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322、神仙洞府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43:16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人在最低谷的时候,总要需一个支撑自己的理由。秦秋韵找到了,于是乎病也好得快了起来。而且也不再像原先那样愁云罩顶。嘴角总挂着温和的浅笑,文静而详和。

    就连柳三娘来和她告别,也没引起她太过激烈的反应,只是冷着张脸说,不见!

    预料之中的结果,柳三娘也没太往心里去。和江蒲姑侄俩告了别,登舟而去。

    如今府里的事情,江蒲差不多都交给了游猗兰,她自己落得清闲,在安王府一呆就是一整天,府里那些勾心斗角的小心思,自己眼不见心不烦。李太君埋怨了几次,江蒲却是理直气壮。

    王妃款留,不好不留。

    后来连山都看不下去了,每次见了她都长篇大论的劝,弄得她不胜其烦。索性向李太君告了病,院门一关,闭门谢客。

    只是她虽然宅,可在院子里憋久了也烦闷,恰好文煜他们休假,因卫子齐说北郊有一座小小的女观,名叫岑山洞。虽然名声不著,风景却是不错,斋菜更是不错。

    江蒲一听,得上那里避暑去!

    天气闷热江蒲的懒觉也睡不成,送徐渐清出了门,江蒲就换了身水蓝色镶边绉纱齐胸襦裙,图凉快轻便,头上也没甚么花饰,只在十字髻上带了束发镂花金箍。带了一拨子人登车出门去了。

    他们出门得早,日头还没那么毒辣。文煜兄弟两在车里坐了没一会,就呆不住了,直说车里闷。叫人牵了马过来。得得一阵马蹄声响,人已经去得没影了。

    江蒲往车窗外瞧了瞧,一束发白的阳光正投射在她的脸上,她赶紧缩了回来。哗啦一声打开手里檀香扇。那扇面上雕着林荫栖鸟图。冠叶如盖,鸟若低语。看着又凉快,又热闹。况且扇坠又是枚绿莹莹的翡翠蝴蝶。随着江蒲手腕的晃动,摇曳欲飞。

    “这檀香撒扇真是精巧。”梅官摇着牙柄红缎缂丝花鸟团扇,满眼羡慕地道。

    桑珠从小冰桶里舀了一小碗杏仁豆腐,递给江蒲,顺带着斜了眼梅官,“你手上拿的也不差,就那把扇子顶得上寻常人家吃喝上半年了。”

    梅官撇嘴道:“我只是看着新鲜么。撒扇素来都是爷们用的。哪晓得安南竟做得出这么小巧精致的撒扇。”

    若说檀香扇江蒲倒不觉得多新奇,她只是惊叹扇骨上雕刻工艺,细若发丝的联接,她看得心惊,只怕稍一用力就弄断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眼馋。”江蒲收拢了扇子。“端午的时候,娘娘送了我一匣,给了三娘一把、阿晴一把,还剩着一对蝴蝶的,正好给你添妆。”

    扇子值不值钱另说,从宫里赏出来的东西,那体面是不能用钱来衡量的。

    梅官红了脸扭身道:“奶奶又来打趣我。”

    江蒲美美地咽下口中滑溜,冰凉的杏仁豆腐,打心底升起一股凉爽。“我可是说正经的。卫相公的身分摆在那里,你的妆奁不厚些体面些,到时候在他家吃亏了别来找我哭。”

    她心里拿梅官是当半个女儿看待的,得了甚么好东西都想着替她留些下来做嫁妆。

    “奶奶说这话,我真是要替卫相公叫屈了。”桑珠瞅着梅官笑道:“梅丫头管得他是死死的,现下连月钱都交了进来。往后梅丫头不欺负人就不错了。谁还能欺负她啊!”

    梅官梗了脖,又羞又急,“谁稀罕他那几个钱,是他自己巴巴的要交进来,我都说了不要还偏给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呀!”江蒲咬着牙往梅官脑门上用力一戳,教训道:“这个样子,我怎么放心你嫁人!卫子齐对你好,你也要收敛些。他吃你这一套,你婆母呢?旁人呢?卫子齐他明年春闱若得中,那就是进士,便就是候不到差,回乡去那也乡绅。多少人等着巴结。你再这么鼻孔朝天的,看你吃不吃亏。”

    梅官被训得嘀咕道:“我不也只是在奶奶面前那么一说么……”她话音未落,马车停了下来,胡不归在外边禀道:“奶奶到山门了。”

    江蒲挑帘一瞅,眸光就忧怨了起来,那弯延无尽的石阶啊!

    “奶奶,到都到了,先下车吧。”桑珠已扶着胡不归的胳膊跳下了车,回身见江蒲瞅着石阶直出神,几乎笑了声。

    江蒲没有搭理她,只问胡不归道:“这附近就没有赁竹轿的?”

    胡不归好笑道:“奶奶,这又不是甚么名山大川,人都没几个,谁在这里赁竹轿啊!”

    卫子齐有些尴尬地走上前,“学生倒是把这点忘了,好在路还平缓并不高的。”

    江蒲抬头看了看外边的日头,问梅官道:“你拿帷帽么?”话音未歇,梅官已从坐凳下拿出竹篾编的帷帽,一拿起来,纱帘便如流云般垂下。

    桑珠笑道:“你倒是精细,连这个都准备了。”

    梅官跳下了车,瞅了桑珠一眼,“咱们奶奶的脾性你还不知道么。玩也要捡舒服容易的玩。”

    江蒲正戴帷帽,听了她的话牙根一抽一抽的。

    留下两个家将看车子,江蒲一行人则拾阶而上。石阶看着悠长无尽,其实也就开头那一段。后边的路大多平缓,偶有几阶台阶,不等江蒲喘息就走过了。

    再加上两边林荫避日,阵阵风来倒颇是凉爽。诸人沿着山径行了小半个时辰,一涧曲水挡在了路上。也不知是哪里来的山泉,沿着山壁而下,湍湍成流。

    “这可怎么办呀!”梅官瞅着溪水直埋怨卫子齐,“都是你出的好主意。”

    文仲早是卷了裤脚在那里淌水玩,反正他脚上是蒲鞋,也不怕湿。

    这个情况着实是出乎卫子齐意料,“我来的时候,只是浅浅窄窄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想是前些日子下了几场雨的原故。”看见这样的小溪,江蒲倒是很高兴,已经撩起裙摆,准备趟过去。

    文煜急叫道:“娘亲等一下!”说着也飞快地卷了裤脚,走在前边,然后再伸手给江蒲,“娘亲,我扶着你。”

    趟过小溪,又转过一个弯,远远的看见前边陡峭的山崖上有屋宇重檐。

    江蒲早下了帷帽,看着前方的犹如山崖上精巧浮雕的女观,眉眼间溢满了欣喜。众人也是啧啧称奇。

    “这岑山洞有这么奇妙的景致,怎么没名气呢。”

    卫子齐笑道:“我头一回来,也是这般感叹,待得进了观……”他笑着摇摇头,卖关子道:“夫人看了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诸人心下好奇,步子便快了起来。走到山崖底下有扇黑漆漆,仅容一人通过的小门,青石门楣上写着三个古隶大字——岑山洞。

    卫子齐领头胡不归在后,众人鱼贯而入。行不几步,眼前豁然一亮。原来那扇门是将崖壁凿了一半,转过去有个略高的小小的平台,只是在崖底看不见。

    七八级石阶上布满了苍翠的青苔,石阶又陡又窄,众人走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直待上了平台,江蒲才知道这座女观为甚么火不起来!它就是一个修在岩洞里的小观。至于适才见的屋檐,不过是挡在平台上,做成个小亭。

    因着在崖底看不清下边的平台,所以才有悬空的感觉。

    不过,江蒲还是很喜欢这个地方。几个道姑在平台上打坐,听见人上来,也不起来招呼,不像那些大寺庙,出家人都不像出家人。

    没有人招呼,众人就自己四处随喜,观内供着三清大帝。既然入了门,尽管江蒲不信这些,香却还是要上的。

    请香处守着个鬓发皤然的老妪,只顾在那里打瞌睡。倒是梅官和桑珠自己动手,请了几柱清香。

    参拜了三清,江蒲信步向里而去,只听耳边叮咚作响,循声凑近了一瞅,却是最里间的山壁有一处泉水落下。上边倒悬着石笋,山泉顺沿而落,下边的山石早被点水滴磨成了碗状,里边畜满了山泉,水滴落在石碗中,便是叮咚一响。

    “娘亲,这声音听着真是静啊!”连文仲这样咋咋呼呼的小子,都放低了声音,生怕惊扰了洞中的宁静。

    江蒲游目四顾,感叹道:“是啊,这里真像是个神仙洞府。”说话间,见左边有一小洞门,她正待要转出去。忽听身后有人高声说笑。

    回头看去却是两名书生打扮的男子,其中一个是宁中一,另一个却不认得。

    江蒲站在角落里,宁中一只瞧见了卫子齐,“卫兄好巧啊,竟在些偶遇。”

    卫子齐不免拱手还礼,“宁兄。”

    “卫兄还在徐府任西席么?”宁中一托着凌家的门路,在鸿胪寺任主薄。官虽不大,可相比卫子齐这个白丁,他自觉高出许多。因此语气间,多多少少带了些轻鄙的意味。

    与他同来的那个青年,先是一愣,旋即问道:“徐府?哪个徐府?”

    卫子齐还没出声,宁中一已笑道:“户部尚书徐大人府上啊!”

    那青年颜色一鄙,“原来是他!兄台倒是会托门路,想来明春大比定能金榜题名了。”

    江蒲是懒待和他们一般见识。凭自己的身份,站出去不用说甚么,脸色沉一些,都算是欺负人的,她也就淡争这样的闲气了。

    转身正要往小门洞出去,身边的梅官却蹿了出去:“……”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