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317、婆媳和睦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42:51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“孙媳今朝被点事耽搁了,还请老太太宽谅则个。”江蒲毫不在意的笑道。

    往常江蒲或者会还几句冷言冷语,可今朝因着涂泰的事,她实在是没有精神和她们斗嘴皮子。

    李太君还待要再训,游猗兰抢着开口道:“小寒既然昨晚上服侍了三爷,媳妇想着就先放在屋里做个通房丫头吧。就不知老太太、太太怎么说呢?”

    江蒲面上登露了错愕之色,老三成亲才多久啊,怎么就能弄出个通房丫头了。当然大户人家,多有先纳妾再娶正妻的。可老三这么行事,不是一巴掌打在游猗兰面上么!

    因此,刘氏蹙眉道:“这只怕不好吧,老三成亲才能多久呢。传出去莫说亲家不高兴,就是老三的名声也不大好听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那个狐媚子做的好事!”老太君指着那个瑟瑟发抖的丫头骂道:“你倒是会拣高枝攀,使些狐媚手段,就想做姨奶奶,做你的春秋大梦。”说着,便喝令屋里的婆子,来拉她出去,又道:“赶她家去!就说我的话,让她娘老子赶紧把她配出去!”

    罗小寒吓得人都软了,扑在地上哭得满脸是泪,哀哀求道:“老太太开恩!”而那些婆子却毫不怜惜的,使着大劲把她往外拖。

    “且慢!”游猗兰拦下了婆子,不疾不缓地向李太君道:“小寒这丫头只堂兄堂嫂在,且都还是在二门外听差,老太太赶她回去,只怕她的小命就了结了。”

    李太君再怎么不知事。新婚纳妾的名声,却也知道不好听。况且游猗兰又是娘娘指婚的,而游家虽无实权,却总是个二品。

    即便游猗兰贤良不说甚么。亲家那边心里总不自在的。再叫宫里的娘娘知道了,还不要以为老三是对她有甚么不满啊!因此即便游猗兰说情,老太太还是坚持道:“老话说,自做孽不可活,她自己要往死路上走,也怨不得人!”

    罗小寒还在磕头求饶,刘氏又道:“是啊兰儿,你也不能贤良得太过了。虽说收个房没甚么了不起的,可这丫头的胆子也太大了。你纵了她这一回。往后丫头都学起她来,那还了得!”

    事不关已,江蒲乐得坐在一边看戏。只是她心里多少有些疑惑。就游猗兰的身份。要打发这么一个小丫头,还不是一句话的事。何至于就闹到老太太面前来了。

    她这么想着,眼眸不由往罗小寒看去。这丫头看着倒是面生的很啊,当时给三房挑人的时候,自己是一一过了目的。就算认不得人,也落个眼熟,可是这个……

    正纳闷呢,江蒲陡然间脑中灵光一闪,她虽看着眼生,可那眉眼间的神情。却活似一人,尤其在侧脸,看着越发的像。

    游猗兰的本事,还真是不小啊!江蒲这么想着,眸光便往游猗兰面上一瞥。正听她说。“太太教训的是。媳妇本来也是想撵出去就罢了。可转念一想,她万一有了三爷的骨血呢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。李太君和刘氏都是一惊,李太君嗤道:“就她这么小贱货,能有这样的福气!”

    “凡事不怕一万,就怕万一。咱们撵她出去配人,若真是有了,一来委屈了徐家的骨血,二来只怕风言风语的于三爷不利。既然老太太、太太都觉着收房不合适,就且留她在院里,若有了身孕再说。若没有依旧当她的差。外人怎么能知道咱们内院的事,那些丫头们见她这样的结果,也就不敢使狐媚子手段了。三爷能得保全,连媳妇都能落个贤良的名声。”

    游猗兰字字在理,李太君、刘氏也只有认了,骂罗小寒道:“还不去给你奶奶磕头,亏得你奶奶宽厚,换得另一个,还不揭了你的皮。往后再叫我听见你做耗,定不与你干休!”

    罗小寒膝行至游猗兰跟前,碰头有声,“婢子多谢奶奶不罪之恩。”又向李太君、刘氏磕头,“谢老太太、太太开恩。”

    “罢了罢了。”刘氏略有些不耐地挥手,“你只领你们奶奶的恩典吧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不明白其中原缘,刘氏又怎会不明,她第一眼瞧见罗小寒,游猗兰的心思就猜了大半,再听她力保这丫头,还有甚么不明白的。

    三儿媳妇的心机,她不是不知道。本来她是想着借着媳妇压制李氏,没料到自己先吃了亏。昨日她将莫涟的月钱减了一等,今朝就新抬出通房丫头来,这动作还真是够快的啊!

    刘氏心里不舒服,借口身上不适,回院子里去了。

    李氏目送她的背影拐过插屏,眸中满是幸灾乐祸。自打二房垮了之后,她是连翻的不顺。刘如君空顶着贵妾名头,如今府里差不多都要忘了她这个人了。

    就是贵妃娘娘,她的亲生女儿,也和江蒲更亲近。至于游猗兰,刘氏母女打得甚么算盘,李氏心知肚明。可惜人算不如天算,这个游猗兰心机是有了,只是太重了,怎么肯让人拿着当棋子使。

    刘氏住的院子栽了好几株香樟,四月末五月初,正是香樟花开的季节,石子铺成的甬路上,落满了淡黄细碎的香樟花。偶有风过,便带起阵阵清香。

    圆香端着盅杏仁核桃糊进来,打发了小丫头出去,在塌脚上坐了替歪在凉榻上的刘氏捶腿,一面又道:“太太早起没吃甚么,这会用点糊糊垫垫底吧。”

    刘氏叹息着翻了个身,看着窗外随风而落的香樟花,“人老了不中用了。连你的婚事,我也办不下来。着实是耽误了你。”

    这些年来诸多的不顺,真是让刘氏感到心力交瘁,人到迟暮。

    圆香敛了眉梢间的苦涩,昨日恰好轮着她休息,刘氏又去陪老太太说话了。她将屋里的事情嘱咐给小丫头,自己就出门散心去了。所以,涂泰闹得那些的事,她听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其实早先她就知道,涂泰压根没把自己放在心上。只是看他闹得那样,心下难免伤感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了的,这一世人就只服侍太太,不嫁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浑话!”刘氏稍稍坐起,拉了圆香的手,“哪有姑娘家不嫁人的道理。况且我一个老婆子,又有几年的活头,我不在了,你靠谁去!”

    主仆俩说着,不禁都红了眼圈。倒是圆香忍泪强笑道:“太太真是忧心太过了,太太才多少年纪。远的不说,就是老太太不还是身体健旺的么!要婢子说,太太就是太操心了。太太为这府里操了半辈子的心,如今连三爷都娶了新奶奶了,府里的琐碎事情,只交给两位奶奶就是了。太太放宽了心享福就好,只怕百岁寿星都等着太太做呢!”

    刘氏被说得笑了起来,“我也没那么大的心,能舒舒服服,顺心顺意的过几年安生日子就是天大的福气了。”

    主仆两闲聊着,外边丫头禀道:“三奶奶来了。”

    刘氏愣怔的工夫,游猗兰已进了屋子,“太太安好。”

    “娘儿们私底下,哪有这么大的礼数。快坐吧。”刘氏满脸慈和地道,又叫圆香再去端一盏杏仁核桃糊进来。

    游猗兰亲亲热热地挨着刘氏坐下,“媳妇来,是跟太太请罪的。媳妇头一回放月钱,就犯糊涂了。把莫涟的份例减了一等。若不是莫涟哭闹,媳妇还当是大嫂子弄错了。”

    刘氏的圆眸底下掩着淡淡的疑惑,莫涟的事原本就只是众人默认的,她减了份例,谁也不能明着说甚么。

    她这么巴巴的走来告罪,到底是个甚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这也没甚么,”刘氏不冷不热地道:“当日因着老三屋里的丫头犯了规矩,被撵了出去。才挑了莫涟上来,是老太太瞧那孩子长得好,有心留着给老三使。你嫂子一则体贴老太太,二来么她做嫂子的,惟恐落人口舌,所以老三的份例她都是从宽的。如今你进了门,三房的事自然是你做主的。”

    “太太这么说,媳妇心里就有底了。”游猗兰故作无意地道:“昨晚上莫涟哭闹被嫂子撞见,三爷这才动了气,往书房去。谁晓得偏碰上小寒值夜,就闹出这样的事来了。早起媳妇听说了,心里也气得不行。”说着,微哽了声音,又拿帕子去拭眼角。

    刘氏眸光轻闪的瞅着游猗兰,嘴上顺着她的话安慰道:“老三正年轻呢,哪里防得住不这样呢!少不得你委屈些个。”

    “媳妇省得。”游猗兰叹道,“太太也晓得,媳妇娘亲去得早,虽有后娘,到底隔了一层。到底是媳妇有福,偏撞上这样的人家,太太、大嫂子满心的待我好是不用说的,就是娘娘也宽和。三爷虽然年轻,人品性情也都是好的……”

    游猗兰把话都说到了这份上,刘氏还能不明白以,早一手握住了她的手,不住声道:“好孩子,难为你懂事识礼,我眼里你和女儿也没差的。往后有甚么委屈,只管来和我说。”

    游猗兰转悲作喜,“媳妇知道。”正说着,圆香端了糊糊进来,游猗兰眼眸往她身上一转,接过盏盅,“多谢姐姐了。”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