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312、无端挨训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42:27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趁着早起在李太君屋里请安,徐渐止把自己想留在京里的念头,向众人一说。刘氏若有所思的看了江蒲一眼,李太君微簇着眉还没开口。李氏先就急得叫道:“留在京里?老太太不是让老大给你谋了个县令么……”

    她话音未落,刘氏已冷了面孔,不轻不重地训斥道:“你满嘴里瞎称呼甚么!”

    李氏也知自己莽撞了,可儿子外放是她想了大半辈子的事。偏偏亲生儿子不和自己一条心。

    李太君拍了拍李氏的手,替她向刘氏道:“她也是一时心急,嘴里才没了轻重,你也别太往心里去了。”

    刘氏见李氏着急到连规矩都顾不上了,心里是乐呵的不行。这么些年了,可真是鲜少有呵斥她的机会。不过,老太君开了口,自己也不好再说下去了,不然失仪的可不就成了自己了。

    “老三啊,”李太君又转向孙儿道:“之前不是说好的么,怎么到这会又改主意了。”

    徐渐止道:“孙儿年纪轻,做县令官小责重。倘若有一点半点不到,可不是给大哥、娘娘添麻烦么。就是老太太、太太也跟着担心,倒不如在京里先历练几年,再放出去也就稳妥了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李太君倒是听进耳朵里了,点头叹道:“难为你想细致,竟能虑到这上头。只是老大已经和吏部说妥当了,再改怕是不合适。你且做一任,过后调回来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江蒲在旁边听得直冷笑,听老太太这话。敢情吏部是你家开的哇,想调哪儿调哪儿!她冷笑未歇,游猗兰不疾不缓地道:“前些日子我同大嫂了说了,让大哥哥缓一缓。只怕这事他还没和吏部的大人们开口。”

    李氏一双眼几乎要瞪出火来,怪道儿子忽就改了念头,原来是娶了媳妇就忘了娘。

    “三奶奶这是怎么说的。这样的大事怎好自话自说。三奶奶也是读书人家出身,眼里还有太太、老太太么?”李氏怒极之下,倒冷静了下来,语气虽是冷厉,可一个个字都占着理。

    游猗兰即不急也不恼,微微笑道:“我知道姨娘宝贝咱们三爷。只是这事是三爷拿的主意,我做媳妇的哪有不听从的?再则说了。若三爷想得不对,大哥自然驳回来。这朝上的事情,莫说是我和姨娘,就是老太太、太太还能比着大哥清楚明白么?”

    李氏被她的反问逼得无话可答,总不能当着众人的面。说老大存心要毁渐止的前程吧。

    况且刘氏也笑道:“到底是年轻人脑子活络,咱们只顾着担心了,倒没想到这一层。”

    徐渐止瞧着娘亲铁青的面容,愧疚得低下了头。娘亲心里的念头,他清楚的很。然而游猗兰所说的,也的确有理。总不能为了争一口气,拿自己的前程冒险吧。

    因此他强装没看见娘亲恨恼的眸光,转向刘氏道:“是啊,大哥也觉着留在京里稳当些。”

    李太君却难得精明的哼了声。“他自然是说好的,他是巴不得你一世就在京里任些闲散小官。”说着狠狠剜了眼刘氏婆媳妇,又转眸训游猗兰道:“你也实在是太自话自说了,就算是老三的主意,你也该来问我一声。你们才多少年纪,能知道甚么!”

    她虽是个直肠子。可李氏长年累月的在她耳边念,要如何如何提防长房,再加上江蒲对她又不大敬。在她心里,长房的确是目中无人,而且有心要压制老三。

    所以一听徐渐清也掺在里头,她登时便认定,老大要误渐止的前程。她身为祖母,训起孙子来自不用像李氏那般委婉。然而游猗兰却见识过这样直白的话,一时间愣在那里,不知如何答言。

    三房怎么闹,江蒲只乐得看戏。然李太君这么冤枉人,江蒲就不得不替自己丈夫叫屈了,反正现在她也不怕得罪人,“老太太即这么说,也容易的,左右静之都没和吏部开口。等会他回来,我就同他说,让他替三弟谋个县令,又不是甚么难事。”

    游猗兰听了这话急了,然而徐渐止比她更急,“大嫂子何苦说气话。”一面又向李太君道:“老太太心疼孙儿,指着孙儿争气,孙儿都知道。可是孙儿到底年轻,又没历练过。如今朝上的言官御使都睁大了眼睛盯着咱们,倘或孙儿有一点不到,叫人拿住了做文章。惹得大哥娘娘心烦还是其一,孙儿前程又怎么样呢?”

    李氏刹地惨白了脸色,心里直呼自己糊涂。如今老大官居二品,老太太固然可以逼着他给渐止谋个好差事,可保不他就暗地里使绊子。

    就如渐止所言,他一个年轻后生,难免有出错。老大肯替他兜着,还就罢了。可若老大不仅不替他兜着,反倒使人抓他的把柄呢,儿子的前程可不说毁了。

    二房的前车之鉴,自己怎么就忘得一干二净了!

    李太君倒没想这么多,只是听渐止提到“前程如何”倒也不再气凶凶的了,只是叹道:“罢了罢了,儿大不由娘,且由你自己去。”

    老三夫妻俩称谢不迭。江蒲冷哼一声,随便找了个借口,就退了出来。静之凭白无故的做了回恶人,她可摆不出好脸色,也懒得摆。

    只是她出门没一会,徐渐止夫妻就追了上来。徐渐止向她唱了一大喏,“小弟给大嫂子赔不是了,还望嫂子莫要往心里去。”

    游猗兰也撒娇道:“好嫂子,你只当是心疼我,莫要计较了。”

    凭白的受了老太太一通气,江蒲又有些个小心眼,心里不计较那是不可能的。然而他夫妻俩这样,江蒲也不好说甚么,叹了声,往游猗兰额头一戳,“往后你们的事情,少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“嫂子又说气话了。”游猗兰索性挽了江蒲的胳膊,“哥哥嫂子都不帮咱们,咱们还指着谁去呢!”

    江蒲可不大吃她撒娇这一套,冷笑两声道:“放心,老太太那是满心满意地向着你们,还怕吃亏了去。”

    徐渐止脸上微讪,游猗兰却依旧笑颜如花,哄孩子似的道:“好了好了,嫂子上咱们那吃晌午饭去。我叫厨里做生煎三鲜素包,再配上蘑菇虾滑薏米粥。饭后再来一盅杏仁豆腐。”

    江蒲被她拉着,兀自嘟喃地道:“你打得好算盘呀。那点东西值几个钱,就赔不是了。”

    游猗兰笑道:“罢了,这一个月嫂子的晌午饭都算在我的份例上。这总成了吧!”

    江蒲听说,赶紧回头吩咐道:“桑珠,打明朝起,每日晌午叫厨里炖一盅燕窝送来。”她心里虽是不高兴,可到底游猗兰也没做错甚么。再则自己也不想和三房生份了。

    听她这么说,连徐渐止都笑了起来,“索性咱们下个月的月钱全给了嫂子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三人且说且笑,不知不觉到了三房院门口,还没进门,就听里边有人嚷道:“凭甚么扣我的月钱,我要找太太问问去!”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