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310、婆媳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42:23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李太君正准备用早饭见了徐渐止小两口,脸上登时就乐开了花,“怎地起得这么早?还没用早饭吧,快来一起。”

    游猗兰称谢了,才笑道:“太太还侍候着,我做人媳妇的怎么好坐下。”

    刘氏搁下一盅炖得嫩嫩的鸡蛋羹,笑道:“你还没有回门,还算半个客,坐也无妨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,”游猗兰亲亲热地挽了刘氏的胳膊,“太太陪咱们一起吧。不然媳妇纵是坐了也不安心的。”

    李太君也道:“是啊,一起坐吧。那些琐碎事交给丫头做去。”

    最心疼的孙儿,娶了合她心意的孙媳。李太君觉得自己活了一世人,头一遭般的顺心如意。在她眼中,徐渐止小两口,那就是一对佳儿佳妇!

    “嫂子,还呆愣着做甚么,一起过来坐呀。”游猗兰拉着江蒲在刘氏身旁坐下,自有丫头添了碗筷上来。

    侍立在老太君身后的李氏,强压下心底的忿然、不甘。游猗兰巴结江蒲、讨好刘氏、奉承太君。就是没把自己看在眼里,即便知道她才是渐止的亲娘。

    嫡庶之分,李氏心里清楚的很。可是被儿媳妇完全无视,她心里难免有些不痛快。

    更叫她伤心的,还是自己的儿子。若不是渐止与自己生分,他媳妇也不敢这样无视自己!

    其实李氏着实是冤枉了徐渐止。他坐在祖母身边,见娘亲和婢子一起奉菜奉茶,心里也自不快。可除了轻叹。又能说甚么呢!

    用过早饭,老太君、刘氏移到正堂,各自坐了。徐渐止夫妻俩磕罢头,奉过茶。收了诸人的礼钱。方才坐下。

    “老三总算是娶了媳妇,老太太心头一块大石可算是落了地!”刘氏吃着媳妇茶,圆脸上的细摺子都带着笑意。

    李太君眸光投向游猗兰,这个孙媳妇她是怎么看怎么满意,又想到自己总算看到宝贝孙子成亲,不禁就红了眼眶,“是啊,以后有兰儿帮衬着老三,我也就放心了。”感叹未完。又转向江蒲道:“素素啊,打今后起三房的日常份例,你直接给兰儿就是了。不用拿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李太君话说到这里就停住了。江蒲答应着,眸光不由往游猗兰和刘氏面上扫去。倒没瞧见她们有一丝的怨恼,反倒是李氏面上微露得意。

    江蒲心下不由得好笑,这个老太太不当精明的时候,偏又精明了起来。三房攒在发她手里的银钱,她握在手上做甚么!难道还防备的徐渐止合离?

    就算合离,游猗兰也只能带走自己的陪嫁。若是旁人也就算了,偏偏游猗兰又是当惯了家的人,老太君那点心思,还瞒得过她去!

    三房那点家底。早晚是要交到游猗兰手上的,何苦做这样的恶人呢!

    江蒲心底替游猗兰感叹,她依旧是说说笑笑的,好似全没放在心上一般。也不知是她的装糊涂的本事大,还是李氏自以为占了上风。

    总之。她眉眼间的得意。从头至尾都挂在眉梢。

    然而出人意料的是,徐渐止夫妇两回门后没两日。李氏就把三房所有家底都交给了游猗兰。这着实让刘氏、江蒲错愕不已。

    就连游猗兰也略感诧异,看着放在手边的花梨木匣子,“姨娘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李氏笑道:“之前三爷没娶亲,老太太年纪又大。婢妾才替老太太照管、照管。如今三奶奶进了门,理所当然要交给奶奶才是。”

    游猗兰瞅着几上的匣子,笑得小心翼翼。她知道三房是有些家底的。毕竟老太君是那般的心疼小孙子。不替他攒些钱才叫奇怪。旁的不说,每年的年例总不会亏了他的。

    只是老太君不提,自己一个新媳妇也不好开口。再则说了,来日方长也不急于一时。

    可她怎么也没料到,李氏会这么快就把东西送过来!其间的用意,她猜不透也想不明白,东西自是不敢接的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老太太托姨娘照管,那就放在姨娘那里吧。左右姨娘又不是旁人。”

    李氏将木匣子往游猗兰手边推了推,“这可怎么成呢,叫太太知道心里该不痛快了。再则说了,我听老太太说,大爷已经给三爷谋了个县令的缺,介时离家上任,你们手里多少也该宽裕些才是。”

    前边的借口游猗兰还不放在心上,可最后一句,却让她头心微微一重,瞅着李氏,试探着问道:“放外任?”

    李氏笑得极是灿烂,“是啊,三爷总是两榜进士出身,若不是为爷守了这几年孝,只怕早就是州郡的长史了。”

    游猗兰可没心思听李氏自夸自耀,徐渐止放任的事,她也有自己的盘算。只是没想到老太太这么心急,居然就催着大孙子办了。

    “这事,”游猗兰瞅着李氏,不大信地道:“我怎么没听老太太提过呀!”

    她是希望徐渐止能留在京里的,起步低一些也不怕,有兄长在还怕升不上去。尤其是些闲散衙门,五品以下的升迁多是以资历、家世而论的。

    徐渐止现下放出去,充其量也就是个县令,三年一届,凭你是谁总是要做满三届,才能升迁。

    况且县令的考核比着京中散官严苛许多,稍有差错就影响升迁。徐家在京里虽是势大,可那些封疆大吏未必就卖徐家的面子。

    而且,三房这般急着放外任,不是明摆着要要和长房疏远么。真要放了外任,徐渐清同地方上露个态度,徐渐止又是书生脾气,闹到罢职都有可能呢。二房可不就是先例么!想要稳稳妥妥,就得靠着长房才是。

    李氏见她不信自己,脸上的笑容不由渐渐全敛了,“因着事情还没办妥,老太太才没开口。就凭大爷现下的官位,谋个县令的缺又是甚么难事!”

    游猗兰懒待和她多说甚么,笑了笑,送客道:“我还有事,姨娘且先请回吧。这些东西……”说着,将匣子收了,交给佩香,才向李氏道:“既然姨娘送过来了,我就收下了。”

    之前,她不敢收是怕着李氏有甚么盘算,既然她说是给老三外任用的,她自然没有往外推的道理。

    李氏本以为游猗兰听了消息,会很乐呵,万没料到她竟这般不冷不热的神情。自己一张热脸硬生生地贴在了冷屁股上。心里纵是气恼,看着丫头们打起了门帘,也只能咬牙说了句,“婢妾先告辞了。”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