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313、偏爱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42:32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只听声音便知是莫涟,徐渐止夫妻两人微微变了脸色。江蒲瞅在眼里,厚道的没有笑出来,只说,“既然你们有事,这饭改天再吃也是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游猗兰还待客套两句,院中却再次莫涟的叫嚷声。江蒲看着他夫妻二人难看的脸色,生怕自己会笑出来,赶紧道:“我先笑道:“我先走了,改日咱们四个邀一邀。”

    游猗兰脸上微讪,也不好再多留,“嫂子慢走。”

    江蒲一回到院子里,涂婆子就领着陈宝瑞家的迎上了前,“大奶奶安好。”

    江蒲进屋一面洗手、净面,一面问道:“嬷嬷有甚么事么?”

    陈宝瑞家笑道:“是娘娘打发人送了端午了节礼出来,太太着老奴给奶奶送来。”说着,便有两个小丫头送了几个锦盒上来。

    江蒲瞅了一眼,心下嘀咕道,不过是送点东西,怎么还让陈宝瑞家的过来,嘴上却笑道:“多劳嬷嬷了。”

    陈宝瑞家的连道不敢,又说,“娘娘着人还问,咱们大姑娘的身子好些了没有,若使得,想过了端午接她进宫住几日,也给小公主做个伴。”

    “接文姝入宫?”江蒲微蹙了眉头,那日在别庄,大殿下的神情众人都看在眼里,可现下这么做,不大恰当吧。渐敏这又是在唱哪一出呢!

    陈宝瑞家的回道:“娘娘也是问一声。大奶奶看着行不行再定主意。”

    “这事等我闲了入宫,问过娘娘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陈宝瑞家的恭恭敬敬地答应着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江蒲则挨着榻坐了下来,正出神呢。却听涂婆子唤道:“奶奶,奶奶……”

    江蒲猛回过神,问道:“怎么,嬷嬷有事?”

    涂婆子踌躇了好一会。又拿眼睛瞅了桑珠、二乔。江蒲会意,打发了她们出去。又道:“嬷嬷且坐,有话只管说。”

    涂婆子谢了恩。在旁边的方凳上插签似的坐了,叹息道,“还不都是为了泰小子的事。说起来我老婆子真是不好开口,奶奶说这府的姑娘论规矩、人品、相貌哪一样不是拔尖的。老话也说,宁娶大家婢不娶小家女,可偏偏泰小子就犯了糊涂,竟认准了王门大街一户摆摊子卖面点人家的闺女。之前因着还在孝中。都还罢了。自打出了孝,他就天天的和我闹。说我若是不来,他就自己请大爷做主,奶奶你说,这叫甚么事!”说着。涂婆子又重重地叹了声。

    涂婆子的钟意谁,江蒲心里很清楚。桑珠、梅官两个虽是奴婢出身,可涂家也是世代为奴的。家世算是相当,更何况,就凭着涂泰是徐渐清奶兄弟的身份,成了亲和自然放出去的。指不定还能谋个前程。

    若是娶了桑珠或梅官,一则往后走动方便,二来么,那两丫头绝对是当家理事的一把好手。自己心里也希望他们能成。毕竟两丫头跟了自己那么些年,给了府里别的小厮,总觉得委屈了她两个。往外头说去,又怕人品不好。

    只是人算不如天算,偏偏涂泰就是对她们不上心。不过这种事情也强求不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好事呀。这些年我看涂兄弟孤单着,心里总过意不去。既然他看准了人,那就提亲去吧。我这里就让人改户籍备聘礼,绝不能委屈了涂兄弟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奶奶了。”涂婆子说着,就要跪下。江蒲赶紧拦住,诚挚道:“咱们府里是怎么个样子,嬷嬷也是看在眼里的。静之虽说有两个兄弟,可真心当弟弟看待到底还是涂泰,就是嬷嬷,我也是真心当半个娘亲看。”

    涂婆子眼泪直滚,“我老婆子几世修来的福气,竟碰上大爷大奶奶。”

    江蒲看她这样,不禁也红了眼圈。想起探春说的,“一个个乌鸡似的,恨不得你吃了我,我吃了你。”不免一阵阵心凉,大族世家,最须防的就是血缘至亲。而也只有涂氏这样的人,才能当半个亲人看待。

    也难怪明朝那些皇帝,如此信任宦官,实在是不信他们,又去信谁来!

    “姐姐莫难过,待我去问过姓那涂的那家伙,姐姐哪点比着那丫头差了!”

    窗外传来梅官忿忿不平的声音,江蒲还不及开口相问,就听桑珠拦道:“你做甚么去呢,我早说了,这一世只陪在奶奶身边,不嫁人的!”

    听到这会,江蒲登时高声斥道:“你瞎说甚么,哪有姑娘家不嫁人的道理!”说话间,就已甩着帘子行至外间。

    梅官也劝道:“姐姐莫要为了那浑蛋,就灰了心。咱们定能找个比他好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姑娘啊,”涂婆子拉了桑珠的手,哭道:“我那小子不懂事,辜负了你,你可千万不要做糊涂事。不然叫我老婆子怎么过意的去!”老实说,她最钟意的媳妇人选就是桑珠,既是大奶奶的陪嫁丫头,性子又平顺,打理事情即细心稳妥,实在是做媳妇的不二人选啊!就不知道自己儿子怎么就是看不对眼呢!

    被涂婆子那么一哭,桑珠早臊红了脸,急道:“嬷嬷,你说到哪里去了。我对涂大哥,一直就当兄弟般看,哪里就说到那上头去了。”说着,心虚地瞥了眼江蒲。

    她的心思瞒得过别人,却瞒不过江蒲。她早先的确对涂善有些惦念。可这府里惦念他的姑娘还少么?远得不说,就是梅官的一腔心思,不也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桑珠自己知道自己,除了一副贤妻的样子外,也真是乏善可陈。因此上这一二年,渐渐的就歇了这门心思了。况且跟着奶奶,不比嫁人来得舒服自在?何必非要靠着男人呢?

    再则,看着涂泰对林家姑娘,那般小心在意。自己又不是傻的,还把一颗心拴在他身上么!

    江蒲微笑的眸光,在桑珠面上一掠而过,瞅着梅官道:“你日日都在府里。消息倒是灵通的很。连涂泰钟意的姑娘都打听清林了!说说那是位甚么样的姑娘,竟把你都比下去了!”边说,她边就在凉榻上坐了。

    梅官朝地上狠狠地啐了一口。“要我说那就是个狐媚子!一脸楚楚可怜样儿,一双泪眼专会勾魂。”说着,又转向涂婆子道:“嬷嬷想是不知道吧,林家那姑娘是出了名的命硬克夫……”

    “梅官!”桑珠拽了她的袖子,叫她不要说了。

    梅官甩开她的手,“王门大街人尽皆知的事,还瞒着做甚么。再说这事瞒得过么?”

    涂婆子却已是刹白了脸。瞅着梅官问道:“你没有糊说么?”

    梅官冷冷一笑,“嬷嬷不信时,只去王府大街打听打听。那位林姑娘许过三户人家,结果就克死了三个男子。所以年过双十还了,都没有媒婆上门……”

    她话未说完。只听“砰”地一声响,却是房门被人踹了开来。

    众人循声看去,却是涂泰黑沉着脸,大踏步进来,跪在江蒲面前,“奶奶,我涂泰这一世非林姑娘不娶,还望奶奶成全!”说着,便磕起了头来。

    原来。他今朝不用跟徐渐清去衙门,便求了母亲向江蒲说亲事。江蒲的性子,他多少是知道些的。虽说她心里有别的想法,可若连母亲都开了口,她总不至于强人所难。

    因此,他巴巴地守在院门口等好消息。听得梅官那般编排自己的意中人。他气急之下就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涂婆子嚎了一阵,才虎哭缓过来,直扑到儿子身上,又打又骂,“那个小贱蹄子,给你灌了甚么迷魂汤,连性命都不顾!”

    任由母亲劈头盖脸的打,涂泰的身体都挺直如山。

    一个素未谋面的女子,把自己待若亲妹的两个丫头比了下去,江蒲嘴上不说,心里多少有些个不痛快。只是婚嫁之事,总要讲个你情我愿。

    可她万没想到,素来老实木讷、恭敬有礼的涂泰同,竟然会为了一个女子失礼至此!她对那个姓林的丫头,越发添了几分不满。更何况,这种要死要活的爱情,江蒲真心不喜欢!当下,她不由冷了脸色,“涂泰,非她不娶,你这话是威胁谁呢?”

    涂泰一愣,旋即道:“属下只是据实而言,若有冲撞处,还望大奶奶海涵。”

    凭心而论,江蒲也觉得那个女孩命苦。在这个世上背上了克夫的名头,若是错过了涂泰,只怕注定要孤苦一生。并且这一世都受人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如果她与自己没有半点关系,那么自己定会替她感叹两声,可怜她的遭遇。可是现下对那个女孩……虽说江蒲是不信克夫之说。只是人么,事不关已时,道理一大堆。牵扯到自己身上了,却又另当别论。

    克夫啊,这是要命的事!涂嬷嬷可就这一个儿子,倘若有个好歹,她还活不活了!

    所以,江蒲怎么也不下口的。

    涂泰见江蒲半晌不做声,冷笑了两声道:“我只当奶奶见识非凡,当不会信子虚乌有之说。没想到奶奶,与市井妇人并无二致。”

    听涂泰连激将法都使出来了,江蒲不由笑了起来,“你不用激我,我素来是不图虚名的。市井妇人就市井妇人,总不能为了个名声,就胡乱应下。你摸着良心说,今日若是你的独子要娶那么个女子,你会满口应承么?就没有半点忧心?”

    江蒲这一问,倒是问住了涂泰,他的眸中透出了迟疑,可是很快他又道:“奶奶,没见过林姑娘,她真的是很好很好……”

    江蒲摆了摆手,“我不是说她不好,只是避害之心是人都有。你也不用在这里逼我,这事我总要问过大爷才是。你呀,且先回吧。”

    涂泰咬了咬牙,看着江蒲闭目叹息的样子,把满肚子的话都咽了回去。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