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305、谁仰仗谁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41:59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“这头狍子是我猎到的!”

    “胡说,分明是本殿下猎的,这上头还有本殿下的箭呢!”

    文仲和四皇子两个,一人扯着条狍子腿互不相让。文仲虽比三皇子小些,力气倒是不多少。

    四殿下的内侍随从都认得文仲,生怕两人闹出个好歹来,不论是哪一边吃了亏,自己都吃罪不起。所以几个机灵早是飞奔去给皇帝报信了。

    “你的箭只射在肚子上,我的却射在喉咙上。这头狍子理应归我!”文仲理直气壮的争道,手上一个用劲,四皇子没提防,狍子就被他抢了过去。与此同时,数十骑马飞驰而至。

    “二皇兄、三皇兄,文仲抢了我的狍子!”四皇子一见到救兵,立时跑过去告状。

    二皇子扫了眼依旧昂首站立的文仲,再看到他腰间的紫翡九龙佩,二皇子一双眸子差不多要喷出火来。想起父皇对他兄弟俩的种种宠爱,对自己却是不假辞色,心就像是落在油锅里翻滚一般。

    他用尽全力,才克制住自己,没将手中的马鞭抽到他面上去。

    “四弟算了,不就一头狍子么。你比文仲大,就让让他吧。”三皇子下马劝道。

    老二也收了眸光,别有所指地道:“是啊四弟,怕谓兄友弟恭。你这个做哥哥的就让让他吧!”

    自从上回被母亲从学拘回来,文仲就再没念过书。况且就他旁听生的水平,也不会明白二皇子“兄友弟恭”的讽刺。不过“让让他”这三个字,他还是能听懂的。

    当下甚是不服地道:“甚么让啊。谁要他让了!这头狍子本来就是我猎着的!不信你们瞧,我的箭还在它的喉咙上呢!”说着,便将狍子提了起来给众人看。

    四皇子哼了声,“若不是我先射中了它。你能射得到,才多大点年纪呢。”

    文仲刚张了嘴,忽听身后马蹄声响。“文仲!”喊声未歇,文煜已带着赵胜一帮小厮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文煜先将弟弟一通打量,看他没吃甚么亏,才转身向几位皇子道:“文仲年纪小,有冲撞的地方,还请三位殿下见谅。”说着,一把夺过文仲手里的狍子。又瞪了眼不服气的文仲,尔后才交给四皇子,“四殿下说的极是,就文仲那点年纪,若不是殿下先射着。他哪里有这个能耐呢。”

    四皇子忿忿地接过狍子,二皇子坐在马上,见几个内侍往这边赶过来,看样子是父皇身边。

    他下了马,“话虽是这么说,可到底是文仲射死的。”说着,便将那狍子丢给随行的虎贲卫,“把它拿去给父皇,就说是四弟和文仲一起猎的。”尔后又转向文煜兄弟俩。笑道:“父皇和母后就在前边的皇庄里,适才父皇还提到过你,咱们一起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文煜还没来得及推辞,那几个内侍就到了跟前,“陛下着两位小公子过去坐坐。”

    皇帝开了口,文煜也只有应下了。让赵胜他们回去和娘亲说一声。自己则随着几位皇子往皇庄而去。

    “小臣恭请陛下圣安!”

    看着跪在地上行礼的两个小子,明泰帝喜笑颜开,连忙招呼道:“快起来,到朕身边来坐。”

    文煜年岁渐长,在皇帝面规矩、拘紧了许多。文仲却不顾那么多,一起身就蹦到了明泰帝面间,“皇帝姑爹,你也来打猎么?”

    文煜听得这个新鲜称呼,直翻白眼。他真没想到,文仲这小子的嘴乖居然卖到了皇帝面前。他一面叹息,眼睛就一面向大门瞥,娘亲你再不来,文仲要翻天了哇!

    听得文仲的称呼,众宫嫔脸上是神色各异。明泰帝却是哈哈大笑,揉着他的脑袋问,“小子,这是谁教人的呀?”

    文仲眨巴眨巴眼,指着旁边的徐渐敏道:“姑姑不是陛下的娘子么?娘亲教的呀,姑姑的丈夫叫姑爹。”

    徐渐敏扫了眼脸色微沉的皇后,低斥道:“文仲,你瞎说甚么呢。”

    小孩子的童言稚语,旁人可以不当真,自己总不能也装没事吧。这叫有心人学了去,还以为自己要谋夺皇后之位呢。

    文仲被训得莫名其妙,看着明泰帝问道:“我说错了么?”

    “不错不错。”明泰帝慈和地揉着他的脑袋,“往后你们就叫朕,皇帝姑爹。”

    明泰帝一句话,众宫嫔的脸色又换了几换,倒是皇后从容笑道:“可不是么,这要是搁在寻常人家真真的至亲呢。咱闪私底下这么称呼,也显得亲热。”说着,转向徐渐敏道:“奸妹你说呢。”

    徐渐敏笑了笑,没有接话。自己虽是贵妃,再尊贵也不是皇后。

    明泰帝没去理会女人间的明枪暗箭,拉着文仲道:“你们是跟谁出来狩猎啊?”

    “娘亲啊。”不等文煜开口,含着个羊肉包的文仲已抢先道,“本来阿爹答应了要来的,偏偏又有事了。”

    听见江蒲就在左近,明泰帝感觉自己一颗心收紧了起来。自己真有许久未见到她了。

    “去,着人请夫人过来。”

    冯元一道:“奴婢已差人去了。”

    想着等会能见着江蒲,明泰帝的笑容更添了几分柔和。恰巧文仲好吃,被肉包里的热汤给烫得直吐舌头,明泰帝一迭声地叫人端冷水来。

    又语带关切的斥责道:“你急甚么呀,这包子还能跑了。”说话间又细细地察看他的舌头,“还好只是红了,要真是烫伤,看你再怎么嘴馋。”

    明泰帝对文仲的细致关切,不仅令在坐的皇子、宫嫔看红了眼。就连徐渐敏也在袖底攥紧了拳头,当日自己说把生病的女儿送去外祖家,他毫不迟疑的就应下了。

    就不知病的文煜兄弟俩,他是不是也会答应!朝中上下,人人都以为陛下是因自己,才恩宠徐家。可她知道,自己之所以得封贵妃,是因为身后有徐家。

    再说得确切一些,自己多一半的恩宠,是因为嫂子。想来自己也真是恶心,为了让陛下能在自己宫中多留一会,总是说一些嫂子的旧事。有些事明明已说过几遍了,可陛下依旧能听得入神。

    自己之所以把女儿送去外祖家,一来是在宫中搏个贤良的名声,毕竟五皇子还养自己宫中。二来么,只看陛下对文煜就知道,只要和嫂子沾上关系,陛下都会爱乌及屋。三来,自己也真是希望女儿将来能嫁去徐家。

    徐渐敏正想着女儿,殿外就传来一阵娇唤,“父皇、母妃……”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