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307、良缘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42:9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回城的时候,渐敏特地把江蒲请到自己的车上。

    “嫂子,文姝那丫头,你可要多留心啊。”

    江蒲却不以为然地笑笑,“你真是多心了,她才多大呢。”

    徐渐敏挑了挑嘴角,微微冷笑,“是啊,才点点年纪就那么有谋划,怎能不妨。”

    江蒲知道渐敏是在介意,文姝适才的表现。的确,一个女孩子头一回见圣驾,不仅没有半点慌张,甚至在皇帝微露不悦的时候,还能从容淡定。文姝那丫头也真是不简单。

    “才能多大点人呢,就知道给自己挑男人了,未免也太有主意了。”

    江蒲笑了起来,“我看是你想太多了吧,她不过是替大皇子说句公道话,你怎么就扯到那上边去了。”两个侄女,大的跟在刘氏身边,小的有自己母亲,江蒲倒是与她们不大接触

    文姝跟着刘氏和江蒲见面次数较多,可在江蒲的印象里,这个大侄女不怎么说话,是没有多少存感的人。硬要问她性情如何,好像是蛮懂事老成的。这也难怪,她根本就没有任情使性的资本。

    要说心机么,长在刘氏身边,若说一点都没有,那就太自欺欺人了。可也还不至于就要提防吧。家里要防的人还少么?如果连个小丫头都要防,那个家还是家么!

    再则说了,倘若文姝只是想给自己找个好归宿,这也无可厚非呀。她无父无母,祖母待她又未必真心,她自己不替自己谋算。又指望谁来。

    “既是如此,待明年孝满你就和陛下说一句,把文姝指给大殿下好了。反正我瞧着大殿下对文姝也……“

    “我的嫂子!”渐敏又好气又好笑的打断,“说你精明。糊涂起来比世人都糊涂。世人都看咱们圣眷隆重,可越是如此咱们就越谨言慎行。我这会到陛下面前操大皇子的心,叫陛下怎么想?”

    江蒲瞅着徐渐後。结舌无言。在她看来,不过是一桩极寻常的小女儿婚事。一个是不受重视的庶子,一个是可有可无的庶女。却忽略了其中的利害纠葛。

    徐家现令的位置,不说岌岌可危,却也不容大意。鸟尽弓藏的事情还少么?

    而自己之所以犯这样的糊涂,多少因为明泰帝对自己的态度吧。

    “再则说了,”徐渐敏渐渐凑到江蒲面前。压沉了声音道:“文姝那丫头真要嫁了大皇子,我可不信她会一心一意地向着咱们。嫂子别忘了,二哥到底是因大哥才被刺配滇南,以至客死他乡。”

    江蒲瞅着徐渐敏近在咫尺,妆容精致的脸。胸口渐凝起一团寒意。文姝到底是她的亲侄女。年纪又小,也不曾做过甚么事。不过是适才在皇帝面大胆说了两句话。

    就她防到了这个地步,甚至不惜翻出陈年旧帐。

    “那会她才多大啊,记不记事都两说呢。”

    徐渐敏坐正了身子,不轻不重地道:“南洛姨娘死的时候,二哥更小。结果呢?”看着江蒲呆怔的神色,徐渐敏从貂皮暖套里伸出手来,握住江蒲微有些发颤的手,“嫂子。我知道你不愿算计来算计去。可咱们走到了这一步,就得收起那些慈悲心肠。咱们家要走的路,还长远着呢。”

    江蒲怔然地看向徐渐敏闪动着灼灼光亮的眸子,其中透着晦暗不明的野心。

    腊八日,正院一早就摆放好香案,准备祭祀先祖。因还在孝中。合府上下都换了孝服。又有帝后、贵妃赐了腊八粥,众人又忙着换衣服、谢恩。折腾来折腾去,直到午后才算是歇了下来。

    尔后,李茉、游家母女又走来送腊八粥。李太君的辈份放在那里,她们倒也没有错了规矩。只是江蒲未免有些嫌闹。又不好走开,便拣了个僻静的角落,躲清静去了。

    “大嫂子怎么在这里坐着呢?”游猗兰不知甚么时候走了过来,都不用江蒲开口,就在她身边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江蒲笑道:“没法子,我偷惯了懒。夜里走了困,偏偏早上又起得的早了些,脑袋就发沉。”

    “说到这个,”游猗兰道:“前些日子我去看秦姐姐,她送了我一个菊花枕,随带着叫我也给大嫂子带了一个。我已经给大嫂子送到屋里去,嫂子晚上回去睡睡看。”

    江蒲睁大了眸子,不可置信地拽着游猗兰的手,激动地问道:“阿晴送菊花枕给我?”

    游猗兰叹道:“我是不大明白,嫂子和秦姐姐之间的心结。可我每每提到嫂子,她都抹眼泪。她送我枕头时,我随口说了句嫂子杂务烦忙,她就又丢了一个过来。虽不说甚么,可那意思是再明白没有的了。”

    听她的话,江蒲不禁微红了眼圈,喃喃自语道:“若没有那些事该有多好。”就着又问游猗兰,“她这段日子身体还好么?”

    “嫂子放心,前几日我还约了她往城里庵堂走了走。”说到这里,她话声一顿,凑到江蒲耳边道:“咱们一路上,都是刘大人在打点。”

    江蒲愣了好一会,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的?你看到他了?”难道是刘文远改了闷骚性子?不可能啊!

    游猗兰唉声道:“哪里呢。我和秦姐姐一出了城,就觉着身后有人跟着,开始我还担心来着,怕是甚么轻佻孟浪之徒。正打算掉头回去,云裳告诉我说是刘府的人。还说只要秦姐姐出门,他们就会跟在后头。”

    江蒲苦笑了几声,“这是何苦来哉!”又问,“那你看阿晴她知道么?”

    游猗兰蹙了眉,“这就不好说了,云裳是悄悄和我说的。我也没敢去问秦姐姐。只是到了庵堂,住持师太送了一份严家铺子的灯盏果上来,我看姐姐的脸色变了好几变。”

    江蒲笑叹道:“严家铺头的灯盏果。是阿晴最喜欢的。我若是没有记错,那还是刘文远带她去吃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,刘大人还是有心的。只可惜一对佳偶成怨偶。”

    “你得空的时候,多去陪陪阿晴。”江蒲握着游猗兰的手道。“咱们这些人,去了,她也不愿见。”

    游猗兰反握住江蒲的手。道:“难得我和她投契,不用嫂子说,我也会常去的。”

    未来妯娌两正说着家常闲话,忽被李茉惊叹声打断了,“这是姑娘的针线么,真真是好巧手!”

    二人循声看去,李茉手里拿着个海獭卧兔儿。在那里赞不绝口。又和李氏殷殷勤勤地替李太君换上,“老太太戴着正合适呢,想是余姑娘量吧。”

    余莫涟略带娇羞地笑道:“倒不曾量过,只是照着的旧样做的。说到底还是三爷孝顺,前些日子他做了身海獭皮的袍子。剩下的料子婢子本想给双鞋垫子,是三爷说给老太太做个新的卧兔儿吧。”

    听说是小孙子的心意,李太君越发的高兴了,拉着游太太就道:“他们总是说我偏心小孙子,可也就只是他,一点零头碎料都想我老婆子。”

    游夫人虽不是甚么精明人,但见莫涟这样讨好李太君,心里多少是有些不痛快的,只是面上不好露出来罢了。当下只有顺着李太君的话道:“也算不上甚么偏不偏心。多心疼些小孙儿也是常理。”说着眸光又往莫涟身上一扫。“只是难得姑娘有这样好的活计。人,也长得清干。”她神色间多些露出些不满,最后一句话,故意说了句方言。

    果然,莫涟稍抬了眸光,不解地看向她。

    游夫人嘻嘻一笑。“看我,瞧见她欢喜的连家乡话都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母亲这是夸姑娘长得好看呢。”游猗兰走了过来坐下。

    莫涟赶紧低垂了眉眼,“姑娘安好。上回婢子无意间冲撞了姑娘,这个权当是赔罪了。”说着,她又从袖子里摸出一方绣着比翼双飞的帕子。

    游猗兰且先不接帕子,只是笑道:“姑娘心思也太重了。多少日子前的事了,还记在心上。姑娘不提,我都忘了。”说完,才示意佩香接过来。

    佩香接过帕子,展开一看,“难怪李姑奶奶称赞,姑娘你瞧余姐姐的活计比着咱们家针钱上的婆子都好呢。”

    游猗兰斜眼一瞧,拿过来袖了,“果然是好。”说着,抬眸笑看向莫涟,“多谢姑娘了。”

    “姑娘不嫌弃就好。”

    李太君可听不出话里的枪来箭往,见她们那么和气,越发地喜欢游猗兰。原先,她还怕游猗兰容不下莫涟呢,现下看来,倒是能和睦共处。

    在老人家看来,娶妻娶贤纳妾纳色,徐渐止又是她最心疼宝贝的孙子,能为他置下娇妻美妾,尤其又看到妻妾和睦,老太太心里怎能不欣慰呢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”李太君拉了游猗兰的手一迭声地赞道:“果然是读书仕宦人家的姑娘,全没一点子小家子的气。”

    游猗兰只顾低头微笑,神情娇羞。刘氏在旁凑趣道:“老话说,丈母娘看女婿,越看越顺眼。咱们家老太太倒是看孙媳妇越看越喜欢。”

    李太君拉着游猗兰,向刘氏笑啐道:“这个儿媳妇,你不喜欢呀?”

    “老太太打趣媳妇就罢了。仔细吓着了大姑娘了。”刘氏一面说,一面拿眼睛瞟游猗兰。

    李太君横了媳妇一眼,揽了游猗兰在怀,“放心,我老太婆可只认你做孙媳妇的。”

    刘氏摆起哭丧的脸,逗趣道:“老太太这是做甚么。媳妇指着靠他们呢。孙媳妇还没进门,老太太就挑拨起来了!”

    江蒲看着一屋子的热闹,嘴角却浮起几丝无奈。低头一叹,这便是良缘!新媳妇还没过门,屋里就有一个准姨娘在等着了!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