的她才像个十八九的少女,“银捻线,姑射肌、玉毫光,都是菊谱上的名种,我只在书上见过,也试过几回却怎么也种不出来……”说着说着,她猛然意识到自己的失态,立时站直了身子,微红着脸很是尴尬地笑了。

    江蒲倒是更喜欢她现在这个样子,之前的她端庄到老气横秋,整个都躲在面具后,要多假有多假。

    “姑娘要是喜欢,等会就端两盆回去。”

    游猗兰眸的讶然一闪而过,又恢复到端庄的笑脸:“这可怎么受得起呢。”

    在江蒲看来几盆子花罢了,谁看不是看呢,更何况她明显比自己更爱花,也更懂花,送到她手上是更合适的。再则说了,连山也不会计较这种小事。

    不过游猗兰的反应也是正常的,毕竟彼此还算不上熟识。

    “那,”江蒲稍稍迟疑了会道:“下回咱们邀着一起去王府,当面和王爷讨几盆花。”

    对于新来的,江蒲总是很乐意去接受。更何况这位弟妹可比当年的王篆香收敛了许多。当然也聪明了许多。像这样的新成员,能结盟是最好不过。再则人家也已经示过了好。

    其实江蒲心底是很希望她能和自己成为朋友。柳三娘如今住在画舫上,自己过去不方便。秦秋韵更是和自己形同陌路。倘若自己能和游猗兰相处的好,自己也不至连个说话的朋友都没有。

    游猗兰听了这话,眸中讶然更盛,鹅蛋脸上满是期待,可嘴上却说,“这,只怕大不合适吧。”

    “有甚么不合适的,又不是去别人家里。”

    两人只管站着说话,刘氏从假山的小阁楼窗户里探出脑袋,“你两个在下边站着做甚么呢,还不上来。”

    江蒲一面应了,一面携了游猗兰的手往假山上走,又邀她道:“后日府上没甚么事吧?”

    待得游猗兰点了头,江蒲又道:“到时我接你去。”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