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299、挑错主(上)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41:30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江蒲和游猗兰携手有说有笑地走进小亭阁,刘氏的圆脸上倒没显出甚么异样的神色。李氏刚给老太君挟起个三丁包,抬眼见她俩个进来,手一抖雀卵大小,晶莹透明的包子恰恰掉在老太君的腿上。

    伴着李太君一声惊呼,众人都看了过来,李氏连忙丢了筷子,早就丫头拿了小碟子过来,李氏裹着帕子将包子拣走。可葡萄紫的缎裙上到底留下了油印子。

    李氏笑道:“再没想着出这样的错,罢了,就罚我回去给老太太取条裙子来换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得倒美,取条裙了就完了。这油印子上去了可是洗不下来的。我统共就那么几条裙子,少不得你陪我一条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老太太喜欢甚么样的颜色花样,只告诉我,虽说我针线不是很好,几条裙子还是做的。”游猗兰上前笑道。

    刘氏向游猗兰笑道:“老太太惯会说这样的玩笑话。一年到底老太太也不知要赏妹妹多少东西,这会子又故意这样小家子气起来,也不知是说给谁听。”

    一屋子的人都被刘氏说得笑了起来,江蒲噙着微笑在刘氏手边坐了下来,冷眼看着屋内众人的其乐融融。

    在亭阁里用茶点那么点时间,游猗兰就把老太太哄得合不拢嘴。最为难得的是,江蒲还不觉得她谄媚。她说得每一句话,都不卑不亢,偏就能讨老太太喜欢。江蒲几乎要怀疑她是不是学过心里学了。

    李太君心眼实喜欢谁,不喜欢谁都在脸上摆着。这会更是直接拉了游猗兰的手,说领她逛园子去。

    倒是游猗兰不露声色的把手抽了回来。笑盈盈地谢过。才随着一行人出了亭阁。其实李太君对这个新花园也不大熟,可游猗兰实在是完美的听众。

    不论老太太的介绍有多么思维混乱,她总能找到话来搭腔。在有人捧场的情况下,老太太不辞辛劳的领着游家母女。逛了一处又一处。

    起先游夫人还兴致勃勃的。可小半个时辰逛下来,她不仅走乏了,最主要的是没有继女那般本事,有时候李太君说甚么她都听不明白。

    在身体和精神的双重疲惫下,她只好在就近的一处屋宇歇下。刘氏自然客气几句。说留下相陪

    游夫人一来是觉着不便。二来也是看到继女的眼色,婉言谢绝道:“太太只管逛自己的去,我独自歇歇就好。”

    刘氏听了客气两句,唤来守屋子的丫头婆子。吩咐她们好生照看。自己就追李太君她们去了。游夫人舒舒服服服地歪在暖榻上,吃吃茶点,打打小盹。一个小丫头坐在脚榻上拿美人捶给她捶腿。

    这位游夫人吃了两口茶,歇过劲来。肚子又有点饿了。适才在假山那里,当着那么些人,她也没敢放开吃。她想向丫头们打探,又怕失了脸面,便将自己带来的沙婆子唤到身边,一通耳语。

    沙婆子听罢,走出屋子向廊下一个烧水的婆子,不大好意思地道:“嫂子,咱们太太走得乏了,想吃些热乎的点心……”

    适才刘氏可是吩咐众人好生照看,虽然讨吃的有些不好听,那婆子也不敢怠慢了,忙起身道:“这里离着内厨倒是不远,只怕厨里那些媳妇不认得嫂子,让枣儿领了嫂子去吧。”说着,便唤来一个十三、四岁的小丫头。

    婆子吩咐了两句,那个叫枣儿的丫头转向沙婆子道:“请嬷嬷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沙婆子见这丫头上身穿着月白缎地的暗团花小袖夹袄,下边系一条水绿缎冰裂菊梅纹滚边棉裙。若是不说,她还以为是哪一家的姑娘。这大半日下来,那些丫头、婆子的装扮也是看在眼里的。

    本以为贴身近侍才穿得好些,没想到这最末等的小丫头也是这般穿戴,当下她不免恭敬了起来,“多谢姑娘了。”

    那丫头“格格”一笑,侧身让开,“这我可不敢当的。”说着蹦跳着出了门。

    二人沿着石径一路行去,枣儿不时地摘几片叶子,或是拣起落在地上的一串红,点缀在自己鬓边。

    沙婆子跟在后边问她,几岁了?甚么时候进府的?父母还在么?

    枣儿倒是一五一十地告诉给她,两人说着话,行至岔路口,不妨撞上了个人。

    “哎哟,作死了!走路都不带眼睛的么!”

    沙婆子抬眸看去,登时瞠目结舌,只觉花柳无颜,日月无光,天底下竟有这般标致的人儿!

    这会枣儿早已束手垂头,“莫涟姑姑好。”

    今朝府里宴请游家诸人,徐渐止一早就随兄长到外书房待客去了。莫涟将屋时的事吩咐给小丫头,到厨里拿了两份澄面虾饺,叫了个粗使婆子拧着,便往家去看看父母。因图近路才从园子里过。

    被枣儿那么一撞,婆子手里的提盒早跌在地上,里边的虾饺自是滚一地。看着原本白胖胖的饺子沾满的泥土沙子,莫涟是气不打一处。

    再看枣儿,她的名字莫涟虽叫不上来,却认得她是在前边看屋子的小丫头。是大奶奶前些日子才买进府来的,没有半点背景。

    当下莫涟一个大嘴巴子就扇了过去,枣儿应声倒地,莫涟一手叉腰,一手指着她骂道:“你个小贱蹄子,打量着今朝上边待客,没工夫管你,就满园子乱逛了起来……”

    枣儿捂着脸,委屈地辩道:“我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还敢顶嘴!”莫涟随手拿下鬓边的银耳挖子,就往枣儿脸上戳去,“小模样稍好些,就了不得了!把我都不看在眼里了。”

    枣儿一边躲一面哭喊着求饶,“我再不敢了,莫涟姑姑饶过我这回吧。”

    沙婆子到这会才从莫涟的美貌中回过神来,赶紧上前拉了劝道:“姑娘算了吧,她也不是有心的!”

    跟在莫涟身边的粗使婆子,忙抢了上前,冷眼睃着沙婆子:“你是哪里办差的,怎么敢和莫涟姑娘动手动脚。”

    沙婆子只是一身粗布袄裙,难怪莫涟二人把她当粗使婆子看待。被那婆子那么一问,沙婆子讪讪的不知如何开口,局促只会陪傻笑。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