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323、道观动粗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43:20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虽然梅官总在江蒲等人面前,摆一副看不上卫子齐的样子。但听到人刻薄挖苦他,却是一个箭步冲上前,将卫子齐护在身后,一双俊眼在那二人脸上转了个圈,最后瞅着宁中一道:“哪及宁相公,噢,不。是宁大人本事,有凌家帮衬着,想必定是仕途坦荡。”

    宁中一也不与她纠缠,只笑着向卫子齐道:“卫兄真是好闲情,邀了佳人出游。说起来徐夫人也真是宽厚,看梅姑娘这个装扮,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一家的小娘子。”

    他与卫子齐在徐家时,原本相处甚好。后来他投奔了凌家,也还时常与卫子约着喝洒吃茶。他们总以为,东家不和与他们又不大相干。

    然而事实上还是相干的,两个人言谈间渐不相投,有几次都说得很不愉快。卫子齐嘴巴笨,说不过宁中一。可是他是个犟脾气,认准的事凭谁说都没用。

    再则宁中一交结的那些官宦子弟,多看不上卫子齐。卫子齐呢也不喜欢他们浮夸作派。

    二人渐渐疏远,甚至还心存了芥蒂。

    再则对梅官,宁中一向来不喜欢。一个唱戏出身的婢子,仗着主母疼爱就目中无人,言词尖刻。故此,这会他也顾不上卫子齐的脸面,故意点破梅官的身份。

    他身边那个书生,冷笑了两声,“人说昭睿夫人泼辣,我本是不信。今朝见了这婢子,倒是信了。料必是有其主,方有其奴……”

    然他话音未落。黑暗的角落响起道清冽的嗓音,“小乔,给我掌嘴!”

    下一瞬,一个金发碧眼娇艳鸡绝丽的胡姬站在了他面前。那书生还不及惊叹。“啪啪”几声。他脸上已经挨了几记耳光。

    江蒲自黑暗中走出来,尽管她眉眼都笑着,宁中一还是惨白了脸色。那个书生捂着火辣辣的脸,这才反应过来,“你们是甚么人?怎好动手打人!“

    “你以为泼妇只会骂街么?我打小长在漠北,从来是只动手不动口的!”

    江蒲一袭水蓝绉纱襦裙,摇曳如云,款款行来。可宁中一二人却被逼步步后退。尤其是那个书生,挨了小乔几记耳光。火辣辣的脸上,硬是透出些惨白来。

    宁中一硬着头皮招呼,“夫人倒是好雅兴。这岑山洞虽无甚名声,最难得清茶、斋菜都很不错……”

    江蒲看都不看他一眼,直接略过,逼向那书生问道:“不先相公姓甚名谁,小妇人是不是冲撞过相公?”

    “学生崔大有,见过夫人。”郑大有顶着红肿的脸,施施然一喏。

    江蒲听着这名字觉得甚是耳熟,桑珠上前在她耳边一阵低语,江蒲恍然笑了起来,眸底浮起一抹狠意。“我道是谁,原来是他们家!”

    崔大有先是被耳光扇懵了,这会回过神,不由叫道:“夫人好没道理,即便学生说错了话。夫人也不该动手打人!”

    他自忖自己姐夫是当朝皇后的胞弟。江蒲充其量不过是个二品诰命,比起凌家的侯爵总是差着一等的。自己怕她甚么!那么一想。气势又强了起来!

    “不该!”江蒲走上前,扬手“啪”地又是一记耳光,“在这天底下,我不该打的人还真是不多!”江蒲神情嚣张,唉,谁让他有资本呢!

    崔大有捂着脸,手哆嗦地指江蒲,“你这个悍妇……”不等他说完,一道小身影倏忽扑了过来,他一时不妨被撞侄在地。

    文仲天天四处疯野,力气可是不小,拳脚落在崔大有身上,那是砰然作响,“你敢骂我娘,打死你,打死你!”这小子近段日子被江蒲拘得严,很久没动过拳脚了,现下有这么好的机会,他打得那叫个痛快。

    崔大有一个读书相公,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,力气本就不比文仲大多少,更何况他又被撞侄在地,文仲的拳脚来得又快,他连避都难避。

    宁中一吓得脸色都变了,徐、凌两家怎么斗,那都是后话。真要把崔大有打出个发歹来,头一个吃亏的就是自己,因此他赶紧上前讨饶,“夫人大人有大量,莫要与崔相公一般计较。”

    到曰归画舫大闹的就是他姐姐,自己都已经忍气吞声,不去找他们的晦气了。他倒自己撞上门来,不好好出了这个恶气,莫说对不住三娘,就是自己也要憋死了。

    当下转过来脸不搭理宁中一。反正文仲年纪小,最多让那小子吃点苦头,闹不出大事来。

    然崔大有到底年岁大了文仲许多,饶是文仲学过拳脚,时间一长到底压不住他。不过有文煜在旁边帮一两脚,崔大有还是只有挨打的份。

    那些家将们也聪明,都束手不动,由着两位小相公拳打脚踢。介时就算崔大有脸皮厚,回去告状,凌家也罢,皇后也罢,能说甚么?

    “此处是道家清修之地,还请施主还贫道一个清静。”

    声音不大,却清冷如泉。文煜兄弟俩不自觉停了手。江蒲回首看去,一个三十开外,面容清寂的道姑缓缓而来。

    “贫道揖首了。”

    江蒲连忙合十还礼,“道长有礼。”说着,不住地拿眼睛打量这个道姑。

    一身半旧不新的水田衣,头上束着二仪冠。形仪出尘,眸若深井,平静无波。与她的年纪极不相符。

    “是小妇人失礼了。”看着她,江蒲不由得心生惭愧,在道观打人的确是莽撞了些。

    道姑还礼道:“夫人言重了,是贫道有失迎讶。后边山亭,贫道备了几盏清茶,夫人若是不弃,可移驾一坐。”

    “多劳道长了。”江蒲行礼谢过,随那道姑出了小洞门,眼前登时一片豁亮葱翠,山间林风微凉,竟带了几分初秋的意味,真真是个清凉世界。

    诸人沿阶而下,山底是一片小小的竹林。林间有一小亭临溪而立。亭中石桌上摆着一个小小的炭炉,上边茶香袅袅。

    一个梳着双丫髻的小小的女童,手执一把比她头还在的蒲扇,在那里轻轻的扇火。

    道姑引着江蒲在石凳落坐,给她斟了杯茶,吩咐女童道:“去厨里告诉声,今朝有客让她们多备些饭菜。”

    女童应声跑了,道姑方转向江蒲道:“观中简陋,只有粗茶待客,还望夫人海涵。”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