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302、新朋友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41:44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江蒲本待回席上去的,可到底不放心秦秋韵,跟着主仆俩回了小院,看秦秋韵服了丸药歇下,才拉了云裳到外边问话。

    “不是说姑娘的病好了么,这丸药又是怎以一回事呢?”

    云裳叹了声,“姑娘这个病哪里能断根呢,是老王爷特地着人找了方子来配了丸药吃,才算是好些。离府的时候,正好刚配了一副,婢子就带了出来。前些日子,婢子还在担心药快没了。没想到,王妃娘娘就送了一副来。”

    “王妃?”江蒲有些纳闷,丸药的事情自己都不知,连山又是怎么知道?

    云裳给江蒲倒了杯茶来,“是啊,王妃待咱们姑娘真和自家姐姐一般。吃穿用度,无一不上心的。譬如这茶,听说是前些日子哪里进贡得来的,王府里统共只得了五六斤,就给了咱们一斤。”

    江蒲还没揭开茶盖,便有一股似有若、丝丝袅袅的兰香的钻进鼻中。再看盏中,汤色乌润而锋苗秀丽。轻呷一口,更是味醇甘鲜。江蒲向来好茶,这会不由亮了眸子,“这是浮梁的‘群芳最’啊!我只在贵妃娘娘那里吃过一回,没想到王府里竟有这样的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夫人若喜欢,婢子给夫人带一些去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快不用了!”江蒲忙不迭地拦下要去取茶叶的云裳,“我要是时,不拘贵妃娘娘还是王妃,还怕没处讨么。你们才能有多少呢。这茶最是养胃的,你们姑娘吃着最好。”

    云裳听她这么说,便站住了脚。“王妃娘娘也是这么说,还嘱咐说,吃完了只管和她讨。又说她不喜欢这味道,王爷也吃得少。”

    “王妃倒说的是实话。”江蒲听出云裳的怀疑。笑着解释道:“她长在漠北自小吃惯了奶子茶。倒真是嫌这个味道寡淡了。”说着,忽又想起一件事来,“前些日子咱们府里采买了些上等的驴胶。你们这小院里不好炖,等我做了成小切片再给你们送来。让她当零嘴吃,也是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云裳笑道:“夫人不用费神了。自打立了冬王妃每日就差厨里给咱们送一盏红枣炖阿胶来。”

    这倒是出乎江蒲意料。“没想到啊,王妃竟这般的细心。”江蒲还待再和云裳闲聊会,却有婆子走了来请道:“晌午饭已经摆下了,王妃请夫人过去。”

    江蒲一面答应。一面又恋恋不舍地嘱咐云裳道:“缺甚么你只管和王妃开口,别存着不好意思。实在开不了口,就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“婢子知道。”云裳一路将江蒲送出了院门,一回身。却见自家姑娘只披着件小棉斗蓬,倚门而立。云裳赶紧走上前,将斗蓬裹紧,“姑娘怎么这么着就出来了,虽说日头好,天气到底还是冷的。若是病又给王妃添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秦秋韵没有搭话,只两眼怔怔地瞅着院门,叹息了声,才由云裳扶着回屋。

    游猗兰本是恭恭敬敬地陪着连山说笑,一见江蒲走来便站了起来。连山也起身相迎,故意说道:“我就知道姑妈瞧阿晴姐姐去了,看过了可放心了。我可没半点的慢待。”

    江蒲入席落坐,“我适才在园子里瞧见刘文远了,他这会怎么在呢?还有啊,阿晴那个丸药我都不知道的,你又是打哪里听说来的?而且,你素来是不用阿胶的,怎么想着每日给她炖一盏?”

    听她连珠炮似的问,连山掩了嘴轻笑,“要说刘大人,如今也算是咱们府里的常客了。他今朝是送羔羊和羊乳来的。”

    江蒲越发不解了,蹙眉道,“羔羊?这是甚么意思啊?”

    连山又道:“甚么丸药、驴胶都是他送来的。我再仔细,也不能仔细到这份上啊。姑妈是不知道,他差不多把咱们这里当库房使了,但凡有点好东西就往我这里送。生怕我亏待了秦姐姐似的。”

    江蒲听得目瞪口呆,适才看到刘文远就猜到,他对阿晴是有情的。可是怎么也没想到,他竟在背后细心至此。然而背地里关心,当面狠心绝情,又有甚么用呢!

    陪于末坐的柳三娘也道:“本来这话我是不当说的。夫人得机会,好生劝劝刘大人吧。多少回了,他在我那里喝得烂醉。”

    之前的事江蒲都还没消化完,再加上柳三娘的话,江蒲震惊的连嘴都合不上了。一直以来自己都以为虐恋甚么的,只是人造的狗血情节,没想到自己竟有幸亲眼目睹。这算怎一回事么!

    虽说一开始只是利用,可既然心里放不下,就把话敞开来说。也许阿晴不会立时就原谅,或者根本不会原谅,可总好过自己黯然神伤甚么的。

    况且听阿晴念的那几句诗,只要刘文远能迈出步子,阿晴早晚会打开心结。女人么,在爱情中从来不分是非对错的。

    可刘文远偏偏要说那些绝情的话,然后晚上跑去画舫买醉。这是甚么神一样的思维啊。江蒲表示理解无能!

    “嫂子和王妃说的是恒王府的表姑娘么?”

    听得游猗兰的声音,江蒲几人才发觉冷落人家许久,尤其是连山,脸上颇是不好意思,毕竟她是主人。

    “她怎么也是王爷的表姐,如今孤苦无依的,住在府里也是理所当然。只是她身子不大好,我不免多上些心。”

    游猗兰被冷落了半天,没有半点着恼的神情,只道:“身子不好更该多走动走动,总闷在屋里,越发不好的。不如请了她来,人多热闹,她也能高兴些。”

    连山和江蒲换了记眼色,有些不明白游猗兰的话。她自打进门,言谈举止都很有分寸,这会怎么冒出如此唐突的话来。就算她不知恒王府的事,适才三人的说话,她没听见么!

    “她身子不好,怕是吃了药歇下了。”连山含糊的推辞。

    游猗兰却道:“这么好的日头,歇甚么呢?再则说了,冬日昼短午歇可于身子不利。”她边说边起了身,江蒲赶紧拦了,“今朝还是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秦秋韵才刚受了打击,还是让她好好伤一回心吧。

    游猗兰却推开江蒲的手,笑道:“我和秦姑娘又不相熟,我走了去,她心里纵使不高兴,也不好放脸子不是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会,三人才明白游猗兰的用心。交一个新朋友,对秦秋韵来说的确是件好事。

    偏偏在这时,王府一个婆子急走来禀道:“姑奶奶府上差了位嬷嬷来,请姑奶奶回府。”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