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304‘偶遇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41:54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恒王府在铁网山上的别庄,此时已是皇庄。今年因着各国朝贡,明泰帝未去漠北秋狩。便趁着下元节这几日,带了皇子、宫嫔前来行猎。因着多少有些考较皇子骑射的意思,所以随行人数并不多。

    到了晌午时候,几位皇子都带了猎物回来。明泰帝大略看了下,有鹿、猞猁、狐狸、野鸡,就连四皇子也带回了两只山獐。

    “都拿下去吧做几样吃食上来。让陛下也尝皇儿猎回来的野味。”

    皇后笑得极是温柔,明泰帝却微蹙着眉头,对儿子们的成绩明显不大满意。盯着老大、老二,微沉了声音,“老三、老四年纪还小也就算了。你们俩个就只猎到这些?”

    两位皇子低着头不敢则声,卫媛和张嫔虽是担心儿子,可有皇后和贵妃在,也不敢开口。

    “不是还有后半晌么。”皇后护着几位皇子道:“陛下先让他们去洗把脸,换件衣服,吃过热汤热饭,后半晌再接着猎。”

    明泰帝哼了声,训斥儿子道:“旧年在漠北,文煜就猎了一头狼。他可比你们年纪都小呢。再瞧瞧你们,也不怕丢人!”

    听皇帝提起文煜,皇后低垂了眉眼不说话。张嫔脸上的妒忿一闪而过。卫氏微咬着嘴唇拧帕子。

    徐渐敏瞅在眼里,心头却思忖着陛下是有心还是无意,而与张嫔同桌的颜念秋扬声道:“陛下这话不公!”

    殿上诸人都被她这句话引去了眸光。如今的颜念秋虽还只是一个嫔,却也是宠擅专房。一个月里,明泰帝在她那里歇大半个月。

    张嫔早失了圣宠。况且虽一样是嫔,可颜念秋的身份却要比她尊贵。譬如颜念秋能掌一宫主位,可她却只能住在配殿,永远不会有属于自己的宫殿。

    至于旁人。名份上就低于颜念秋。心里再嫉妒。也只敢在背后骂两句贱妇。

    这会见她竟敢在陛下着恼时放肆,都兴灾乐祸地等着看她挨训。而明泰帝也不负众望的,拧眉看向她。恩宠归恩宠,他却容不得宫嫔当众放肆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甚么意思!”

    他语气冷厉,颜念秋依旧是笑盈盈的。“陛下也说是在漠北。可这是甚么地方?真要有猛兽才叫稀奇了!所以,臣妾说陛下不公。”

    明泰帝哈哈笑了起来,“这话不错。没想到朕也犯糊涂。”

    “可怜天下父母心。陛下也是为人父的,哪有不望子成龙的。”徐渐敏趁机笑道。

    明泰帝难得微笑地。对向几位皇子道:“你们要好生努力,明年秋狩好给朕长长一脸面。”

    几位皇子应声退下,而随着明泰帝爽朗的笑声,殿上僵冷的气氛登做云散。卫氏等着着被明泰帝唤到身旁的颜念秋。恨得直磨牙,在脑子里想像着她脸上娇笑被撕烂的样子!

    因着明泰帝几句话,二皇子后半晌是卯足了劲打猎。带着随从护卫专往林子深处钻,即便不能打不到猛兽,也能多打些猎物。

    大皇子的贴身内侍李静忠,见自家主子信马随疆的慢慢晃悠,哪里像是打猎,倒更像是赏玩景色,不由催道,“殿下,连三殿下都到前头去了,咱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急甚么。”大皇子不紧不慢地道:“有二弟、三弟讨父皇开心就好了。我就不凑热闹了。”

    大皇子身为庶长子,身份尴尬。自小又不得父亲重视,受惯了冷待,因此性子最是沉稳。尤其是父亲登基后,他是年岁渐长,越发的谨守本份,凡事都是三思而后行。

    自然比几个弟弟更有心思,自己在骑射上本就平平,拼尽全力也难赢过二弟。况且自己的身份尴尬,若争着在父皇面前露头露脸,难保二弟不会有甚么想法。

    其实就二弟的身份,甚么想法他都是不该有的。且不说四弟如今养在皇后身边,又有刚才满月的五弟。就是父皇也正在壮年,三年一次的采选,将来身份尊贵的皇子还怕少了去。

    至于自己,他很有自知之明。生母出身卑微,连嫔都挣不上。将来自己能挣个有职无权的闲散郡王,至少余生安稳。反正不论文、武自己都只是平平。

    大皇子正思忖着自己的未来,忽“锵”的一声,他身后的护卫突然拨刀出鞘,将自己团团护住。冲着草丛厉声喝问:“甚么人?”

    虎贲卫喝声未了,两个小姑娘期期艾艾地从林子里走了出来。身量较高的那个头上挽着双鬟,稍显凌乱的发髻间只以两朵银镶珠的珠花点缀。穿着浅湖色缎绣藤萝花齐胸襦裙,脚上的绣花鞋上沾满了泥,已看不出花色。

    另一个虽穿戴装扮上相差无已,可看神态便知是婢子。

    那姑娘感觉到对方的打量,咬着嘴唇一个劲地把脚往后缩,希望能把一双脏污的鞋子藏到裙底下去。又抬手将落下的发丝挑到耳朵后边。

    李静忠见两个姑娘只管站着,不由厉声提醒道:“见了大殿下还不行礼。”

    那姑娘出乎意料的淡定从容,缓缓行礼道:“臣女见过大殿下。”

    铁网山是勋贵行猎之地,寻常人家是来不得的。况且看她穿扮,便知是官宦家的小娘子。

    那姑娘年纪虽小,却是眉清目秀。又因自己的狠狈,脸上有些微的羞红。大家闺秀大皇子见得不少,可又有哪个似眼前小姑娘这般。即使狼狈不堪,依然从容不迫。

    “姑娘想是迷路了。”大皇子回头吩咐道:“再牵一马来。”说着又转向那姑娘温言笑道:“请姑娘上马,我送姑娘回去。”

    不想那姑娘屈身一礼,不领情地道:“多谢大殿下好意,臣女认得回去的路。”

    莫说大皇子了,就连李静忠和虎贲卫也都露出惊愕的表情。虽然大殿下出身低微了些,可到底是皇长子,将来郡王总是跑不了的。况且几位皇子中,也就只有他差不多到议亲的年纪了。

    因此,那些官家够格进宫请安的太太夫人时常在皇后面面前试探。就连皇后娘家嫂子,也有那么个意思。庶女配庶子,再好没有了。

    可这位姑娘却……难道是哪位大臣家嫡出的姑娘?不能啊!二品的太太、嫡女,每逢年节都是要进宫给皇后娘娘行礼。所以他们大都认得,至少也混了个眼熟。可这一位真真是没一点印象。

    所以她要么是庶出,要么了不起就是三品人家。在京里三品算个甚么哟!

    大皇子还待要说甚么,远处隐隐传来呼喊之声,“大姑娘,大姑娘……”

    显然是她们家人找了来,大皇子心底有淡淡的失落,正要想问人姓名。那姑娘匆忙一礼,“臣女家人找来了,臣女告退。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便拉了丫头一溜烟地跑了。大皇子瞅着那姑娘的身影瞧了好一会,才勒转了马头离去。

    李静忠在旁贴心道:“殿下,不然奴婢去打听打听。”

    大皇子想了想,道:“算了。”

    照自己的身份,就是打听来了又怎么样呢?母妃没资格到父皇面前进言。再则说了,听说皇后前段日子在父皇试探着提过自己的婚事。

    父皇的意思是,自己年纪还小,再等两年。到下次采选再说。自己这会跑了去,只怕要惹父皇不快。

    当然最主要的是,自己对那丫头也只是有些微的好感,远谈不上婚娶。所以,自己还是老实呆着吧,父皇再不重视自己,到底也是长子,终身大事总会有安排的。

    而且,看那丫头的年纪后年采选,她定是在其中的。那么,一切都交给老天决定吧。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