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306、原来是你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42:4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豫章穿着身葱绿缎的翻领胡服,脚上一双鹿皮挖云小靴,蹬蹬地跑进殿来。女儿打生下来,就没离开过自己身边。这些日子徐渐敏整宿整宿睡不着的想女儿,这会见了女儿活蹦乱跳的样子,又是愧疚又是高兴,虽想好好抱女儿。却强忍着没有起身,只是招手将女儿唤到身边。有一句没一句的问话。

    “妾身恭请陛下圣安,皇后娘娘金安……”江蒲领着文姝款步进殿。

    凌皇后一见了江蒲就笑盈盈地迎了上前,不等她行完礼,就扶了她起来,“妹妹快起来。刚才陛下还说私底下让文煜兄弟俩,唤姑爹呢,你又来行这样的大礼。”又叫人在自己位置边设了坐,亲亲热热地携江蒲落坐。

    江蒲的眸光往明泰帝乐呵的面上一扫,纵是在心底破口大骂,面上却还是谦逊柔顺地道:“两个小子顽野,若有冲撞之处,还请陛下和娘娘见谅。”说着,眼眸一抬,冲两个儿子低声斥道:“给我下来!”

    文煜老老实实地坐回到江蒲身边,文仲却挨在皇帝身边,委屈地瘪着小嘴不肯动。江蒲一眼瞪过去,正待开口训斥,明泰帝揽着文仲道:“就让他坐在这里吧,搬来搬去的也麻烦。”说着,又招手把小女儿叫到了身边。

    皇帝都开了口,自己若再坚持反倒更引人注意。倒不如且就这样,好在豫章也坐了过去,倒不至于太过扎眼,江蒲样安慰自己。

    明泰帝慈父似的和小女儿说话。眸光却总是不经意地扫的往江蒲那边扫去。上次宫中一别,已是许久未见。只是……从她进来到这会,和众人都有说笑说的,却不曾正眼看过自己。借着给女儿挟菜。明泰帝低垂着眸子,挡去了其中的黯然。

    看着身边父慈女孝的样子,皇后一口梗在心头。恨不能忿而离席。可惜身为皇后,她不能叫人看出半点端倪,便只能强笑着江蒲身后的小姑娘扫手道:“这是文姝吧,都长这么大了。过来让我瞧瞧。”

    文姝看江蒲点了头,才走到皇后面前,不紧不慢地行礼,“臣女恭请皇后娘娘金安……”

    “快起来。”凌皇后满脸和蔼地将她拉到身边。向徐渐敏道:“看到她才觉得时间过得快,我还记得那会她才这么点大。”凌皇后说话间,一双手在胸前比了比,又捋着文姝的辫梢,“这才几年的工夫就成大姑娘了。”

    徐渐敏陪笑道:“不要说她了。娘娘只看豫章,都能到处乱跑了。”

    皇后那边言笑宴宴,与兄弟们坐在一起的大皇子,却是目瞪口呆地盯着文姝。

    “大皇兄,”坐在旁边的二皇子顺着他的眼光看去,凑到他耳边问道:“你在看甚么呢?”

    大皇子这才惊醒回神,忙敛了眸光,“没,没看甚么。”顿了顿又问道:“徐家那位姑娘。怎么咱们从来没见过呢?”

    三皇子撇了撇嘴道:“不过是二房的庶女,自然是没进过宫的。”

    徐家二房的事,他们兄弟几个都是清楚的。所以听说是二房的庶女,大皇子投向文姝的眸光不自觉地带了几分审视和疼惜。

    真没有想到她竟是徐家的大姑娘,大皇子黯然地收回眸光。她姑母已然是贵妃,所以她是不用参加采选的。过个几年父皇若是没有想起她来,可以由家人做主嫁了。

    只是就徐家如今的所受的恩宠,父皇定会为她主婚的。挑中自己的可能性危乎其危!托母妃去和父皇提?母妃不过只是个嫒,她见父皇的次数,还不如自己。

    “大皇兄,你在想甚么呢?父皇问你话呢!”被二皇子用力的踢了一脚,他才回了神。

    而上坐的明泰帝,已微沉了脸色,“朕问你,后半晌你猎到甚么了?”

    “儿臣无用。”大皇子起身拱手认罪,“儿臣是空手而回的。”

    明泰帝的脸色越发的难看了,就算自己从未想过把皇位传给大儿子,可他到底是长子,这般无文不成武不就的,成甚么样子!

    只是他刚要开口教训儿子,文姝起身道:“ 陛下,大殿下之所以空手而回,都是臣女的不是。”

    对文姝明泰帝可是谈半点的爱怜,所以帝王的架子自然而然地就摆了起来,只是碍着江蒲才没有发做,但是脸色已经和锅底有得一拼了。

    “这又有关你甚么事了?”

    文姝屈身一礼,不紧不慢地道:“臣女和婢子在林间迷了路,无意间惊走了大殿下的猎物,大殿非但没有怪罪,还陪臣女在林子里兜了好一会,直到家人找到了臣女,大殿下才带了人离去。”

    明泰帝的脸色稍霁,转眸看向长子,“可有此事啊?”

    大皇子不知文姝为何要替自己撒谎,他从未在父皇面前说一句谎言,这会明泰帝不过是随口一问,他竟不知如何答言了。

    他这样呆呆傻傻的,明泰帝看在眼中,更是添了三分不喜,声音也冷厉了几分,“问你话呢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大皇子被父亲一喝,总算是回过神来了,“只是那会,儿臣并不知道她是徐家的大姑娘。”说着,他不由自主地像文姝看去,可一迎上她清水般的眸光,又飞快的逃开。

    豫章格格地笑道:“原来送大姐姐回来的是大皇兄呀。真是巧啊!”

    听小女儿这么说,明泰帝自是深信不疑,看长子的眸光柔和了几分,这个儿子虽然资质平平,却胜在心性淳良和善。至少比下边老二、老三要好。

    尤其是老二,他们母子俩的非份之想,真是掩都掩不住。

    江蒲震愕地打量着文姝,心下不禁叹起来,这丫头倒是有几分渐敏当年的心机!她这么想着,不免往渐敏看去,见她也看着文姝微微而笑,只是眸中却带了一、二分的阴冷。

    “父皇,我能不能让大姐姐进宫陪我住几日啊!”豫章拉着明泰帝的胳膊撒娇道。

    明泰帝笑着捏了捏女儿白嫩的脸蛋,“这个,问你母妃。只要你母妃答应,父皇就答应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明泰帝说完,小公主就跑徐渐敏身边,拉长了声音,“母妃……”

    徐渐敏微冷的眸光自侄女脸上一扫而过,捋着女儿的发丝道,“这样吧,我许你在外祖家多住几日。”

    豫章嘟着嘴勉强应下,文姝却黯了眸子,退回到自己的位子坐下。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