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303、金枝玉叶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41:49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江蒲微微蹙了眉,连山体贴地道:“姑妈只管回去,游姑娘和几个孩子在我这里玩一日。”

    听她这么说,江蒲才松了眉头,唤来文煜交待了两句,便急急的回府去了。江蒲本以为出了甚么大事,回到府中才知道,不过是渐敏把女儿送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宫里皇后娘娘病着,又近年底,娘娘事情也忙。所以让小公主过来住几日。”

    当朝风气颇似盛唐,夏日里贵妇们时常穿着的短袖低胸襦裙赴宴,颇有些当代晚礼服的架式,江蒲欣赏归欣赏,穿还是不好意思的。

    至于所谓宫中规矩甚大,与江蒲所知的相较,实在算不得甚么。至少皇子、公主到外祖家暂住,那是算不得甚么大事的。豫章只因年纪尚小,所以才不大来。

    本来江蒲是不疑惑的,可见乳娘莫氏言辞闪烁,就不由得她动了疑心。再看腻在刘氏怀中的小豫章,也不像平常那般活波欢快,而且脸色不也不大好。她正要问乳娘,刘氏扶着外孙女的额头道:“娘娘召御医看过没有呢?”

    莫氏回道:“看过了说时感染风寒,早起已经吃过了药。”

    小公主蔫蔫地歪在刘氏怀中,小脸都有些尖了,无神的大眸子里,又是委屈又是雾气。孩子总是敏感的,被母亲送走,她一定是伤心了。

    “公主病了,怎么还出宫来呢。”江蒲一面说,一面上前探了探她被刘海覆住的额头,还好没有发烧。

    刘氏揽着外孙女叹道:“宫中事忙。娘娘又要顾着五殿下,哪里还分得出神来照顾。所以才送了过来。”

    江蒲听得心酸不已,说是天之娇女,金枝玉叶。可生病父母非但不陪在身边。还要把她送走。

    渐敏如今是越发的狠心了。自己的女儿还及不上别的女人所生的儿子。为着贤良的名声,她真是甚么都能不要了!

    “素素啊,你院里也有三个小子。就让公主跟着我住吧。虽说文姝也在,到底地方宽畅。”刘氏对这个唯一的外孙女是真心的心疼。在宫里要守着规矩,不好过分亲近。这会在自己府上。公主又病着。刘氏揽着她是一下都不松开。

    江蒲想了想,柔声问小公主道:“豫章啊,你是想跟外祖母一起,还是跟舅妈去。和文煜他们一起和呢?”

    豫章咬着嘴唇,可怜兮兮地道:“我不想把病过给文煜哥哥他们。”原来孩子甚么都知道。

    刘氏险些落下泪来,越发揽紧了外孙女,口里不住唤道:“我的心肝肉!”刘氏是将一腔爱女之情。全移到了外孙女身上。

    江蒲听得心都化了,极力咽下哽咽,笑着揉了揉她的头,“你这么小看你两个哥哥啊。你这点小病要过给他们,只怕是不容易呢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么?”小孩子总是希望有伴玩的。

    江蒲笑道:“你忘了,文煜都能猎狼了。你这点小病算甚么。”她倒不是不放心刘氏,只是孩子伤了心,又病着,她这会正是需要玩伴,来冲散心里难过。

    至于说传染,就那两个小子牛一样的身体,生点小病,还能消停两天。

    刘氏也不知是不放心,还是怕人说她偏心,蹙着眉向江蒲道:“这不大好吧,万一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事的。”江蒲笑道:“太太又不是不知道那两个小子,成日里都给野牛犊似的。”

    刘氏又道:“你事情也不少,只怕顾不过来呢。”她揽着豫章的手一点松开的迹像都没有,眉眼间满满都是不舍。江蒲忽然明白了,她这是舍不得外孙女!

    想到这里,江蒲不禁暗骂自己糊涂。舅妈和还外祖母比起来,哪个更亲么!况且小姑娘又病着,刘氏不放心也是在情理之中的。

    可是自己开了口,若不接小姑娘过去,她定是要失望的。但若自己非要坚持,只怕刘氏会生出别的甚么想法。婆媳之间已经是满心芥蒂,有没有必要再添这么一桩呢!

    毕竟,豫章终究是别人家的孩子。喜欢归喜欢,不用为她那么力争吧。

    她犹疑之际,豫章很懂事的开口道:“舅妈,我还是跟阿婆住好了。”

    江蒲登时满心愧疚,只是小丫头都这么说了,自己也不好再说甚么,只能道:“那等你病好些,舅妈带你出门玩去。”

    豫章公主在徐府住了下来,文煜要去上学,文仲没有耐心陪小丫头玩。倒是月儿、婉词两个天天跑到刘氏院里去找她玩。有时候文姝姐妹过去请安,也会跟她们一起玩。几个小姑娘或是在后边小院子里拣梧桐叶,或是一起学针线、写字。但也是有说有笑的。

    有玩伴相陪,豫章的病好得很快。只三五日的工夫,就不咳了。

    “公主,这药要趁热喝了的。”莫氏端着药碗催促。

    豫章几个趴在暖榻的小几上玩拈石子,见莫氏端了药来,豫章捏着鼻子直往后缩,“我好了,已经好了,不喝了!”

    莫氏哄道:“也就只剩三贴药,御医说了喝完才成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不要!”她一面嚷,一面就躲到文姝身后去了。在徐府住了几日,刘氏是千依百顺的宠着,她倒有些公主的娇惯了。

    “豫章你又不吃药了?”

    听见声音,月儿立时就探头向往外望去,豫章则跑着迎上前,“文煜哥哥,你今朝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文煜没有答话,只从莫氏手上拿过药碗,“明朝娘亲要带了咱们去铁网山狩猎,你想去的话,就要乖乖吃药。”

    “狩猎!”豫章眼眸都亮了起来,“真的么,咱们要去狞猎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吃药,可没得去!”文煜自幼学习骑射,年纪虽小,却也是个英伟少年。

    赵月儿在旁边偷眼看着,不免红了小脸。这几年她年岁渐大,知道主仆有别,再兼女儿家害羞,倒是故意远着文煜。

    豫章嘟着嘴,重重地叹了声,接过药碗,咕噜咕噜一口气把药给灌了下去,然后将药碗底露给文煜看,意思是,喝完了一滴都不剩的!

    莫氏笑着接过碗:“到底是大相公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文煜小大人似揉了揉豫章的脑袋,“这就乖了。”他说着话,眼眸却往赵月儿那边瞥去。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